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什么是联合作战司令部?国外如何设立此类机构?

美军6个以地理划分的联合作战司令部示意图1月5日,中央级媒体China Daily 刊文称,中国国防部一位消息人士向他们证实,解放军正在考虑建立联合作战指挥系统(新浪编者注:原文为joint operational command system,应翻作联合作战指挥系统),并已开始着手开展试点工作。这一动向迅速受到了各界关注,多人将其视为中国军事战略调整的重大信号。随后,同样是中央级媒体的《环球时报》通过自己消息源证实,国防部并不赞同这一说法,称中国试水建立联合作战指挥部是没有根据的。那究竟什么是联合作战司令部?

在我军的军事报道中,常常会提到“联合作战”这一概念。联合作战既可以是单一军种不同兵种之间的作战,如直升机部队与装甲部队的协同作战(同是陆军编制体制内);也可以是跨军种的联合作战,如三军联合登陆演习。作为此类演习的指挥机构,通常也都称为“联合作战指挥部”或“联合作战司令部”(新浪编者注:按美军的说法,应该是Unified Combatant Command (UCC))。

但这往往是一个临时机构。在我军的编制体制内,没有特定的跨军种常设联合指挥机构,而是由“中央军委”和下设的“总参谋部”承担军种联合指挥作战的需要。在战时,若需要由不同军兵种联合承担作战任务,则会成立战区指挥机构,由大军区领导与辖区内海空军二炮部队等领导会同联合指挥,在中央则会成立“领导小组”,负责各方面的统一协调。例如上世纪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即由中央临时成立的“领导小组”统一指挥。

用官方比较准确的表述是:中央军委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对各军区、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实施作战指挥。驻各军区的陆军集团军和兵种部队归所在军区建制领导和指挥。部署在各军区的海军、空军部队,建制归海、空军,受军区和军委海、空军的双层领导。军区内三军联合作战行动由军区统一指挥。第二炮兵在军委集中领导下,实施垂直指挥。省军区、军分区、县(市)人民武装部隶属军队系统,归所在军区建制领导,同时又是所在省、地、县(市)党委的军事工作部门和政府的兵役机关。

美军在“联合作战司令部”上的探索较深,积累的经验也比较丰富。美军最上层的联合指挥机构为参谋长联合会议,由参联会主席、副主席,陆军参谋长、海军作战部长、空军参谋长和陆战队司令组成,在战时协助国家指挥当局对美国武装力量实施战略指挥。

参联会之下,美军共有10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其中6个根据地理划分,4个根据职能划分。其中6个为美国中央司令部、北方司令部、欧洲司令部、太平洋司令部、南方司令部和非洲司令部。其中非洲司令部于2007年批准组建。4个智能性联合作战司令部为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为美国陆军、海军、空军以及陆战队提供特别作战支援)、美国战略司令部(运用战略威慑力量以及协调太空武器运用)、美国运输司令部(为地区司令部提供全球运输支援)和美国联合部队司令部(担负联合军种训练制定联合军种作战条令)。美军六个战区联合作战司令部的辖区如图。

以美军中央司令部指挥海湾战争为例;在美国做出出兵海湾的决定后,首先确认由中央司令部负责指挥多国部队作战。中央司令部随即制定作战计划,向美军参联会提出兵力申请,并建立起前方指挥部。前方指挥部着手制定联合作战行动计划,将其他国家部队纳入到“沙漠盾牌”行动中。最为关键的是,前方指挥部要着手建立战区指挥、控制和通讯系统。等美军各军种调拨给中央司令部的兵力到位后,前方指挥部负责对这些兵力进行编组,确保部队过渡到战时状态。中央司令部下设陆海空和特种作战司令,负责本军种内的力量编组和运用。这样,美军就在伊拉克前线建立起了整个战区指挥和协调网络。

我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在回答“建立联合作战指挥部”问题时称:现代战争是信息主导、体系对抗、联合致胜,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必然要求。我军在这方面也进行了积极探索。根据中央有关决定的精神,下一步我们将在充分研究论证的基础上,适时深化改革,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之路。他的表态也说明,建立联合作战司令部是探索建立现代化军事指挥控制体系的必由之路,也是我军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但绝不会照搬他国体制。<ins class="sinaads sinaads-done" id="Sinads49447" data-ad-pdps="PDPS000000044089" data-ad-status="done" data-ad-offset-left="0" data-ad-offset-top="0" style="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text-decoration: initial;"><ins style="text-decoration: initial; margin: 0px auto; display: block; overflow: hidden; width: 200px; height: 300px;"></ins></ins>

在现代军事技术条件下,军事斗争的维度继续增加,联合作战的成份更为复杂,在海陆空和二炮部队外,还需考虑网络作战、情报作战、特种作战、空天领域作战等等的国家力量运用。以一个临时组建的机构,去协调如此庞大的指挥体系,会不会捉襟见肘?会不会出现“你不知我、我不知你”“我争我的,你吵你的”的情况?这的确是需要综合考虑的问题。此外,现代战争可能发展的速度极快,战争持续时间极短,我们有没有时间去搭建一个“联合作战指挥部”并保证其顺利运作,也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建立联合作战司令部,既是一个军队建设的战略战术问题,也是一个技术问题。联合作战指挥是建立在完善的信息化水平基础上的,尤其是安全、高效的指挥、控制和通讯网络,也就是我们常说的C3系统,与计算机、情报、监视、侦查等手段结合在一起,共同完成战场态势感知、传送和反馈的链路搭建。从我国展出的信息化建设成就看,我军有能力建立起完善的战区级指挥、控制和通信网络,也有能力建立起现代化的联合作战指挥部。是不是需要建设一个常设性的“联合作战司令部”,完全取决于领导层对时机的拿捏和对我国军队如何使用的判断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