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时评:印度和日本会组成联合遏华“轴心”吗?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和发表元旦讲话,犹如在日本社会和国际舆论界投下了两颗重磅炸弹,引发了强烈反应。日本民众纷纷叫好,支持安倍重振日本建立强大国家的雄心;国际社会却反应不一,中韩两国强烈谴责日本否认历史,妄图推翻二战胜利成果、复辟军国主义体制的罪恶行径;美国政府也多次通过政府发言人的讲话,表明美国对日本加剧与邻国紧张关系的“失望”,并且中断了美日预先计划的部分军事交流,放风说可能取消美国总统访日的计划安排,对安倍外交政策提出了警告。俄罗斯、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媒体也发表文章,抨击日本政府右翼化倾向,挑战国际新秩序不负责任的行为。东南亚国家中除了越南委婉表明了对日本的批评,其他国家媒体集体失声,对日本过去犯下的的侵略罪行视而不见、对安倍的政治野心装聋作哑,显然他们被安倍的外交笼络收买了,丧失了应有的立场。各国的不同反应助长了安倍晋三的嚣张气焰,也进一步激发了日本推行安倍外交价值观的决心。

野心勃勃的安倍晋三公开抛出过针对中国的“棱形”包围圈理论,与美国遏制中国的“弧形”包围圈交相呼应,把东南亚国家和澳大利亚、印度都纳入了这个计划之中。由于澳大利亚、印度是这个计划中的核心国家,起到“纲”的作用,“纲”不张则“目”不开,因此日本把对这两国的外交拉拢作为重中之重。日澳均是美国的盟国,日本认为拉近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在情理之中,不会存在实质性的困难。尽管这是日本的一厢情愿,通过加强与澳洲的外交沟通和向澳大利亚提供潜艇建造技术,的确也起到了一定作用,澳大利亚采取了相对中立却对日本有所配合的外交立场。

安倍计划中的另一个主角是印度,印度作为南亚地区大国,与日本一样充满了政治野心。印度自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独立以来,在甘地、尼赫鲁等狭隘民族主义领导人的影响下,一直致力于营造地区强国,扩大国际影响力,力争闯入世界大国行列的构想。在取得一定的经济发展规模后,印度也采取了对外扩张政策,频频制造地区摩擦,蚕食邻国领土挑起战争,成为南亚地区不安定的源头。日本、印度在国家发展的方向和某些策略上存在不少相似之处,同为地区大国,一个推行“南下”战略,一个企图“东进”扩张,两国与中国都存在领土争议,结下宿怨。在共同应对中国的崛起,给中国制造麻烦的想法上,两国一拍即合、利益一致。安倍晋三正是利用印度政治眼光的狭隘和体制的迂腐,主动靠近印度,拉拢印度加入对华遏制围堵的包围圈,构筑反华共同阵线。

在经济、军事利益上,日本、印度也有许多相得益彰的地方可以实现优势互补。马六甲海峡和印度洋是日本商品出口、能源运输的经济生命线,日本需要印度配合保护这条生命线的畅通与安全,也需要印度提供必要的补给维护基地向日本开放港口。印度则可以通过向日本提供便利赚取外汇,得到日本先进的港口机械以及帮助疏通港口淤塞的赞助,说不定还能得到日本在核电、通讯技术上的帮助。安倍政府已经修改了日本“武器出口三原则”的某些条文,急于打破以往的军备出口限制,向印度出口印度军方急需的水陆两栖巡逻机,为下一步加强两国的军事交流、走向建立军事同盟关系打开缺口。印度则考虑利用自己的计算机软件优势与日本的工业硬件优势相结合,推进本国的军事工业发展,借助日本人的技术提高印度的科技水平。凡此种种,日本和印度就好像一对新婚夫妇,郎情妾意你浓我侬,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就等着欢度蜜月了。

