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禽的“纹身”——飞机喷绘涂鸦(1)


猛禽的“纹身”——飞机喷绘涂鸦(1)

猛禽的“纹身”——飞机喷绘涂鸦(1)

自人类出现以来,战争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一提到战争人们最先想到的总是硝烟滚滚、血肉横飞的战场,还有满目疮痍的废墟、伏在母亲尸体上啼哭的孤儿和流离失所的难民人潮等等令人痛苦的画面。但就是在这种绝望中也蕴含着希望,像绘画、音乐、电影等人类通常用来抒发美好感受的艺术表现形式中都有对战争的深刻刻画。

尤其是在60多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交战国的艺术家们也曾投、身到那场人类之间最惨烈的搏杀中。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拿起武器,穿梭于枪林弹雨中,将他们的真情实感抒发于笔端,由此创作出了大量画面生动感人的海报、漫画等美术作品。而一些多才多艺的前线官兵,也在他们心爱的武器如飞机的机身上喷绘出最能表达他们的切身感受和强烈愿望的图画或文字,这种出自个人或集体随性创作的机身喷绘装饰画,因在机鼻附近出现的频率最高,通常被称作机头艺术(Nose Art)。

猛禽的“纹身”——飞机喷绘涂鸦(1)

提到机头艺术,人们可能会感到有些陌生:一些人只是从电影中或老照片上看到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飞机上描绘的美女有人或许还见到过阵纳德将军率领的“飞虎队”的P-40飞机上那张血盆大口的鲨鱼形象。不错,这些都属于飞机喷绘艺术飞机喷绘艺术通常被称作“机头艺术”(NoseArt),从字面意思看,是指描绘或喷泞在飞机机头及野寸近部位的图画和文字等艺术作品。而事实上这些艺术作品也常常出现在飞机机身、机尾、炮塔、发动机舱、甚至飞机所携带的武器上。此外,这些艺术品还出现在飞机以外的其他地方,如飞行夹克、吉普车、军官俱乐部,甚至会出现在机场周围建筑物的墙壁或房顶上。其主题也很广泛.除常见的美女和明星人物画像外,还涵盖了飞禽、走兽、昆虫、卡通图案、特殊标志(如骷髅等)、鬼怪或人名等。第二次世界大战无疑是飞机喷绘艺术的黄金时代,其数量之多、内容之庞杂,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


很多人以为,机头艺术就是涂在飞机上性感的美女画像。的确,约有55%的飞机喷绘艺术是以女性为主题的,且其中有25%是裸体或半裸体画像。其实这并不奇怪,“食、色,性也”,在面临死亡时,年轻的飞行员想到女人、想到性,实际上是表现对生命的渴望、对和平的渴望,只不过十分直白而已。但是,机头艺术之所以能够历久不衰,主要原因还在于它能满足不同文化背景和宗教信仰的欣赏者的口味。因此,其主题也是很广泛的。除去美女和明星人物画像,机头艺术的主题还涵盖了飞禽、走兽、昆虫、卡通图案、特殊标志(如骷髅等)、鬼怪或人名等。

猛禽的“纹身”——飞机喷绘涂鸦(1)

考古资料表明,在人类的早期战争史上,战士们都有一种传统,那就是装饰自己的武器,以及自己的身体。他们或用天然的植物、矿物颜料,或用动物的皮毛、牙齿或骨骼……人们或许会记得印第安人头上插的羽毛和项上挂的兽骨,祖鲁人的文身,古埃及武士涂绘在自己身上的蝎子纹、经文、咒语甚至图腾标志等。这些装饰虽然不尽相同,但都表达了战士们强烈的愿望,希望自己能从这些装饰中得到神的眷顾,带给自己超凡的力量,以在殊死拼杀的战场上佑护自己,诛灭敌人。


在舰船出现之后,人们最先做的就是雕刻出栩栩如生的船首像,希望它们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的时候,能得到海神的保佑。飞机诞生后,人们沿用了这一做法。

猛禽的“纹身”——飞机喷绘涂鸦(1)


为何女性的形象在飞机喷绘艺术和早期船首像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呢?船员和飞行员在充满危险和诸多未知因素的大海和天空中孤独无助地战斗着,他们最思念的是谁?母亲还是妻子?男人们在潜意识里都有对母性的依恋,他们会把头脑中的母性形象更加直接地表现出来,雕刻在船首或是涂画在飞机上。也有人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认为,飞机喷绘艺术和早期的船首像中存在着很强的性倾向。然而,性并不是飞机喷绘艺术产生的根本原因和主要内容,毕竟只有一半多一点儿的飞机喷绘艺术涉及女性,且其中还有不少是赞扬母亲、婴儿或可爱的小女孩的内容。此外,一些描写成熟女性的飞机喷绘艺术也并非只是片面地强调性感,至少性感并不是其唯一想要表达的内容。例如,有许多飞机喷绘艺术就是以非常著名或非常受欢迎的公众人物为主题的,她们的画像也大都是衣冠整齐的。此外,人们偶尔还会在飞机上看到身披战袍的女武士形象。


