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看了不少“我大清”是历史上民族关系“处理的最好的朝代”之类的调调,感觉**势力似乎在传媒界不小,平日鄙人读书看报,但见“我大清”在对汉,蒙,回等族的待遇中似乎与那个调调相悖,但因多人写之,故不在此重复揭发。然而,“我大清”又是如何对待西南少数民族的呢?这次搜到一些奇文,大家共赏之。

在翻开一系列满清史料里,可以看到满清强盗对西南弱小民族的“优待”:

比如在广西,就不乏类似“十二月丙寅,于时跃、祖泽远平九团两都瑶、僮一百九十二寨”

“雍正六年八月,首讨思陵州之八达寨,扼其饷道,屯兵二三里外,量大炮所能及,渐轰进逼”等等一些进剿瑶、僮等民族寨子的记录。

而在贵州,淸匪这对当地的苗民展开了更加残酷的杀戮!比起对汉族来有过之而不及!在对贵州苗民的进剿中,动辄“斩首数千百”,“焚寨百十座”,此类的记录屡见不鲜,每次针对南方少数民族的军事镇压行动,都会留下“斩首万余”至“千余”不等的血腥记载。也许有人会问,这么不体面的事情当时的人怎么会留下自己的罪行记录呢?其实很简单,因为在那些不知容赦为何物的刽子手眼中,这是他们足以夸耀的战绩,是升官发财的阶梯,更是最高统治者们可资炫耀的武功。可见贵州苗民在满清的血腥杀戮政策下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清史稿》也记载着这一幕幕淸匪的罪行,鉴于书是“我大清”写的,那也就默认是向咱们夸耀的,那就来看看:

广顺州之长寨,寨据各苗之腹。前总督高其倬诱擒阿近...雍正四年夏,官兵焚其七寨,未获首逆,鄂尔泰令总兵石礼哈搜讨,尽歼首从.

雍正六年,分兵进攻大小丹江,出奇设伏,尽焚负固之鸡讲五寨。苗赴军乞降,饮血刻木,埋石为誓.

八年秋,广泗督官兵夜半集苗船为浮桥,攻其不备,进攻上江之来牛、定旦,擒斩四千

十三年春,苗疆吏以徵粮不善,远近各寨蜂起,遍传大刻...元生遣古州镇韩勋攻毁首逆各巢,又分兵

三路...八寨协副将冯茂复诱杀降苗六百馀及头目三十馀冒功,于是苗逃归者,播告徒党,诅盟益坚,多手刃妻女而后出抗官兵.

乾隆元年春,复增兵分八路排剿抗拒逆寨...重重合围,以渐进逼...许其党自相斩捕除罪。由是憝魁罔漏,俘馘(馘:古代战争割取敌人的左耳,用以计数报功)万计,其饥饿颠陨死崖谷间者,不可计数.

五年夏,湖南靖州、武冈瑶,城步横岭苗,与广西瑶同叛...先后斩馘五千馀,俘五千馀,于十二月班师

六年,复乘兵威搜剿附逆熟苗...先后埽荡,共毁除千有二百二十四寨,赦免三百八十有八寨,阵斩万有七千六百有奇,俘二万五千有奇.

从以上的可以看得出,苗民在满清的屠刀下多数遇害,少者数百,多者千万,满清军队的将领们头上的朱纬真是用苗民的鲜血染红的。满清除了战场杀戮之外,还喜欢杀降冒功,以至逃回的苗民“多手刃妻女而后出抗官兵”,宁可全家老幼共赴黄泉也不愿向无耻的淸匪投降后再遭杀戮!

其杀戮之重!波及数省,与贵州相连的云南省自然无幸免之理.说起屠西南少民刽子手,当然首推鄂尔泰

鄂尔泰,满洲镶蓝旗,是满清征剿南方少数民族的头号刽子手,双手沾满了西南少数民族的鲜血,同时也是满洲酋长的得力助手。鄂尔泰这个名字,让人一听就联想到如鳄鱼一般凶狠嗜杀,当然在征剿中他的确不负大家对他“联想”。此人早年在广西征剿瑶、僮,就以狠辣著称,在讨伐“思陵州之八达寨”时,就喜欢拿大炮把少数民族连人带寨“炸开花”。在征剿苗民时亦有“破三十六寨,降二十一寨”,“诸土司慑军威纳土”等等一系列的“热身活动”,当然,热身之后就是更大的行动了。

鄂尔泰在其后的征乌蒙(今属云南省)行动中再次对苗民展现了獠牙,在其“务获渠魁,尽屠丑类”的口号下鄂尔泰集官兵万数千人,土兵半之,分三路进攻,接下来的战斗里又是疯狂的杀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