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79年3月2日,50军149师向防守沙巴的越军316A师发起了全线总攻。根据当天沙巴正面主攻部队的进展情况,149师前指在下午到晚上的6个多小时内,先后三次电令穿插敌后的447团,命其迅速切断越军断路,防敌西逃,配合正面进攻部队全歼沙巴守敌。据此,447团的王庆才团长、加强指挥的王文钦副师长等人连夜召开了紧急作战会议进行研究。认为拦在前进路上的新寨北侧山垭口防守越军有1到2个营兵力,兵力较多、火力很强,占据有利地形凭险扼守。而447团携带的团属火炮威力较小,没有带高射机枪,又因距离太远而得不到师属火炮的支援,且部队已连续穿插作战6天,断粮缺弹,山垭口附近两侧也难以展开部队,白天正面强攻越军阵地恐难奏效。如不能迅速切断公路,封锁黄连山垭口,将影响战役全局。最后,决心于3月3日凌晨利用夜暗,采取偷袭手段,如偷袭不成则转为强攻,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夺占山垭口,切断公路,配合师主力全歼沙巴之敌。在战斗部署上,以1营为第一梯队,在全团火力掩护下强行攻占山垭口,前出到公路一线,切断沙巴越军退路;2营随1营越过山垭口后进入战斗,首先攻占新寨,然后向沙巴发展进攻;3营为团预备队,派1个加强连前出岔路口,占领黄连山垭口,构筑工事,阻敌东援。全团指战员要以有我无敌的气概打好这一仗,坚决完成任务!

1营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克节朗反击作战中,经12小时艰苦穿插翻越西北大山,按时插到入侵克节朗河谷印军的指挥、补给中心章多地区,断敌退路,四面攻击,全歼号称二战功臣的印军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及炮兵一部,打掉印军第7旅旅部,击毙第4师通信团副团长拉姆•辛格少校,生俘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营长阿鲁瓦利亚中校,共歼敌560人,自己仅伤亡9人,表现极为出色。

受领任务后,1营决定以2连为尖刀连,采取偷袭动作,沿小路迅速通过山垭口。如偷袭不成则转为强攻,不惜任何代价,直插公路,抢占有利地形,断敌退路,阻敌增援;营部率1、3连随2连后跟进。战斗打响后,1连从小路东侧进入战斗,攻占制高点,歼灭东侧高地之敌;营指挥所在山垭口制高点开设;3连为预备队,准备接替1连所占阵地,掩护全团通过山垭口;营属82迫击炮2个排、团82无坐力炮1个排、重机枪1个排与工兵1个班组成火力队,支援各步兵连战斗。

2连诞生于1927年的黄麻起义中,是老资格的红军连,多年南征北战,功绩卓著。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爆发前夕,2连就在尺冬牧场与入侵印军交火,毙伤印军少校连长以下数十人。总参特发通电予以表扬:“2连打得坚决顽强,给了敌人一定的教训”。在克节朗地区反击作战中,2连穿插章多,于全团序列中第一个与印军打响,奋勇冲击,全歼4300高地的印军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1个加强连,并乘胜攻占印军第7旅旅部。战后,2连荣立集体一等功,被西藏军区授予“英勇顽强,猛打猛冲”锦旗一面。在这次对越作战中,红2连再次成为全团尖刀,全连130余名指战员决心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红军连队的荣誉。

3月3日凌晨,天空仍然下着濛濛雨雾,野外寒气逼人,能见度很差。2时15分,2连成一路纵队出发,开始秘密接敌。2排为尖刀排,以6班为尖刀班走在全连最前面,副连长陈来旭带着加强火力组紧随尖刀班,连长郑家才和指导员严真道在2排后跟进,后面的序列是1排、连火力组、3排、连后勤组。在黑沉沉的夜色中,全连官兵顶着雨雾,脚踩泥水,沿着崎岖的山路艰难行进。

3时许,2连已秘密摸入越军阵地数百米,尖刀6班接近了山垭口。陈来旭副连长命令2排各班拉开行进距离,准备战斗。3时15分,6班进至距山垭口北侧约十多米处时,被越军发觉,当即遭到射击。跟在2排后面的连长郑家才听到枪声,立即通过步谈机命令2排派1个组占领小路东西两侧有利地形,组织火力掩护全排快速跃进通过。电光石火之间,陈来旭副连长率2排已冲进了山垭口。2、3分钟后,越军已经反应了过来,在小路东西两侧3个高地上的越军很快以各种火器向2排射击,并以火力封锁了山垭口,企图分割2连各部。越军还打出了几发燃烧弹和照明弹,照亮了山垭口及小路周围,垭口内的2排已完全暴露。在扑面而来的弹雨中,尖刀6班当即有5人伤亡。越军见火力控制地带内的中国军队并不多,于是组织小股部队爬出堑壕发起了反冲击。

