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俩”出生多年方知自己男儿身 不敢亮身份证



“姐俩”出生多年方知自己男儿身 不敢亮身份证


大姚(图右)、小姚(图左)身份证上的性别都为女性。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TA们也以为自己是女孩子——两人的户口本、身份证上的性别写着都是“女”,名字中,一个带“婵”,一个带“丹”,也极具女性特征。

从小,他们也都被当成了女孩子来养。一直到小学五年级的一次检查,他们才发现了自己不是女孩。

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尽的烦恼。他们读完小学,就早早离开了家乡,剪掉了留了10多年的长头发。他们不敢回老家,不敢坐火车,不敢用自己的名字找工作,当然也不敢去谈恋爱。“因为身份尴尬,我们可以说一直在偷偷摸摸过日子。”俩人想要改变这一切,做回真男儿。

他们刚刚做了染色体检测,昨天结果已经出来,如他们所料,显示为“男”。哥哥甚至打算拿出自己打工赚来的2万多积蓄,为弟弟完成手术,让他的生活重见“阳光”。

从小当成女孩养大的他们

得知自己是男娃时非常震惊

这对兄弟姓姚,一个24岁,一个22岁,河南商城县人,在杭州打工多年。

哥哥大姚说,出生后,因发育不完全,被误以为是女婴。两年后,弟弟出生,因为同样的问题,也被误以为是女婴。就这样,他们从小就被当做女娃来抚养:扎辫子、穿花衣衫、上女厕所。上户口、制身份证时,性别都写上了“女”。

不过,自从读了小学以后,兄弟俩就再也不爱穿花衣衫了,总挑些中性点的衣服来穿。“邻居、老师、同学都笑话说我们是假小子。”小姚说,其实他也渐渐发现,自己的性格跟男孩子很像。“女孩子喜欢玩的,我都不喜欢,一下课,就喜欢挤到男孩子堆里去,跟他们一起玩弹珠。”同时,他们的喉结也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慢慢显现。

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一次偶尔的检查中,医生告诉了小姚:你其实是个男娃。这让家人和小姚都非常震惊。被当女儿养了10多年的孩子,竟然是儿子。会不会老大其实也是个男娃呢?经过检查,证实了家人的猜测。

“我们曾带着兄弟俩到外地医院做过检查,可手术费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开支实在太大。”说起这对兄弟,妈妈满是内疚,她说,就因为没钱,手术一事也就这么一直拖下来了。可自从知道自己是男孩后,小姚就再也不敢在人多的时候去上厕所了,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内向。小学五年级还没读完,他就辍学在家,后来跟着哥哥到了杭州。

找工作都是借朋友的身份证

女朋友也不敢深交

2008年,兄弟俩一起到了杭州,他们剪掉了养了10多年的长发。这么多年,他们再也没有离开过杭州,甚至过年都没再回过老家。

“回去以后,怕亲戚朋友笑话我们。”大姚说,而且长途奔波很麻烦,人家一查身份证,有时说都说不清楚。“有一次坐火车,被查身份证,结果人家硬是不相信身份证是我的。还有一次,我跟别人发生电动车事故,结果拿出身份证,民警也不相信。”

正因为如此,兄弟俩在杭州工作,就没用过自己的身份证。小姚做了两份工,都是在小餐馆。他是向朋友借了身份证,然后用朋友的名字在餐馆工作。“餐馆里的同事,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真名。”小姚深深地吸了口气说,“我们一直生活在别人的名字里。时间久了,有时甚至一时都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了。我们现在很怕别人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身份及生理上的尴尬,给他们带来的麻烦远不止于此。“别的厨师下班后,都习惯在单位大浴室里一起冲澡。而我总是回到宿舍里,一个人躲到浴室洗澡。同事经常会问我,怎么不一起洗?我总是要找各种理由搪塞。”

