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每天18时许,在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荆州街与东街交汇处,尽管斑马线上显示的是红灯,但不少行人熟视无睹,我行我素上演着“中国式过马路”。人群中,一位老人不停地向那些“中国式过马路”的行人90度深深鞠躬(如图),面带微笑地友善提醒:为了您的安全,请遵守交通规则!多数路人被老人的行为所劝阻,止步于斑马线外,但仍有一部分人,对老人以深度鞠躬的方式劝阻行人乱穿斑马线过马路的行为无动于衷。[我来说两句:你是否觉得中国人不怕死?]

原是民警

这位“鞠躬老人”叫吕军海,今年63岁,是襄阳的一名“公共文明引导员”,这样“鞠躬劝阻路人闯红灯过马路”的日子,已经坚持半年了。

吕军海1969年参军,1971年入党,1990年转业到襄阳市公安局工作,后成为控申科正科级民警,2011年底退休。2012年6月,襄阳为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该市文明办面向社会征集公共文明引导员。赋闲在家的吕军海积极报名,成为其中的一名志愿者。在繁华的鼓楼商场的十字路口,协助交警引导路人文明过马路。

无奈出此“下”策

在工作过程中,吕军海发现吹哨子、举红旗、打手势,绝大多数路人对此视而不见,劝阻效果微乎其微。吕军海见效果不明显,于是尝试鞠躬感化路人,效果立竿见影。他清楚地记得,2013年7月23日,他开始在鼓楼商场的斑马线上给闯红灯的路人鞠躬。其中,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看到后,特意给他买了一瓶可乐以表敬意。

为什么吕军海有这样的想法?他去年到荆门学习传统文化,老师要求学员交出手机,以免扰乱课堂纪律。有人不愿意交出手机,老师给学员下跪,用诚意打动学员,所有学员都自觉交出了手机。课堂上老师说:“愧之则小人可使为君子,激之则君子可使为小人。”这句话和这次经历让他受到启发。他说,对方闯红灯是他错了,但鞠躬可以感化他。如果简单地口头说教,难免会让对方恼羞成怒,甚至可能引发争执,如果以礼以诚相待,对方必然心生愧疚,最终实现劝阻目的。

感动襄阳

吕军海每周星期一到星期五“工作”5天,每天上下班高峰期,他就会骑着自行车,准时来到十字路口,风雨无阻。上、下午各工作一个半小时,为了阻止路人闯红灯,他平均每天要鞠躬200次左右。

吕军海的行为,感动着襄阳市民和执勤交警。正在路上执勤的女交警姚森林说,“即使有我们警察在现场疏导交通,100名路人中有近一半会闯红灯,如果警察不在场至少有60人闯红灯。那位鞠躬老人,我现在也叫不上他的名字,但他的行为令人佩服,也很有效果!”

但老人说,并不是每次鞠躬路人都能理解。去年9月份,一50多岁的男子徒步闯红灯,吕军海连续给他鞠几个躬,对方还是擦肩而过,还不耐烦地唠叨:“我的死活和你没关系,不用你管!”吕军海急了,“扑通”一下给对方跪下:“我是为了你好,请不要闯红灯!”男子愣住了,许多群众纷纷跑过来围观,七嘴八舌地教育起闯红灯的男子。男子满脸通红,折回到斑马线外。

虽有争议老人仍坚守

六旬老人用深度躬的特别方式劝阻行人乱穿马路,虽有赞誉,但也引起了许多市民的争议,在老人所工作的志愿者团队,也只有老人一个人坚持这么做。有市民认为,那些乱穿马路的行为,本属于没有文明素质的人才有的行为,不值得老人行如此大礼。也有市民认为,无论什么人,无论年龄大小,素质高低,老人用这种方式来劝阻,尽管初衷是好的,但对老人自己而言,是对自己的一种不尊重。

对这些非议,吕军海并不以为然,而且他越来越喜欢这个“职业”,尽管每月只有300元餐补。“只要我还能动,只要有人闯红灯,我就给他鞠躬。希望闯红灯的人越来越少,大家出行越来越文明!”吕军海乐呵呵地说。吕军海的妻子朱秀华说:“有人可能认为每天给人鞠躬,有些低三下四,其实不然,鞠躬不仅可以锻炼身体,还可以感化路人,倡导文明。老吕把这当成一种乐趣,我们很支持。”据记者了解,目前,吕军海已被推举为“2013年襄阳百杰·道德模范”候选人。(据《楚天都市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