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之眼 二 困惑

自从苏联解体后,没有人再認為美国还会有一个迅速崛起的强大力量可以在短时间内對美国的传统军事优势形成威愶,于是美国的政治精英们在90年代以后一直在困惑中寻找自己真正的目标,实际上民众在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确实都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自信,这种自信源自于可以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的想法并在90年代初重创伊拉克前政权的战争中充分验证了,当然,海湾战争的进程实际上也让华府精英们大吃一惊,不仅伊拉克军队在各个方面堪称鼎盛的时候在72小时之内遭到决定性打擊,而欧洲盟友的表现也让华府認為在这样一个时代,这个世界真的将会变成一个棋盘。军事力量上的強大使得华府的政客们异常自信,而在克林顿时期和共和党当政的前两年,华府毫不犹豫地透支了这些资源,似乎也让人不觉得奇怪了。但是事实是,我們一直在为自己创造敌人,而这种四处树敌的做法,也让美国渐渐成了众矢之的。当911发生后,从没有问这些恐怖袭击的原因究竟来自哪些深层次的矛盾,如果在苏联解体并撤出中亚后真的只是美国的傲慢与圣战者的偏见般的做法使得美国和圣战者痛恨彼此,那么,美国又是否可以避免这一切不幸的发生呢。实际上原教旨的伊斯兰教派分支兴起已有多年,而其中的武装派别和极端思想源头的发展和崛起都源自于在华府在全球对抗苏联的做法,包括金钱,武器人员训练等,而当时没有人会想到苏联垮台后,这些人会成其后,那些曾近和基地组织把手言欢的美国人很清楚他们的对象以后会变成什么人,他们來自伊拉克沙特约旦等阿拉伯国家,这些由独裁者或王国政体严密控制的国家,这些国家彼此不和,所以不会真正一致對外,这些国家都对圣战者非常警惕,所以不会真正的纵容他们,而最重要的是他们都需要华盛顿的支持以维护他们荒唐的政权,作为交换华盛顿则会提出他们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但还算合理的要求。

但许多人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华盛顿抛弃。单纯的说这些海湾的当权者不尊重法律,对于触犯其利益的任何人都毫不手软,彼此之间又互相争斗,只要这些家伙们可以保证美国的能源利益,鬼才担心他们干了什么呢,当然彼此之间打听小道消息争相向华盛顿告状,这样的地方注定不会再出现一个萨拉丁了。实际上这样的可以被影响和充分与美国交流的政权是美国所需要的,不需要任何司法程序和繁琐的过程打击恐怖分子和极端教士,保证石油产量以換取其他资源。大部分海湾国家的工业基础实际上都非常薄弱,而农业也因地理环境和气候受到天然的制约,在主要跟谁打交道上他们并没有很多选择。

但转变发生在911,针对阿富汗塔利班的反恐战争当时还是受到很大支持的,当然支持的原因虽然各异,但毫无疑问的是到现在为止,可以相信庞大的基地组织实际上依然是一个松散的结构,但他的各个分支正在各自的国家走向统一,而在阿拉伯之春以后,很多阿拉伯传统国家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中最明显的是对于国内的控制已趋向力不能及,这就是导致恐怖民主的问题,多年的来自于国内上层贵族的压制和来自于對以色列的仇恨,逐渐兴起的极端主义思潮导致相当一部分民众开始排斥世俗政体,而这些世俗政体是维系地区稳定的关键,这就让人更困惑了,到底哪出了问题。极端组织在适合的土壤上生存,而更恐怖的是,思想上的传播。

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