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张和老李,与我相交半生,称兄道弟,颇为亲近。老张的儿子前年谈了一个女朋友,为了准备儿子结婚,老张咬咬牙,帮儿子买了一栋楼房,虽然倾尽半生积蓄,却依然举了不少外债,还在银行里贷了款,幸好儿子工作稳定,月月都用工资还银行的钱,所以老张也不是那么发愁。老张的亲家是一个开金矿的老板,说不上家财万贯,却也富得流油,相比之下,老张很有点不平衡,所以日常闲聊中,说起这门亲事,言下颇有点酸,“都是我那小子长得好,他丈人一眼就看中了,本来,我那小子一开始对媳妇不太中意,嫌她有点胖······”如此云云,自吹自擂。其实我们都见过那女孩,白白净净的,不算瘦,但很中看,见了人,不笑不说话;老张私下也很满意,说这未过门的儿媳妇对他颇为尊敬,所以,听了他这些酸溜溜的话,我们就故意说,“你是看好你亲家的金子了吧?”“一点不撒谎!别看我没钱,如果她家也没钱,我是不让儿子结这门亲的!”看他还那么气硬,我们就将他,“当着你亲家和你媳妇的面,你还敢这么说?”“怎么不敢!”老张脖子一梗梗,“我当谁面也照样说,实事求是嘛。”

没多久,那个开金矿的老板亲家携夫人大驾光临老张家,老张为示敬意,特邀亲朋知己相陪客人。席间,我们那调皮哥们老李也许喝多了,突然对老张说,“张哥,你上次当着我们面说的那些话,可还记得?”

“什么话?”老张也许真的忘记了,所以有点莫名其妙。

“就是,就是,······”老李看了一眼他的亲家,说,“就是,就是,关于这位亲家大哥的······”

老张的亲家也是爱喝酒的人,此时也喝得差不多了,乘着酒兴问老李,“亲家老哥说我什么了?”我们此时都忍不住的笑。老张终于想起来,脸都白了,急急地说,“哦,哦,那个话呀······”

“什么话?”他亲家颇有兴趣的看着他,又看看我们,大约看见我们笑得厉害吧,脸色不免有些狐疑。老张,----此时想起我那老张大哥,也还是佩服得很!----只见他,把酒杯一放,说,“那个话呀,那不是说起来吗,大伙儿都说我家某某(老张儿子的名字,免去)找了个好媳妇,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又懂事又孝顺,每次和某某回来,给我和他妈不是买这个就是买那个,老化孩子的钱,这不是过意不去吗。”“哦。”他亲家仿佛似懂非懂,还看着老张,不知在琢么什么。又听他老张说道,“老哥呀,我结了你这门亲,高兴得都不行了,不怕你笑话,我就是个能填饱肚子的人,虽然给儿子买了栋楼,可是说实话,也把我刮搽得溜干净的,老哥你不嫌我,还把闺女嫁到我门下,我这心里呀,觉得真对不起我那好媳妇······”听到老张这番话,我和老李都呆了。

“这有什么,”他亲家颇通情理地说,“儿女们的日子过得好不好,是他们的事,跟老家穷富有什么关系?若是个不好好过日子的,老家有个金山银山,也不够他折腾的······”

“对对对,老哥说这话我爱听,老话不是说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当初某某(老张儿媳的名字免去)头一趟来,我就瞅准了她是个好闺女,真是没的说!来来来,亲家,喝酒,结了你这门亲,我脸上有光彩啊!来,大家都喝”,又转向我和老李,“你两别愣着,今天我亲家来了,我高兴,多喝酒,多吃菜。”完了,狠狠得瞪了老李一眼,再看老李,都笑得不行了,一杯酒愣没倒进嘴里,全洒我身上了。

第二天晚上,老李来串门,第一句话就是,“完了,老张生我气了。”

“为什么?”

“还不是为昨天的事?嫌我在他亲家面前埋汰他。”我不禁笑起来说,“你也不地道,让他下不来台。”

“我也真是喝多了,顺嘴就说了出来。再说,我也看不惯老张瞎说,虽然买了个楼,可是装修,全是他亲家出的钱,他连一步都没到,他媳妇让他去看看楼装的怎么样,他推说忙,不去,私下里却对我们说,他才不去呢,去了就得掏两个,为他这话,我没少损他,我就是看不惯他把账算得太清了。”

“先别说风凉话,将来你和你亲家可别这样算的门儿清。”看见老李瞪我,连忙忍住笑,转了话头“,不过,老张昨晚真是的,让你给吓得,满嘴放炮,把他亲家给哄得······”我们想起老张那神态和话语,觉得有点对他不住,他在我们面前胡乱吹牛,或许就有点自卑,却又迫不得已在他亲家面前说好话,想起来也怪可怜的。幸亏兄弟之间平素玩笑惯了,所以这事,最后以老李请老张喝酒了事了。

前些日子,老张给我送来了他儿子结婚的喜柬,说是年内办喜事,闲聊时,老李也来了,进门看见老张,劈头就说,“张哥,才几天儿子就结婚?这喜酒,我喝归喝,却一分钱也不掏!”

“你敢呐,”老张笑道,又狠狠地说,“告诉你,小李头,你这次不但要拿红包,还要拿双份儿的,要不然,看我是不放过你!”

“凭什么呀,我空手去你还敢把我赶出来不成!”

“他不拿可以,”老张指着我,对他说,“你就不行!”“到底为什么呀?”老李故做一脸委屈地说。

“为什么?你小子,敢在我亲家面前拆我的台,我这口恶气,还没出的来呢!”我和老李不约而同地笑起来,问他,“你亲家让你拍的挺舒服吧?”

“当然!儿子回来说,媳妇家去,她爸对她说,去好好过日子,你公爹是个实在人,老好人一个,好好孝顺你公婆。”

“就你还实在人?”我和老李大笑,老李趁机说,“张哥,你的谢谢我啊!”

“滚一边去吧,”老张恶气未消,白了老李两眼,“我从来没说那没多违心的话,都是你小子逼的,算什么兄弟!”谈笑良久,老张突然发一奇言,“不过,我亲家那人,真的是不错的。”

“哦?”我们颇讶异老张怎么突然脑筋急转弯了呢。老张瞪着我们,“不用笑我!我说的都是真的。其实,大人好不好,看孩子就看得出来。我儿子和媳妇在一起也有三年了,这三年来,儿媳妇来咱家,从来都是高高兴兴的,从来不挑三拣四的,我还真怕人家看不上咱家呢。”

“怕什么,反正你亲家看好你儿子了。”老李又打诨。老张瞪他一眼,说,“你等着,小李头,等你亲家来了,不用你请我就去,你小子在我面前最好多说两句好听的。”

说笑归说笑,最后,我和老李对他说,“那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媳妇过了门,就好好待人家,别再那么小心眼,怕你亲家嫌你钱多钱少的······”

“我怕什么呢!生米煮成了熟饭,我还有什么怕的!”

“你这老小子,恶习难改呀!”我和老李异口同声地说。老张也忍不住的笑,心里的喜悦洋溢在脸上。那一次,我们哥仨边喝边聊,尽兴而散。

因为张家小侄的婚期将临,由不得想起这些事,颇觉开怀。为人父母,看到儿女成家立业,真是可喜可贺!就凭这一点,婚礼那天,一定要喝个痛快!因为老张大哥的幸福,也是兄弟们的幸福!一起祝福老张和小张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