[原创]改名风波


“爸爸,我想改名。不想再被人非孟非孟地叫,别扭得很。”

那是前年,正在读高中的儿子孟非孟在电话里对他的老爸讲的一番话,他的老爸,就是现在正在电脑前敲字的孟怡然。

儿子大了,本事没长,就长反骨了,连老爸起的名字都要改,不过目前还只敢躲在电话的另一头向他的老爸举起反叛的大旗。

我在电话的这头,冲着电话那头吼道:“你想改什么名,叫孟轲行不行?”

电话那头的小叛逆毫不示弱,继续跟老爸叫板,吼出的噪音分贝与他的老爸旗鼓相当:“反正叫孟非孟别扭,不信你也顶这个名字上班试试,不被人笑掉大牙,我就还叫孟非孟!”

这个兔崽子,不把老爸的血压气的升高三百六十,恐怕不会罢休。

我和儿子一来一去在电话里起着争端,刘青姣在一旁做河东狮吼:

“行了!儿子说要改你就得改,现在是儿子的关键期,为了你起的这个破名字影响了他的心情,考不上好的大学,他会记恨你一辈子!”

我想真要因为这个名字影响了儿子,记恨我一辈子的不是别人,而很可能是这个正在咆哮的母老虎,刘青姣。刘青姣是那个叛逆分子的孟非孟的老妈。母子连手在家庭发动改名大起义,做老爸就只有举白旗投降这一条路可走。

当年儿子出生,我给儿子起名为孟非孟的时候,刘青姣就起劲反对。刘青姣的反对应该是习惯性的。和刘青姣组成家庭联合内阁的那一天起,刘青姣就是我的铁杆反对党。这使得我们的家庭运作形式是绝对的民主宪政体制。

我为儿子起的名字也遭到了儿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以及舅舅舅妈们高度一致的反对。但最终,孟非孟仍然成了我儿子的名字。

因为以刘青姣为中心的强大的反对阵营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他们反对的只是我起的名字,却不反对父权,他们把为儿子起名视作我不可剥夺的权利。所以,他们反对归反对,最后都非孟非孟地叫开了。亲热的叫法则是孟孟,听起来像是梦梦,给人的感觉是亲昵的叫一个女孩子的小名。

孟非孟这个名字伴着儿子度过了小学、初中,直到高中,没想到这个小兔崽子要改掉这个名字了。

儿子上高中时,是刘青姣亲自送到学校的。回来时,刘青姣对我是一脸的崇拜,怎么回事,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吗?

原来,刘青姣告诉我说:

“儿子的班主任老师说儿子的名字起的好,有文化底蕴。还问他爸爸是干什么的。听我说是老师,他就说怪不得。”然后加了一句:“实在看不出来哩,你肚子里还蛮有墨水的。”

总算我找到了反击的机会:“那你还反对我?”一面在内心对我那儿子的班主任有了深深地感激。

女人可真是善变的动物,儿子一提出改名,刘青姣的态度立马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全然忘了送儿子报名回来时对我起的名字佩服的五体投地那回事。

儿子和我谈及他的班主任的时候,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让我对那个传说中的班主任也产生了兴趣,及至见面,我和那位名叫乔克彤的班主任老师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亲密程度绝非一般的学生家长与老师所能及。

儿子一句话,老爸的两条腿就得跑折不可。先是派出所,派出所的同志递给我一份申请改名的表格。一看表格,我的头大了,首先,表格上有一栏要求填写改名的理由,且理由一定充分。这就让我非常作难。我实在想不起来改名还需要什么理由,而且还非得充分不可。

改名嘛,不就是心血来潮吗?但是,“心血来潮”这四个字肯定没办法填到申请表格里。如果我写:儿子不喜欢。不知道这是不是非常充分的理由呢?

绞尽脑汁,我编出的理由是:孟非孟这个名字已经对儿子造成了严重的心理负担,对我们家庭形成了巨大的威胁,我们的家庭因这个名字将走向解体。

你们别笑,我是一本正经书写的。

这一栏填写完毕,还得回一趟户籍所在地,由村委会出具意见。真扯,改一个名字,非得如此兴师动众,真够折腾的。

当年,我出生的时候起名是孟小狗。据母亲说,这是一个算命瞎子给我起的,我小时候爱生病,瞎子说,我的八字犯冲还是怎么一回事,我至今没闹明白,反正需要起一个贱命字,我那八字才不会冲。所以,瞎子就给我弄了这么一个名字。

母亲说,那个瞎子真是灵,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我就再也没犯病了。

我上学时,校长问我叫什么,父亲在一旁代答:“孟小狗。”校长嘴一咧,眉头却皱起来了,说:“这名不好,改一个吧。叫什么好呢?好,就叫孟国柱好了。”

于是,我由孟小狗,变成了孟国柱。

当年说改名就改名,哪有今天这般麻烦?

