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桐斌

先看一段大家所熟知的粟裕在文革中的讲话:

〖地点:国防工办。粟裕对七机部军管会田地同志指示〗

对七机部形势看法,认为大姚桐斌的妻子彭洁清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桐斌被迫害致死后,我怀着悲愤的心情,一直为他伸冤。周恩来总理得知桐斌遇害的消息后,因震惊而将手中的茶杯滑落到地上,气愤地说:“姚桐斌是我从海外要回来的专家,国家需要这样的专家!”他马上让协助自己工作的粟裕乘直升机前往七机部调查,严办凶手,并要七机部军管会开列了一份对重要科学家的保护名单。

李先念副总理也曾就桐斌被迫害致死的破案惩凶问题作出指示。尽管如此,在“文化大革命”浩劫中,由于七机部的混乱局面,中央领导同志的指示未能得到落实。

----------------------------------------------

周总理和李先念副总理的指示为何“未能得到落实”?因为打死姚桐斌的后台就是军管会的头!刘秉彦点名后,军管和新915都很高兴,工作作的都比较好,916广大群众转的快,功劳不应归于军管和新915,应归于毛泽东思想。

为了争取形势向更好方向发展,我们要做工作,防止反复。当然总的形势大好,不会有大的反复。总理说:“我们反复不起,一反复上半年就过了,有的不是完成百分之几,而是零。”为了把革命搞好,把生产搞好,必须承认两个都是革命群众组织,两派要搞好联合,原来打算吹一点微风,后来刮起台风,我们很担心,但总的情况很好。聂总在吹风后有几点指示:“一,两个都是革命群众组织;二,要把刘秉彦和916分开,要把头头和群众分开,个别的坏头头同一般头头分开;三,915不要骄傲,916要服气。在工作步骤上先搞好大联合,然后搞大批判,搞三结合。”既然都是革命群众组织,应该把刘秉彦同916分开,把头头和群众分开,把个别坏头头同一般头头分开,只有联合好,才能把已经点名的坏人挖深挖透,把与刘秉彦勾结的坏人挖出来。联合不好,不仅其他坏人挖不出来,已经点名的刘秉彦挖不深挖不透。上月2月28日在团校讲话,有人递条子向陈华堂讲话,陈华堂和916谈话,基本上正确或完全正确,陈华堂基本上讲话精神是鼓励916改正错误。点名问题要严格掌握。现在有些人乱提口号,“狐群狗党”的提法政治上不够严肃,混淆了阶级路线和政治界线,现在我代表军管小组决定:不经过军管小组不能随便点名,特别对七机部要求严些,因为两大组织都是国防口最大组织,影响很大。本文摘自中国钢铁新闻网 作者:丁东--------“两弹元勋”姚桐斌之死:






中国的航天工业起步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为之奠基的科学家大多留学于欧美。近日受到微博关注的姚桐斌就是其中的一位。姚桐斌是江苏无锡人,1922年生于一个贫寒之家,自小学习成绩优异,考上初中以后辍学两年,靠摆摊卖香烟、火柴、袜子,兼做家庭教师维持生计。有了一些积蓄,再读高中,毕业时得校长资助,同时考取七所大学。

因获江西高中毕业生会考个人总分第一,得到一笔奖金,赴贵州就读内迁的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1945年以全校第一名成绩毕业。1946年考取公费留学生。1947负笈英伦,入伯明翰大学工业冶金系,师从康德西教授研究液态金属凝固过程,1951年获工学博士。后赴联邦德国亚亨工业大学任教,在金属液体理论研究中取得突破性进展。他于1957年9月回国,便进入刚成立不久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任一分院材料研究室主任。

国家在五院基础上组建第七机械工业部,他又担任703所所长。作为中国第一代航天材料工艺专家和技术领路人,他织织制定了研究方向,领导研制成国产一号及二号锰基钎料,并以钎焊结构取代了液体火箭发动机的老式焊接结构。他主持液体火箭发动机材料和焊接结构的振动疲劳破坏问题研究,对火箭部件的设计、选材和制造起了指导性的作用。就是这样一位功勋卓著的科学家,却死于一场荒唐的横祸。

文革当中,七机部分成915、916两大派组织,每派都认为自己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都有通天人物求得中央首长支持。1968年夏天,两派冲突在京郊南苑升级为大型武斗。6月8日中午,姚桐斌回家吃饭,刚刚拿起碗筷,几个“915”成员就冲进家门,架着他往外推,在路上用暖气管猛击头部,打昏了以后,还不准送医院抢救,下午3时,他就停止了呼吸。直接下手的两个人,一个是姓高的炊事员,一个是姓于的电工,他们本来和姚桐斌并无直接工作关系,也无私人恩怨,就是听信当时打倒“反动学术权威”的政治鼓躁,被派性冲昏了头脑,沦为毁灭航天元勋的凶手。后来分别判处15年和12年徒刑。

姚桐斌之死,惊动了高层,正在人民大会堂主持会议的周恩来,听到死讯时茶杯都掉在了地上。海军副司令员杨国宇少将,时任七机部军管会副主任,在日记中记录了相关情况:

1968年6月8日

中午南苑915、916两派发生大武斗,有上万人。703所所长姚桐斌被915殴打致死。前去制止,又无法接近,也无法弄清情况。天气热,打得也火热,想忙于制止,又制止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