小姚曾谈过一次恋爱,姑娘是餐馆里的服务员。那个女孩他很喜欢,可追到了手后,伴随而来的却是巨大的压力。小姚说,谈恋爱的时候,他也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也不敢有太亲密的举动。“我老是在想,等她看到我身份证后,会不会吓坏了?她是不是就该嫌弃我了?我这样跟人家在一起,以后会有结果吗?”最终,小姚自己提出了分手。

哥哥大姚24岁了,至今没谈过一次恋爱。“这放在老家的话,是很不正常的。”大姚说,他也有暗恋的女孩子,可是因为自己特殊的身份,从来就没有表达过。

为啥连父母都搞错他们的性别

这会影响以后的生育吗

身份的问题,已经影响了兄弟俩20多年了。他们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们很想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中。

“我弟弟的意愿更强烈,所以我也打算让他先‘好’起来。”哥哥大姚把这几年打工存下来的2万多元钱,全部拿了出来,他想帮弟弟完成一次手术。前段时间,他们到杭州阿波罗男子医院,做了一次检查,并完成了染色体检测。昨天,染色体检测结果出来了,显示为“男”。

大姚说,今年过年他打算回老家一趟。“我想拿着这份检测报告,看看能不能把身份证上的名字和性别改一改。”大姚说,我们两兄弟都要做手术的话,确实已经承担不起了。“生理上暂时改变不了,我希望,我的生活能逐步恢复正常,能够光明正大的以男性的身份跟身边人交往。”

“他们兄弟俩的情况,医学上叫尿道下裂,主要特征就是男性生殖器畸形。”医院的医生说,尿道下裂其实有一定的发病率(相关数据显示为1/300),也算不上特别稀奇。一般的尿道下裂表现比较轻,小孩出生后,父母容易发现然后进行矫正。而这对兄弟,属于最严重“会阴型”尿道下裂,以至于从小被弄错性别——这种情况倒是非常少见的。

据了解,多数的尿道下裂病例没有明确的病因,大部分学者认为有多个因素导致尿道下裂。有少数病例可能是由于单基因突变引起的。

“不排除先天因素,但还有种可能是,母亲在怀孕期间,吃了不合适的营养补品或食物(如避孕药等),体内雌激素比较高,从而导致了尿道下裂的发生。”浙医二院泌尿外科主任杜传军说,既然他们的自然性别为男性,而且他们也认为自己是男性,那么就应该通过手术恢复他们男性特征。

完成手术后,他们能够恢复正常的生育能力吗?杜传军表示,这就要看他们的睾丸发育情况以及生精能力,要具体问题具体看。但不管怎么样,完成手术是很有必要的,这能让他们恢复男儿身,真正做回自己。“不过,建议在手术之前,最好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毕竟他们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是被当做女孩子的。心理疏导可以让他们从心理状态上,更加认同自己的男性身份。”

变性后,如何把身份证上的“女”改回“男”

身份证上的性别如何改变?

就此问题,记者采访了杭州市公安局户政支队户籍管理大队大队长俞洁,她表示,此类情况比较少见。

根据《浙江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试行)》规定,公民实施变性手术后,需要当事人提供国内三级以上医院出具的性别鉴定证明和公证部门出具的公证书,证明当事人已成功实施变性手术,或司法鉴定部门出具的证明,到公安机关进行性别变更,重新申领居民身份证。

对于大姚小姚这样的情况,如果户籍在浙江,要向公安部门提供国内三级以上医院出具的医学证明,证明他们是男儿身,同时也需要提供公证部门出具的公证书。不过,俞洁特别说明,因为两人的户籍地在河南,具体办理的程序,还是要以当地公安机关的规定为准。

众所周知,从社会管理的角度考虑,身份登记是具有严肃性的,不能随意变更。比如,因为种种原因,少部分市民会有改名的要求,这依然需要符合相关条件。俞洁介绍,有三种情况,可以变更姓名:第一、姓名违背公序良俗(公序,指公共秩序;良俗,指善良风俗);第二、姓名谐音容易造成性别混淆的;第三、姓名中出现冷僻字。一般情况,是不能随意变更姓名的。

当然,不在公安机关登记造册的笔名和化名是可以自我变更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