应该说,战争带给人们心灵上的压力、恐惧感和孤独感是飞机喷绘艺术产生和存在的根本原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飞行员的伤亡率极高,特别是轰炸机和攻击机驾驶员平均执行10次任务后就牺牲了。据统计,整个二战期间,美军在欧洲战区执行战略轰炸任务中共损失飞机1.8万架,约8万名空勤人员为此丧生,其伤亡率远远高于地面部队。于是这些背井离乡、独自面对死亡的年轻飞行员们,便将全部的希望寄托于与他患难与共的战友和飞机上。在战火纷飞、你死我活的战场上,人们对生存和生存意义的不同理解,超越了他们在和平时期所秉持的一切道德观。飞行员们的思想得以不受任何限制地在飞机机身这块钢铁画布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虽然有些飞机喷绘艺术内容被认为是“伤风败俗”的,美国军方高层甚至几度下令禁止,但这种“难登大雅之堂”的作品并未因此消失。其实,军方各级领导层对这种独具魅力的军中艺术品一直保持着暖昧的态度,这是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些艺术品可以带给飞行员们温馨和快慰,使他们感到骄傲和自信,这些色彩斑斓的图画和文字安抚了飞行员们的孤独感和对战争的恐惧,对提升部队的士气起到了不可思议的作用。

猛禽的“纹身”——飞机喷绘涂鸦(1)


飞机喷绘艺术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当时因识别需要而产生的中队或个人徽标,是飞机喷绘艺术的前身。


意大利是历史上第一个在军用飞机上喷绘标志的国家。1912年,意大利陆军航空队开始向的黎波里派驻飞机,1913年驻扎在该地区飞行中队的飞机机身上出现了他们的身份标志——队徽。而几乎与此同时,法国飞机的机身上也出现了代表国家标志的“三色圈”。不过,此时许多国家都还没有意识到以徽标表明自己身份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随着机载同步机枪的发明,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机也随之诞生了,空战变得激烈起来,因而首先发现并快速做出敌我识别,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了。随着战斗机的速度不断加快,飞行员更加难以辨认敌我的飞机,军队不得不花大量时间训练飞行员仅依靠轮廓来辨认敌机。在战场上,因辨认不及时让敌机乘虚而人,使己方措手不及的情况频频发生,且误击、误伤己方飞机的事件也时常出现。


猛禽的“纹身”——飞机喷绘涂鸦(1)

1916年,由于德国的福克E型单翼机与法国的莫朗N型飞机在外形上极为相像,使双方都不便于识别,因此,法国和英国开始在所属飞机的引擎罩、翼间架、起落架和轮子上喷涂大红颜色作为标识。紧接着,各参战国也都纷纷仿效他们的做法,采用各种颜色,将多种图案喷涂在飞机上,并逐渐形成了个性鲜明的飞机涂装。


1917年初,一些英国飞行员返回基地后报告说,他们遭遇到机身上涂有鲜亮颜色、图案古怪甚至有些荒诞的德国战斗机。当时,德国允许其战斗机飞行员在自己的座机上喷涂任何他们可以想象得到的色彩和图案。不过,他们的目的并不仅仅是用于分辨飞机,更多的是为了向敌人宣扬自己的实力,从而在心理上给敌人以震慑。这种做法是由德国飞行员沃斯沃尔德·伯尔克发起的,他首先将自己的座机涂成蓝色,随后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也将自己的座机全身涂满了红色。不久后,里希特霍芬所在中队的另外11名飞行员,也都分别给自己的座机“披”上了色彩斑斓的外衣。


1918年4月20日,英国皇家陆军航空队的刘易斯少尉成为被冯·里希特霍芬击落的第80个、也是最后一个飞行员。大难不死的他事后回忆当时的情况道:“当我们冲过敌机的编队,掉转机头各自寻找对手时,我意识到我们遇到了里希特霍芬的‘马戏团’。所有的飞机都涂有各种颜色,他们是靠这种方法分辨每一个飞行员的:一架涂有黑白相间的跳棋棋盘图案;一架整个机身涂成天蓝色;还有黑红、深蓝、灰色和黄色。而率领整个编队的里希特霍芬则驾驶着他那涂满大红色的福克型飞机,其镶着白边的黑色‘十’字标志清晰可见。”(未完待续)


(更多相关敬请浏览:http://tksj.blog.163.com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