接到连长命令后,陈来旭副连长即令5班分组攻占小路西侧高地,以火力掩护全排通过;又令4、6班及配属2排的火器分队向当面之敌投掷手榴弹,打掉了几个越军火力点;同时组织火力打敌反冲击。在偷袭转为强攻后,随2排后跟进的1排也向敌开火,1班以火力摧毁了山垭口东侧高地上的越军火力点。周围阵地上的越军以各种火器向2连后续部队射击,1、3排都遭敌火力压制。这时,2排携带的步谈机被越军打坏,与连指的联络中断。3时30分,郑家才请求营炮火支援2排战斗。营火力队的82迫击炮很快开火,连射3发炮弹,因弹着点偏远效果不佳。随后营火力队停止射击,向前转移阵地。战情紧急,在后方指挥战斗的1营教导员徐治武命令2连强行通过山垭口。

郑家才接令后,命令连火力组掩护1、3排进入战斗,接着要一名战士通知后面的严真道指导员带1、3排快速前进通过山垭口,然后带着报话员迅速跃进山垭口内向2排接近。1班边打边冲,也随连长冲进了山垭口。在后边紧跟的1排主力进至山垭口以北约十多米处时,遭到越军燃烧弹攻击,有8名战士伤亡,其余官兵继续奋勇突进。郑家才进入山垭口内后,发现越军的火力很猛,2排伤亡很大,战士们只能沿小路匍匐前进。他很快运动到陈来旭副连长身边,命令陈副连长组织火力掩护全连跃进。这时,两侧反冲击的越军已经扑了上来,郑家才亲自端起机枪向敌扫射,打得越军只好又原地趴下。2排趁势向两侧高地上的守敌发起冲击。6班长久陈带领2名战士互相掩护向敌接近,接连摧毁了越军2个火力点,占领了一道堑壕。郑家才边打边冲,发现小路西侧高地上有越军1个火力点,距离很近,他立即用机枪将敌击毙,自己也被越军打来的枪榴弹炸伤。越军发现中国军队已深入山垭口,要向南切断公路,于是集中更加疯狂的火力阻击2连,同时继续出动小股兵力进行反冲击。6班长久陈带着几名战士冲在最前面,郑家才带伤率领报话员、10班长、6班副等人紧随其后。西侧高地上的越军火力点距小路很近,威胁最大。郑家才命令10班长架起重机枪向敌进行压制。这时越军反扑上来了,郑家才立即指挥身边的几名战士开火阻击。很快2排和1班的部分战士也跟了上来,郑家才命令他们迅速加入战斗。经过一阵激烈的对射,将反冲击之敌击退,并摧毁了3个越军火力点。

郑家才带领1班继续向山垭口南端跃进。这时,一发越军的迫击炮弹飞来,郑家才大喊一声“卧倒!”,迅速飞扑在战士李龙川身上。炮弹爆炸了,李龙川安然无恙,郑家才却背上负伤十多处,右肩上被弹片打了一个鸡蛋大的血洞。他忍着剧痛,命令报话员:“向营长报告,尖刀排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此时越军又冲上来了,郑家才推开要给他包扎的李龙川,夺过1挺机枪向敌猛射,和旁边的战士们一起将越军打退,然后才支持不住倒下。不久,陈来旭副连长带人冲了过来。郑家才艰难地向陈副连长交代任务:“天亮前必须攻占垭口,然后切断公路,坚决完成任务!”说完,就昏迷了过去。为他包扎的报话员不及细辨,以为连长牺牲了,就向陈副连长报告。陈副连长一听眼睛都红了,命令报话员把连长的遗体背回去,然后大喊一声:“为连长报仇,冲啊!”,带领战士们继续向山垭口南端冲去。

6班长久陈一直带着尖刀班冲锋在前,突然一发炮弹在他身边爆炸,久陈的左脚被炮弹炸断,鲜血直流。越军趁势反扑过来。久陈忍痛继续指挥全班战斗,自己咬紧牙关向前爬行40多米,又消灭了4名越军。战士何建新两臂负重伤无法投弹,就用牙齿咬住拉火索拉开,用脚将手榴弹踢向冲上来的敌人。战士刁祥华头部负伤,血流全身,还忍着剧痛向前冲击,打死1名越军,最后壮烈牺牲。尖刀6班浴血奋战,全班10人先后伤亡了8人。陈来旭副连长带战士们继续向前冲击,不幸中弹负伤昏迷。因天黑路窄,越军火力猛烈,突入山垭口的2排和1班伤亡严重,在连长和副连长相继负伤后建制被打散,形成各自为战。