做小狗做习惯了,校园里,我起初对孟国柱这个名字很有几分陌生感。课堂上老师叫着孟国柱的名字,我都以为叫的是别人。老师无奈之下,只好喊:“孟小狗,叫你呢!”我才慌慌张张地从座位上站起,回答老师:“到!”惹得教室里一阵大笑。

身边一般大的混小子们围着我小狗小狗叫个不停,一边叫一边还起哄,这使我对小狗这名反感起来,终于和一个叫的最起劲的小混蛋打了一架。闹到校长那儿,校长严令:不许再叫我孟小狗,只能叫我孟国柱。同伴们开始改口叫我孟国柱了。

回到家,我又变成小狗了。父母亲对孟国柱这个名字下意识地排斥。对父母亲,我无力反抗,再怎么不情愿,我都得做小狗。

印象中,我读中学的时候,母亲到学校当着老师同学的面,第一次改口叫我孟国柱。此后,我成了父母亲的“柱子”了。

儿子的班主任乔克彤说他和我相见恨晚。他说,如果早一点见到我,他肯定不会给儿子起名叫乔丹的。其实,照我看来,叫乔丹也很不错,潜意识里保含着乔克彤对自己儿子的一份期待。

“好什么啊?儿子气得都不想上学了!在家直报怨我给他起这个名字,害得他的同学都笑话他,把他和那位篮球明星恶意地联系在一起。”

偏偏这位乔丹对篮球一窍不通,难怪他会认为同学们的那原本很正常的联想 是恶意的了。

和乔克彤聊天的时候,我还问过他:

“怎么就没想给儿子改个名字啊?”

他把眼一瞪:“那个兔崽子倒是冒出过这个念头。我对他一吼,他立马不敢吱声。他要再敢提改名的事,看我不打断他的腿。反了他了,他老爹起的名,能说改就改的吗?”

瞧人家这老爹当的,儿子只要有改名的念头,就得打断他的腿。再我这个老爹,可真叫窝囊。儿子要改名,自己就得跑折这两条腿。现在回想起和乔克彤的那次聊天,真想找一堵墙撞死算了。


我正为儿子改名的事跑断了腿,儿子又给我电话了,儿子在电话里说:“爸爸,不用改名了,我觉得叫孟非孟很好。很有个性。”

这样的好消息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实在令人难以相信。当然,后来我总算弄明白了,孟非孟身边有一个很要好的女生,她觉得这名好,有个性,说什么都不同意他改名。

截获这个情报,我感到这是我报一箭之仇的机会,就当着刘青姣的面对这个兔崽子来了个三堂会审。好小子,就凭你无缘无故让你老爸跑断腿,我今天也得好好审你。生怕儿子走岔路的刘青姣这回倒是难得和我立场一致。

当着我们二老的面,孟非孟指天誓日,说:他和那位女生什么也没有,就是同学纯洁间的友谊,还说,我们用世俗的观点玷污了他们之间很纯洁的友谊,他感到幼小的心灵被我们粗暴的方式给无情的伤害了。 “我们从没有越雷池半步!”到最后,儿子真急了,他十分严肃十分庄重地如是说。他老爸拼命克制住紧绷的脸,,才没让脸上绽开鲜花。呵呵,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忍不住了。

一九八四年,我二十岁那年,又给自己改了一个名字,就是我现在在网络上使用的名字:孟怡然。

那时候,我正做着文学家的梦。作家们都有笔名的。比如鲁迅巴金老舍。我想象着,将来我出名了,也得有一个笔名,这个笔名就是孟怡然。

文学家是自由的,想给自己起一个啥名就是啥名。但是,孟怡然只能是我梦中的名字,它只能随着我偷偷摸摸寄出去的稿子又原封不动的退回来了,有的已经泥牛入海了。因此,“孟怡然“不过是我藏在心间的很私密的名字。

当我重新起了写作的冲动,在网络里注册时,我想到的名字就是孟怡然。

这回,孟怡然带给我好运,我在新浪博客发布的第一篇文《何以解忧?唯有写作》就获得了推荐。孟怡然开局不错,这使我对网络写作充满了信心。

现在还是很羡慕作家,他们拥有改名的自由,根本不需要通过派出所,也不用填什么表格,编造什么改名的理由,而且,他们的名字比他们的本名还要响亮。

比如,你知道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莫言的本名叫什么来着?说不上来吧?我当然知道,因为在电脑前敲这篇文的时候,我百度了一下。

给儿子改名的风波告一段落了,儿子上了大学一年之后,乔克彤给我打来了电话,乔克彤,就是我儿子高中时的班主任,就是这个家伙,给自己的儿子起了一个跟篮球明星完全相同的名字,还十分专制地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改名字。

“听说你要给你的儿子改名字?”

这都是陈年旧账了,他冷不丁一提,我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不过,到他这儿,这事还没有翻篇。他在电话里直骂我:

“孟非孟晓得个屁!他让你改名你就改名啊?你真以为你是小狗啊?”

嗨,因为和那小子要好,和他无话不聊,就没心没肺把我的小名透露给他了。电话里听他如此骂我,真是悔不当初!

那小子最后说:

“幸好没改成,真要改一个别的乱七八糟的名字,我可饶不了你!”说实在的,没有孟非孟这个名字,我和这哥们只能定位在学生家长老师的关系上,不大可能成为朋友。呵呵,瞧我交的这个朋友!


本文内容于 2014/1/7 16:18:46 被孟怡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