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采冰人”并不是现在才有的职业。在中国封建时代即有采冰人,冬季将河冰采集出来,储存入冰窖,待夏季供皇家享用,现在在北京胡同里仍然有清代冰窟遗址。明清年间的冰是一种宝贵资源,只许官采,不许民采。到清末才允许平民百姓私人开采贮冰,采冰人称为“冰户”,卖冰的铺户叫“冰局”。随着制冷设备的广泛应用,更为洁净的冰块制作容易得多,采冰人也日渐式微,冰块也脱离消暑保鲜的简单功能,成为艺术创作的材料。哈尔滨每年举办的国际冰雪节成为哈尔滨人的盛大节日。而“采冰人”便成了这个节日催生下的一种职业。图为哈尔滨冰雪节的举办现场“哈尔滨冰雪大世界”。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清晨4点多钟,松花江上寒风凛冽,江面温度在零下近27摄氏度,天还未亮采冰工人就来到了松江江江面上采冰,采冰人用木锤前前一天分割好的江面冰槽打透,采冰人都是来自附近农村的农民,冬天农闲时来松花江上采冰赚取些“外快”。松花江江面采冰人喊号凿冰的声音,已经是此起彼伏,运冰人冒着严寒驾驶着运冰车、叉车、在现场来回忙碌,采冰现场一片热火朝天劳动的繁忙景象。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一组采冰人一字排开喊起响亮的号子,用“冰镩子”在冰面上开出一条100多米长,3米宽的冰槽。采冰的讲究很多,首先要选择冰面,正江的冰不行,水流太急的地方冰层往往不够厚度,背江为首选。岸边5米之内的冰也不行,岸边的水太浅,冰已经冻到底与泥沙沾在一起。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选定地点之后,工人们在岸边树立一根铁杆,铁杆上拴一条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系在采冰工人腰里。这位工人拿着电锯首先将特定的冰面用电锯切割成大的冰排,再切割成小块,然后用铁钎将冰块凿开、打捞,大块的冰就会浮在水面,大家再合力将这些冰块拖到江边。图为采冰人在冰面上使用电锯按规格尺寸比例横竖切割成块,这些块不能切割得太深、太透,切透了水就会渗到冰排上将切好的缝隙再次冻住,要保持冰面的一定拉合力。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松花江上水流相对稳定,冰晶核在冬季特定的温度下不断生成、生长同时又不断被流动水所打破,于是就生成了致密、均匀、通体透明的冰块,这种优质冰块是其他地方无法采到的。图为采冰人站在一块浮冰上,用“冰镩”把浮冰分离。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图为破冰后松花江江面上热气腾腾,采冰人用铁钩勾住冰块一块一块向前移动。据采冰负责人王树臣介绍,“由于今年气候原因,松花江冰面比往年结冰较晚,12月15日才开始采冰,必须加大采冰度,才能保证本次冰雪节的建设用冰量。目前这里有5支采冰队伍,2000多人采冰,700多台车辆在运冰,每天采冰量达一万立方米以上。采冰人每天早4时开始工作,晚18时才离开,每天工作达14个小时。”菜百今日黄金价格gold.laoqianzhuang.com/jindianjinjia/caibai/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冰块被凿成1.6米×0.8米冰块。4个捞冰人同时将手中拴有绳子的搭钩钩在冰块上,大声喊着号子,一齐用力将冰块拽到附近的冰面上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运冰车直接开到冰面上,叉车将冰块装载上去运往冰雪大世界。

松花江采冰人:钢与冰的奏鸣


图为多台运冰车开到冰面上,冰面出现炸裂缝隙,采冰人为了确保安全,从松花江取水“焊接”冰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