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女人并非被“玩弄”,而是其喜爱“姿色寻租”!


有些女人并非被“玩弄”,而是其喜爱“姿色寻租”!


应邀参加一个好友的宴聚,说是好友,其实也是我当年从事新闻工作时的三个部下。有一个跟着媳妇调到外地去了,这次假日回来探亲,于是本地的两个抽空找上我同为这个当年曾在一起工作的好友见见面,说说话,聚一聚。

席间,我们互问各自情况,侃着聊着,话题说到反腐倡廉上,外地的好友说他们那有几个案子被查处,落马的领导背后都有女人,都在尽情“玩弄”女色。本地的两个好友说,这很正常,现在的贪官都这样可恨,几乎没有一个不玩弄女人的。大凡漂亮一点的女人,也没有不被贪腐官员所惦记、被玩弄的。“女人若不干,贪腐官员岂能得逞?还是有这样愿意去让贪官“玩弄”的女人。”我持了不一样的看法,为此,好友要我略陈其详。

有些女人并非被“玩弄”,而是其喜爱“姿色寻租”!



我认为,在我们的反腐败斗争中,在开展的打黑除恶中,无论查处的贪官还是揪出的黑恶,确实大都与女人有染。引起人们对贪官与黑恶的不满。人们谴责贪腐这种道德败坏,行为恶劣,玩弄女人,少廉寡耻之恨可以理解,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我同时也在想,凡事都应辩证地看,一个巴掌拍不响,贪腐官员固然可恶,但有些女人也实在可厌。这些女人其实并不象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被腐败官员与黑恶分子“玩弄”,而是其也非常得意这一口,喜欢让贪腐分子“玩弄”,实质是主动在拿自己搞“姿色寻租”!

有些女人并非被“玩弄”,而是其喜爱“姿色寻租”!



有些女人之所以喜欢让贪腐“玩弄”,主动搞“姿色寻租”,是因为这种女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不正确,认为人的一生无非就是贪富贵、图享受,只要能实现这个目标,可以不择手段。有了这个本质的原因,才使其集中地体现在行动上。这就是,她被贪腐官员“玩弄”,能玩出“权”来,那些本身没啥知识和能力,但一睡一高升的女人就是;被贪腐官员“玩弄”,能玩出“钱”来,那些本来不富,可玩一次就能拿一笔的女人就是;被贪腐官员“玩弄”,能玩出“贵”来,通过和贪腐官员“玩”,贪腐官员的权可以用,贪腐官员的钱流到自己手里可以花,以至自己还能得到可以随心所欲用的权,这是绝大多数的女人在吃穿住用上所希望而又无法企及的,通过一“玩”而获,在众人面前显摆又是多么风光、令人羡慕啊;被贪腐官员“玩弄”,还能玩出“欲”来,这就是既得到了可贵的利益,又满足了尽情的性“欲”,一“玩”能多得,何乐而不为?可见,有些女人搞“姿色寻租”本来就是一种积极的作为,而并不是“被”的结果。

有些女人并非被“玩弄”,而是其喜爱“姿色寻租”!



由于人有动物本能性的一面,如果官员本人素质不高,又缺乏强有力的教育与管理措施,“姿色寻租”就很容易敲开任何执权者的大门。所以,比起“权力寻租”来,“姿色寻租”更具诱惑性与渗透性。相信不是生理上有问题,任何一个男人(当然也包括女人喜爱男色在内)都不会不爱美色。所以,腐败官员“玩弄”女人,不是女人被其“玩弄”,而是女色看中了腐败官员手中的执掌的大权,是主动并喜欢用自己的姿色来寻租其权力而已。我们绝不可以将之简单定论为男女之间的性吸引,或者说谁玩弄了谁,它折射的而是我们现实生活中一个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丑恶现象。需要我们不加大反腐倡廉的力度,加大对执掌权力的官员的监督和制约,不断打压“姿色寻租”的空间。否则,敢说乐意让腐败官员“玩弄”的女人便会越来越多。

有些女人并非被“玩弄”,而是其喜爱“姿色寻租”!



没想到一场开心的聚会,除了一些杂话外,这个题几乎全让我说了,几个好友原先在一起工作时,就很承认我的思辩能力并乐意听我谈,这次对我的此番“理论”,自然还是没有不同异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有一天我从醉生梦死中醒来照了照镜子,突然一种恐怖的感觉袭来,这还是我吗如此的颓废如此的不堪。静静的点了一根烟独做了一个小时,思考还是思考。每天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行尸走肉而已。我决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一个小时里想了很多:妓院 老鸨 婊子 嫖客.....人生终极的意义是什么必须换种生活方式。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不知道是谁说的误了多少人。不在过夜生活要早起早睡做个人不做鬼。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