报话员背上郑家才正要往回走,激烈的枪炮声将昏迷的郑家才惊醒。他问报话员:“垭口拿下来了吧?” 报话员又惊又喜,回答说还没有。郑家才急了,立即挣扎着下地,要向战斗激烈的方向前进,但双腿一阵麻木又摔倒了。报话员还想背起他,郑家才坚决不让,坚持自己走,报话员只好跟着连长向山垭口内前进,直到遇到2排被打散的几名战士。

严真道指导员带1排(欠1班)、3排前进时遭到越军火力拦阻,在连火力组掩护下,冲过越军火力封锁区突进山垭口。进入山垭口内30余米时,发现东侧有约1个排越军正反扑上来。严指导员指挥部队以各种火器射击,将这股越军击退,然后继续前进。不久,遇到了坚持前进的郑家才及几名战士。郑连长与严指导员对战场形势进行了分析,认为西侧高地的敌人威胁最大,必须把他们打掉。于是集中全连所有的重火器,向前进道路上西侧高地之敌猛烈射击,掩护各分队以小群多路向敌发起冲击。严指导员把郑家才托付给报话员和几名战士,自己带上部队继续向前冲击。这场攻坚打战得极为艰苦,严指导员带部队反复冲击,付出巨大牺牲后终于攻占了小路西侧的制高点。在此期间,郑家才带着报话员和几名战士坚持匍匐前进,已越过了越军的火力封锁区。严指导员率领部队继续向山垭口南端冲击时,被越军新冒出来的火力点所阻。因地形不利,部队被越军火力压在两山之间的夹缝里,动弹不得,1排长余顺利、3排长龙正文都先后中弹牺牲。关键时刻,严指导员鼓励大家保存力量,战斗到底。然后命令战士们化整为零,分成一个个小组,利用雨雾和沟坎、石块,交替掩护前进。当部队运动到了一块凹地里时,越军又以各种火器猛烈射来,严指导员一条腿负了重伤。很快,约1个排越军从小路东侧向1、3排发起了反冲击。严指导员忍痛指挥战士们将敌放近至30余米时,突然投掷手榴弹并以各种武器射击,将越军击退。随后,他拖着伤腿指挥部队继续向前冲击。

郑家才率报话员和几名战士沿小路东侧高地向前爬行,一边指挥战士们冲上去消灭路边的越军火力点。在纷飞的弹雨中,郑家才的头皮钻进了一块弹片,左手虎口中间也被子弹打了一个透明的血洞。因失血过多,他再次昏了过去。报话员保护着他,准备向回返。猛烈的枪炮声将郑家才震醒,报话员按住他不让他动。郑家才着急地说:“同志们都在流血,我怎么能躺在这里呢?就是死,也要死在我的指挥位置上!”说着,他端起冲锋枪咬紧牙关继续向前爬行,一直爬了300多米。突然,郑家才发现在左侧稍高处的营房里,有越军的3挺机枪正在扫射。他摸出几枚手榴弹,悄悄爬了过去。营房前面有一名越军哨兵,郑家才突然开火,将其击毙。一名越军从旁边的工事里钻出来,也被郑家才撂倒。他纵身跃起,迅速接近营房,连续向房子里投进3枚手榴弹,将里面的敌机枪炸毁。这时,郑家才发现前面几十米处就是公路了!他带着报话员刚要越过公路,迎面又钻出几名越军,被他俩一阵猛扫,当场打倒几个,余敌钻入草丛。郑家才和报话员冲过公路,占领了山垭口东侧100余米的公路以南有利地形。这时,已是凌晨5时40分了。

