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外交政策》网站近日刊登题为《解开中国债券之结》的署名文章,作者在文中称,2006年6月,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中国拥有699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那个时候,这还是一笔不错的投资——收益率在5%以上。然而现在,收益率已经几乎为零,风险也更高了,然而中国还在买入。到9月底,中国的外汇储备已达3.66万亿美元,另外国家银行中还有8000亿美元。

为什么中国把这么多钱——超过2万亿美元——用来购买美国国债?是因为缺少其它选择。文章说,这不是长久之计。因此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什么时候想要爬出这个它在手中美国国债开始增长的时候挖下的坑。而更为关键的问题是,中国打算如何解套?中国有五个方法来减少对美国国债的依赖。每个都不轻松。

1、卖掉美国国债

每年都会有中国政府顾问提出卖掉美国国债,购入替代投资,比如以其它货币或黄金标价的资产。这个计划有至少两个大问题。哪个国家愿意花大把美元买下中国手中的债券,从而把自己的货币推高呢?2012年,中国对外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878亿美元,即便是在那个水平也包括了多次大规模的受挫。会有更多的大公司愿意让中国购入它们的大笔股份吗?这种快速拓展的可能性很有限。

与此同时,问题还在增长。光是2013年第三季度,中国的官方储备就增加了1660亿美元。为减少美国国债在外汇储备中所占的比例,国家外汇局每个季度都要为新增加的平均1000亿美元寻找另外的投资渠道。

中国一旦大量抛售美债,美国的经济估计就真的完蛋了

然而在外汇局进行这笔投资之前,它还需要为已有的美国债券寻找买家。这将会很困难,因为美国每年也要向中国能寻找的买家兜售大量的美国国债。

奥巴马被整疯了:北京竟然拿美国债务这么用!

奥巴马被整疯了:北京竟然拿美国债务这么用!

要做成交易,外汇局必须提供更多的折扣。而且它收到的大部分也都会是美元——因为这些买家买入更多美国债券的目的就是想甩掉美元。

2、开放资本账户

文章指出,有关中国储备的一个常见误解是,北京能够也应该把钱花在国内。是应该,但它不能。

中国对资本进出的管控将所有的财务账面(包括中央政府和个人)都分成了国内和国外账户。这就限制了中国国内实体使用美元的能力,既不能用于付账,也不能发工资或者自由汇出国外。

因为用途很少,中国国内的绝大部分美元都会被兑换成人民币。而且是在官方授权唯一能兑换外汇的地方——国家银行体系。官方储备也就随之猛增。

假如中国取消资本管控,外汇储备在国内就会有更大的用途。如果征求公众的意见,这将会是最受欢迎的选择,因为政府就能更容易地在国内花这笔钱。比如,2011年有关中国援助欧盟的说法就栽在了国内反应上。

但是中国不愿意允许国内资本自由流出国外。它担心一种噩梦式的场景:原本被控制的储蓄大量外流,迫使央行疯狂重新调配储备来贴补国家财政。这至少会暂时损害国家对金融体系的控制。这种担心自共产党在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认真考虑自由化问题以来就一直制约着它。

11月的三中全会也在开放资本账户上提出了同样模糊的承诺,但没有时间表。最保险的做法还是继续控制。

债务危机把美国丑陋和脆弱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3、在人民币上反向而行

中国外汇储备季度性地巨额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中国在公开市场上购入外汇尤其是美元以控制人民币的价值。假如中央能完全放开人民币的汇率,中国储备的积累就会放慢,而且可能会大幅放慢。

虽然这能更容易地避免购买更多美国国债,但对已有的国债却不会有影响。这就要求全面改变做法,让央行出售外汇,买入人民币,在此过程中减少过剩的储备。

从原则上说,这是完全合理的。但从实际上看,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4、在国内也反向而行

文章说,除了加强人民币这个令人不快的任务,中国还有很多其它内部调整的工具。比如,减少对国内生产的补贴,以及旨在再平衡消费和投资的改革都会起到作用。

在三中全会上,中国宣布了这方面的措施;如果得以实施,它们将逐步限制储备的积累。但不幸的是,问题并非长期性的,而是亟待解决。正如汇率一样,阻止中国外汇储备进一步增加需要转型式的改革。而这不会对现有的储备有任何影响。

5、指望一个新的大国加入全球经济

利用政府的外汇,国家开发银行在全球投资各种开发项目,从老挝的大坝到拉美的炼油厂等等。这对储备的减少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却可以作为一种模式。

很少有国际机会大到足以让国家外汇局愿意甘冒出售美国国债的代价来大幅调整其投资组合。另一次金融危机可能会是个机会,这要看遭受危机的国家愿意为中国的帮助付出多少。一个恢复国际地位的伊朗可能会为大规模中国投资做一笔很好的交易。

期待美中紧张关系消散不现实。在一个时刻变化着的全球市场上,相互确保摧毁的局面是无法永远持续下去的。中国很快就需要选择这些策略中的一个。当然,任何一个选择都足以让美国经济完全崩溃,这是奥巴马最不愿意也最不敢想的。

中国经济能否走向稳定?鉴于7月出口和生产增速好于预期,中国官方媒体已开始重复强调稳增长。而中国政府也表示,将重视地方的基础设施建设。市场相关人士则对政府已经转向重视经济增长表示赞赏。

然而,前景似乎依然不容乐观。

中国人民银行截至8月12日,已经连续6天将作为人民币汇率基准的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设高。16日人民币汇率连续创出2005年7月人民币汇改以来的新高。央行为何冒着对出口构成打击的风险诱导人民币升值呢?

作为主流观点,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鄂永健认为,这个举措反映了市场局势,即目前美国量化宽松尽快退出预期降温,美元买入压力降低。

在中国,被视为“改革派”的经济官员特别对美国经济走势表示担忧。其代表人物、财政部长楼继伟7月11日在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的主旨发言中表示,“我的看法是,QE退出要尽可能平稳一点。我们理解美国退出QE的政策考量,但希望美方考虑到美国货币政策的高度外溢性,把握好退出的时机和节奏,减少对市场的冲击”。

由于美国量化宽松缩小论调的升温,6月流入中国的海外资金出现锐减。再加上短期利率上升,中国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日趋扩大。与过剩资金大量涌入、人民币持续升值的春季之前相比,情况完全改变。

为了推进削减过剩产能等结构性改革,必须保证国内经济的“稳定”。而美国经济则是引发动荡的因素之一。如果资金进出日趋频繁,人民币汇率场趋于单方向波动,将难以推进对诸如人民币汇率对美元波动幅度扩大等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进行改革。

财政部长楼继伟7月下旬在莫斯科举行的20国集团(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上向表示,“中国政府不会像2008年那样再次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为了坚持改革路线,也需要强调经济的稳定。

西方人的所谓自由贸易,其实是他们国家战略的一部分,一直在国家和政府的控制之下。可以说,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贸易以及抢劫一直是西方最大的政治,所以一直是西方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国际贸易流程中,西方国家的政府娴熟地控制着每一个环节,随时按照自己国家的利益和战略需求予以干预、调整,或肯或否,从来不依据教科书上的任何教条,唯一的依据在于它的利益和战略需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