从各方面情况分析,日本、印度已经具备了很多有利于双方合作的条件,那么事情是不是一定会朝着日印设想的方向发展呢?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深奥,可以作出他们肯定会进行合作的判断,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却难以作出“定量”的分析。他们能合作到什么程度、合作过程中会产生哪些问题、会不会中途搁浅?都可能会发生变化。有下列因素制约了他们:

1,国家性质、体制不同产生的影响。

日本是西方发达国家,印度是发展中国家并且奉行不结盟政策。帝国主义的本质就是恃强凌弱、侵略掠夺成性,经济发展水平的不一致会导致国家态度的不同,很难做到平等互利的真诚合作。合作过程中也会产生很大的差异和矛盾,经常与印度打交道的国家都有这样的体会。印度不可能与日本结成政治或者军事同盟关系。

2,利益出发点不同,相互利用各谋私利容易失和。

日本是出于地域政治考虑,主动积极拉拢印度反华,以攫取政治利益为目的。印度则是以经济、军事利益为追求目标,对中国有积怨但不是仇恨,接近上合组织、与中国保持稳定的国家关系,可以显示出印度的态度。正因如此,日本如果给印度施加压力就会产生裂隙导致失和,急吼吼的安倍等不及慢条斯理的印度,很可能犯急功近利的错误。

3,大国的态度,国际形势的变化,都会影响日印合作的走向。

中美俄三国作为多极世界的代表,对世界产生的影响力足以左右国际形势的发展趋势,特别在2013年中俄两国多次团结合作,扭转了美国一家独大的传统格局,显示出新兴大国崛起的强劲势头。美国在叙利亚、棱镜门事件中的惨败、北约国家对美国的离心离德以及美国国内矛盾的迅速上升,使美国招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打击,处于快速衰退的状态。大国发展的此消彼长,严重削弱了美国在全球推行的霸权主义政策,美国对盟国的支持力度日益显得力不从心。日本虽然为实现美国的全球战略立下过汗马功劳,但是安倍晋三露骨的右倾主义倾向也使美国感到不满。安倍经常别出心裁地抛开美国自作主张,令奥巴马被动和不快,所谓的“菱形”包围圈理论抢了奥巴马的风头,和印度过分合作会降低美国在印度洋的权威性,更主要的是日本已经暴露出相当的政治野心,安倍的狂妄举动很可能干扰美国的外交布局、破坏美国在亚太的战略再平衡,对今后的美日同盟关系产生隐患。中美俄此次在对于安倍的态度上罕见的采取了相似的批评做法,很可能也会影响到日印之间的合作关系。日本必须顾忌美国的态度,印度必须考虑与中俄的长期合作,如果他们走得过快过远,就会产生负面作用。特别是印度,与中俄的合作重要程度超过日本,如果为眼前的一己私利毁掉了大局,将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细致审视日印间的合作,目前只是两国作出的外交姿态,能不能取得最终成功,要看具体发展。但是印度不会成为被日本利用的工具,这是印度民族的性格使然,除非日本能把印度奉为“大哥”,这可能吗?所谓的“日印轴心”只是日本媒体为自己撑腰打气做宣传的一个话题,日本人急啊!要想实现“日本梦”,不抓住几根救命稻草行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觉得在对安倍邪恶的复辟愤慨的同时,不得不注意他高频率的穿梭外交,从目前来看其效果更有实际意义,而且不得不说卓有成效。

其实不难看出,现在安倍的外交策略,甚至交往对象和方式十分广泛、灵活,然而不难看出,他的行动轨迹似曾相识,隐隐约约在效仿着新中国建立后采取的一些外交方式。

小鬼子一贯来比较刻苦,其实对每一个能够成功的经验他们都会很当回事,原来的松下幸之助就曾直言,其企业管理借鉴了毛泽东思想。

我不是在这里讨论关于毛泽东思想的问题,而是觉得我们必须有效迅速的应对安倍的挑战,这不是仅靠愤怒或者藐视就能解决的,必须有所思考、认真应对。

这俩是天生的地缘盟友,东京审判那个印度法官拼命为日本战犯辩护,就感觉那战犯是他祖宗!!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