在山垭口里的混战中,2连指战员们在伤亡巨大,失去指挥的情况下,自觉组织起来,哪里有枪声向哪里去,表现出了红军连队有我无敌的战斗精神。10班长和6班副班长主动把分散的9名战士组成临时战斗班,分成2个战斗小组,每人各带1个组摸到小路西侧小高地上来回歼敌,与越军战斗1个多小时,并打退了越军的反冲击。6班机枪手陈安全以准确猛烈的火力阻击反扑之敌,连续消灭了1名越军官和3名越军。后来他的机枪被炸坏,胸臂也负了重伤,陈安全推开来救护他的战友,双手各握一枚手榴弹,顺着山坡向敌人滚去。10班长和6班副班长率领战士们边打边匍匐前进,利用越军的堑壕、交通壕进至公路北侧,占领有利地形,再次打退了一小股越军的反冲击;5班长把本班的2名战士和火箭筒手等共7个人组织在一起,以火力掩护,沿小路西侧小高地交替前进,先后攻占3个小高地,毙敌5名。最后他与战斗小组长两人,炸毁越军2个机枪暗火力点,插到公路北侧占领有利地形,在天亮后击退了小股越军的反冲击;6班1名老战士带领4名战士,分为2组占领有利地形。当越军1辆卡车开来时,他们以火力歼敌数人;1班副班长也率领6名战士,沿小路西侧向前运动,于7时左右插到公路北侧;炮班1名战士,发现越军的一个火力点后,立即用缴获的火箭筒将其摧毁;火力组的战士们,冒着越军弹雨坚持进行火力支援。因机枪手不善于打短点射,在一地停留时间过长,18名正副射手先后有15名被越军杀伤。通过这样的奋勇冲击,1、2排的十余名战士先后冲过了山垭口到达公路。郑家才立即把他们组织起来,占领了公路两侧的有利地形,准备阻击沙巴溃逃之敌。然后,郑家才用步谈机呼叫营指挥所。徐治武教导员得知郑家才还活着,并已带部队切断了公路,不禁又惊又喜。在此之前误报郑家才牺牲时,他曾下令不惜一切代价要把郑连长的遗体找到。徐教导员通过步谈机激动地说:“老郑、老郑,我代表祖国和人民为你请功,为你请功!”徐教导员让郑连长坚持住,营已组织兵力增援他们。不久,越军发现退路被断,用迫击炮向郑连长他们射击,并且组织兵力发起了反冲击。

在2连与山垭口之敌血战的同时,1连在2连的左翼加入战斗,向山垭口东侧高地之敌发起攻击。沿路山高坡陡,全连攀藤葛而上,遇到绝壁就搭起人梯,迅速向上接近。越军发现1连后立即开火阻击。副连长杜友廷率领尖刀2排冲锋在前,火箭筒班长张志辉向敌抵近射击,连发2弹,击毁越军2个火力点。2排趁势攻上,一举夺占越军第一道堑壕。越军集中火力向2排射击,封锁了进攻道路。连长命令1、3排从2排两侧加入战斗,迅速扩展战果。指导员雷世元、副指导员王富荣亲自带部队发起冲锋。3排猛打猛冲,攻占了越军防守严密的一处制高点,向前推进200多米远。1排在2排协同下继续进攻,接连攻克第二、第三道堑壕,占领了山垭口东侧的越军阵地。越军立即组织炮火向1连猛轰,同时出动兵力发起反冲击。1连依托既得阵地坚决进行阻击,将越军的反扑打退,巩固住了阵地。随着1连攻击的进展,突破口在逐渐扩大。

严指导员带领1、3排的战士们在血火中顽强冲击,进到了山垭口南端。旁边营房附近的越军倾巢而出,集中远近火力向他们射击,将1、3排阻止在山坡边上的沟坎地带。不久,约有30余名越军反扑了过来。严指导员指挥战士们将敌人放近再打,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激烈近战,将越军击退。而严指导员的另一条腿也负了伤。这时已近拂晓,公路方向枪声密集,郑家才正带领战士们顽强抗击越军的反冲击,再拖下去付出巨大牺牲得到的战果就有可能失去。严指导员大声喊道:“同志们,连长他们就在前面,我掩护你们,快冲过去!”然而战士们谁也不忍心扔下指导员,严指导员不容分辩地说:“郑连长在前面等着你们呢!你们要服从命令,听我的冲锋枪一响就向前冲!”说完,严指导员就带着冲锋枪,拖着两条伤腿爬到了另一个方向,占领有利地形后开始向东侧的越军猛烈射击。越军的火力都被严指导员吸引了过去,1、3排的战士们迅速跃起,滚下山坡,冲向公路。越军又向公路方向射击,1、3排的战士们纷纷伤亡在了公路两侧,只有少数官兵冲过了公路。而严指导员在越军的密集火力围攻下,不幸头部中弹,壮烈牺牲。

此时天色已亮,到达公路南北两侧坚持战斗的2连官兵已只有16人。郑家才命令战士们占领有利地形,迅速组织防御。越军的迫击炮一阵一阵地打过来,郑家才一边观察炸点,一边用步谈机为炮兵指示目标。一发越军炮弹飞来,为了保护报话员,郑家才扑到了他身上,自己的背上、腿上又被打中了许多弹片,昏迷了过去。山垭口附近和沙巴方向逃来的越军再次发起反冲击,企图打通公路。在报话员的急促呼叫声中,郑家才又醒了过来。他一边指挥战士们向敌射击,一边用步谈机呼叫营炮火支援。这时,王庆才团长已命令团100迫击炮连和2营炮兵连支援1营战斗。韩树成副团长指挥团、营炮兵向公路之敌猛射,郑家才又不断修正弹着点,一次次打退了越军的反冲击。

