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

1962年春天,我正在劳动部上班,人事司通知我立刻回家,说有人找我。我家当时已经搬到新街口新开胡同。一进胡同,就看见停着一辆红旗轿车。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是叶群。我见到她又惊、又喜,叶群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并说:“101(原林彪在东北打仗时的代号)从杭州回来,要我来接你及孩子们到毛家湾去,想看看你和孩子们,问问你的情况。”我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带着两个小的孩子随叶群上了汽车,来到西四毛家湾见到林彪。林彪开口问我:“老高怎么死的?”我说:“吃了过多的安眠药。”林彪又问:“高岗的秘书都在你家住吗?听说,刘少奇将安志文也派住在你家,安眠药是谁给高岗的?”我说:“是秘书和安志文每天发给高岗的,不是我管药的。”林彪惋惜地说:高岗死得太可惜了,他可是有功之臣啊。老实说,在东北战场,没有高岗的配合,我打不了胜仗。罗荣桓同志身体不好去苏联治病,东北局改组后,后方一切工作都是高岗来干。他还在下边发动群众搞土改,打土匪,支援前线等等,这是真实的情况。我林彪绝不能昧着良心说高岗是野心家、阴谋家、用反党等罪名置他于死地。林彪告诉我:54年元旦,陈云到杭州见我,说是毛主席让他劝我与高岗切断关系,说高岗有野心,想把刘少奇推到,在外边进行阴谋活动。陈云还说:主席要退到二线,问大家由谁来主持中央工作,高岗提出多设几个副主席,轮流主持中央,高岗跟你说过这件事吗?林彪听陈云讲完,没有搭他的话,忽然问陈云:“你想不想当副主席?”陈云连忙说:“我不配”。林彪说:“那就谁也别当了,就算了。”林彪对我说:“陈云来摸我的底我可不想让他来找我的麻烦!”林彪接着又说:“力群同志,你很年轻到延安参加革命,但你还不了解我们共产党内政治斗争的情况,都是为了个人的权威和利益。刘少奇从华中回来,七大后当上第二把手,就开始搞山头,拉宗派,重用坐过监牢的人,如薄一波、彭真、安子文等人,在党内有很大势力。刘少奇当上党内第二把手,他是否满意了,有没有想法?为什么就开始拉派,天知道。毛主席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不说话,看行动,看表现。党内对刘少奇有意见的人,不是高岗一个人,在东北,我林彪也是一个。意见最多的是王鹤寿、何凯丰、陈云、李富春、陈正人。到北京后,首先是毛主席对刘少奇有意见,对刘少奇不满,从生活作风到工作方面都不满,甚至怀疑刘少奇的历史。这怎么能都推在高岗身上呢?即便对刘少奇有意见,都是政治局委员、副主席,为什么不能提出呢?难道对刘少奇有意见就是反党,就是搞阴谋、有野心?我们共产党没有这个规矩啊!我林彪不能昧良心说话。”



本文内容于 2014/1/16 17:02:38 被小编Q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