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海陆丰人最适宜南海护渔

陆丰毒案发生后,不仅引起了上下的震京,同时也引来了专家学者的热议,正所谓正看成岭,侧看成峰,远近高低各不相同,在仁者见仁,智看见智的议论中,有一种声音值得注意,那就是把毒案的根源归咎于宗族、归咎于民风,好象是陆丰强悍的民风及传统的种族势力引发了毒案的发生,这种本未倒置的说法曲解陆丰的民俗,歪典了陆丰的民风,作为一个对海陆丰风土人情很熟悉的人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并有了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为此今天想在此对陆丰作点吐槽,希望能有助于大伙对陆丰历史及民俗民风的了解。

“天上雷公”

“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该案发生后,网友谈论最多的便是这句话,但许多人并不理解他真正的含义,套在这个案件上,这句话成了贬义词,成了陆丰人不怕天不怕地的座佑名,甚至有人将它歪曲成“天上天帝公,地上海陆丰”,隐喻陆丰人自骄自大,目无政府,实际上这样的了解是一种黑白的颠倒和阴阳倒挂,“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其实是一句褒义词而非贬义。海陆丰人尊称“雷公”为“雷公神”,因此“雷公”对于他(她)们来说是一种图腾、一种崇拜,海陆丰人相信“雷公”是正义和公道的化身,任何违背良心道德的人都将受到“雷公”的惩罚,因此海陆丰人很讲道义和因果报应,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野蛮人类。

“地上海陆丰”

海陆丰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4000多年前海陆丰就有人的生息,公元221年划县。自从海陆丰开天地,“雷公”便成了他们心目中的神,因此从古至今,海陆丰人一直都是秉承人在做、天在看的理念,讲究因果报应,因此对于大多数的海陆丰人来说,尽管他们强悍威武,疾恶如仇,但他们心地善良,民风纯朴,敢说敢干,远近闻名。海陆丰起初属南海郡博罗县,雍正九年设陆丰县,尽管风云变幻,海盗横行,倭寇肆虐,但海陆丰人英勇善战,不怕牺牲,不仅击退了海盗征服了倭冠,而且还开疆劈土,把海陆丰建成广东古老的通商口岸而名垂青史。改革开放后这里仍然是广东对外通商的重要窗口,设有许多的专业市场,称得上是货通四海,财达三江,素有“小香港”之称(当然,就象前面所说正看成岭,侧看成峰,远近高低各不相同,是否存在问题则另当别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海陆丰是中国第一个农村苏维埃政权的诞生地,二十年代时,彭湃领导的革命武装在海陆丰揭竿而起,并受到“雷公神”的庇佑,旗开得胜,战果累累,他们打土豪,分田地,成了中国革命的开山之师、正义之师,文明之师,“地上海陆丰”从此名扬四海,远近闻名,载入史册。

“地上海陆丰”并不是野蛮和邪恶的代名词,而是正义与革命的写照,本着尊重历史、正视历史的理念,我们要把“天上雷公,地上海陆丰”这句话同眼下的案件区别开来,因为它是正义的化身、文明的化身,不容亵渎,不容歪曲。再者民风也好,宗族势力也罢不能作为腐败的托词,因为该案的根源在于腐败,在官商、官匪勾结,而不在于民风本身,也不在于那几支网传的AK-47。

海陆丰其实是两个县,而涉案的只有一个村的1/5,因此不能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要把眼下的案件同大部分的海陆丰人区别开来,因为大部分的海陆丰人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从海陆丰的历史、地缘及民风民情来判断,海陆丰人最适宜南海护渔,因此海陆丰人尚有正能量可挖,而这种正能量是国家所急需的。就目前而言,与日本、越南、菲律宾争议的海域在解放前是传统的渔区,在解放后却慢慢地后退萎缩,如今我们的捕捞技术一天天地发达,但传统的渔区却在不断地缩小,国家对渔民的训令是安全第一,不要私自到争议海域作业,这对渔民的利益与国家的菜篮子工程建设影响很大。

前不久鹰派将军罗援提出组建民兵护渔的倡议,习总在视察海南期间也特地检阅了民兵。但罗援可能是北方人,可能不知道有“地上海陆丰”之说,因此一直在为护渔的民兵人选发愁,这下可好,歪打正着,人选已经浮出水面,希望罗将军不要坐失良机。

(谢绝转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