因山垭口阵地和公路方向已多处失守,越军不断组织兵力发起反扑,战斗已进入白热化。7时30分,徐指导员命令预备队3连进入战斗,于1连左翼逐次展开,在团、营炮火支援下与1连并肩发起突击。越军为了夺回山垭口,组织了约2个连兵力向1连发起反冲击。1连此时已伤亡很大,战士们勇猛顽强,干部负伤后立即有人接替指挥,前仆后继,在炮兵支援下奋力与敌战斗。3连也从侧翼向越军发起猛攻,以火力杀伤反冲击的越军。副连长万兴元带3连1排勇猛突击,连续攻占了3个山头,向敌纵深推进200多米。在3连与炮兵的支援下,1连官兵以“人在阵地在”的顽强斗志先后打退越军7次反扑,坚守住了阵地,保障了全局战斗的胜利。

坚守公路两侧的2连兵力过少,在越军不断反击下形势很危险。2连副指导员韦占良组织炊事班、连部人员投入战斗,沿山垭口向南冲击。9时35分左右,韦副指导员率司务长罗成富及炊事班等9人插到公路北侧,增强了那里的防御力量。这时,又有1个连越军向2连反扑。郑家才呼叫团、营炮火支援,率全连坚决击退了越军的反扑。

争夺山垭口的战斗是如此的激烈残酷。因447团的进攻兵力相对不足,1营又是梯次用兵,对当面之敌形不成优势,战斗进展非常艰难。最紧张的时刻,徐教导员已将营部人员编成加强班投了进去。在前沿指挥的陈秩民副政委的脸颊被越军子弹击穿,血流不止,被抬下阵地。王庆才团长气急了,甩掉上衣就要亲自上阵,结果被王文钦副师长当场喝止。

在团、营炮火支援下,1、3连不断扩展战果向前推进,加上2连的浴血奋战,终于扭转了战场形势。战至11时,1、3连攻占了山垭口及山垭口南侧诸阵地,与2连协同控制了山垭口和公路。

经过7个多小时的激战,2连终于突破了新寨北侧山垭口,占领了公路两侧制高点,切断了沙巴越军的退路。战斗中,共攻占越军6个山头,毙敌151人,摧毁明、暗火力点67个,缴获弹药、物资一批。2连也付出巨大代价,全连138人共伤亡了106人,达到全连总员额的77%,配属的火力分队亦伤亡惨重。连长郑家才全身负伤39处,仍坚持指挥,直到战斗结束后才被送往后方医院。战后,2连被中央军委授予“尖刀英雄连”荣誉称号,6班被昆明军区授予“尖刀英雄班”荣誉称号,连长郑家才被昆明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并荣记一等功,6班长久陈被成都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并荣记一等功,2排荣记集体一等功,指导员严真道烈士、6班机枪手陈安全荣记一等功,全连共有62人立功受奖,直接指挥1营战斗的教导员徐治武荣记二等功。非常可惜的是,郑家才的事绩报上去后,当即就被昆明军区定为二级战斗英雄。如果晚一点报,就可能被军委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后来149师被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杨建章烈士,其事绩在全局战斗的重要性上要远逊于郑家才。

在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克节朗地区反击作战中,1连穿插章多,连续攻占4300高地东侧的2个山垭口,抢占印军空投场,配合营主力全歼了章多守敌。在这次新寨北侧山垭口血战中,1连攻强守固,共毙敌87人,俘敌1人,摧毁越军炮阵地、掩蔽部和各种火力点31个,缴获轻重武器22支(挺)和大量弹药。1连也伤亡巨大,打到最后只剩43人。战后,1连、2排、6班均荣立集体一等功。

战后的山垭口内外尸相枕藉,泥血漫地,武器碎片到处都是。447团无后方依托连续穿插战斗7天,因无重炮支援,地形不利,部队强攻硬打,伤亡巨大。全团已经断粮缺水2天,很多官兵是嘴唇干裂、饿着肚子在拼命战斗。打扫战场时,发现一些烈士嘴里还含着生米、青草,打出的肠子中装着野菜、野草,情景非常壮烈。

本文内容于 2014/1/12 11:29:30 被网络卫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