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年我和校长下村动员学生复学校长和家长寡妇搞出问题了


那年我和校长下村动员学生复学校长和家长寡妇搞出问题了

那年我在公社的中学上初中,初中一共有四个班,每一个班大约有50人左右。那时候全公社只有一个中学,到这里读中学的基本上都是各大队上来的学生。每个学生都要自己交几块钱的学费,自己带粮食,带被子;每天自己带上饭盒,吃多吃少由自己定量放米,交给学校的饭堂蒸煮,学生一般吃不上猪肉,在学期结束或者毕业的时候班里杀一头自己饲养的猪饱食一餐;学生八个人一个小宿舍上下木架床;全校只有一个靠在山边的公用厕所,厕所全部用木头和木板瓦片搭建,离地两三米,上面一分为二,一边是男的一边是女的;全校也只有一排约十来间的公共的洗澡间,洗澡间的门口有一个形似碉堡的水池,水池边安装有一两个水龙头,洗澡的时候还得在外面用水桶打水进去,没有热水。虽然那个年代号召学生不但止要学习,还要学工学农学习人民解放军,专业课程学习的时间相对被压缩,但是学校的配置还是蛮正规的。

记得上初中的第二个学期开始,各班的学生开始减员。经学校调查了解,原来是这些农村来的学生或是因为家庭条件差,交不起那几块钱的学费和自带口粮的这种负担,或是农村的那种重男轻女思想,中途退学的主要有这两种情况。上级主管教育部门,十分重视这个问题,很快下文件,要求学校由校长班主任科任老师和各班的班干,带队下村动员退学的同学回来复学。我们班里也少了七八个同学,校长跟随我们班下村,我是班干和校长安排在一组。校长选择了班上,一位家里只有一个母亲劳力的退学女同学的家里,去访问动员。公社中学里同学们的家里,一般都有两个多小时崎岖山路的路程。我们早上九点钟出发,到了中午就已经赶到了同学的家里。那时候这些同学的家里看起来确实很穷,村庄不大,大石山区地无三尺平出门就爬坡,主要是以种玉米为主,基本上没有水稻田,种菜养猪自给自足,分散居住,房屋是木架的瓦房,墙体多用竹子编织,黄泥敷墙,牛栏和猪圈都是用茅草盖的。这位同学的父亲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病逝,留下她和母亲三个弟妹。中午的时候她这位三十出头的母亲给我们做了中午饭,她用干玉米饭和家里一般都舍不得吃的腊肉接待我们。原来这位寡妇母亲不想让她的大女儿继续读书,而只是想让他她的二儿子上学,因为家里已经不堪负重,她只好作出选择,准备让大女儿在家劳动几年就早早出嫁。经过校长的一番动员,承诺减免学费学校做一些特殊的照顾,同学的母亲才勉强地同意让她继续上学。当晚吃饭的时候,同学的母亲,破例地将家里唯一只生蛋的老母鸡都杀掉炖给我们吃,她知道校长爱喝几杯小酒,便叫她的女儿去附近的代销店买一斤酒,记得那时候一斤米酒三毛钱。那时候校长年纪还没到五十,秃顶微胖,个子不高,所以就显得比他的实际年龄要老一些。那天晚上几杯酒下肚,校长显得特别的兴奋,话也渐渐地多了起来,从他的说话当中我才知道原来他多年前是右派,妻子为了划清革命界线与他分居离婚了,儿子留在外地,他一个人下放到公社中学。这些年来,他一个人过惯了独居的生活,因为工作量大,个人的年纪也不小了他从未想起自己要再婚的事情,学校的工作搞得井井有条十分出色,而个人的生活却搞得十分的窝囊。那晚一桌吃饭的,除了我和我的同学他的三个弟妹以外,就是他们两个大人了。他们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说了很多大人的话,有些我们都听不明白。但是从他们说话的声音,从他们的举止表情,我们都看出来他们是十分高兴十分愉快的。同病相怜让他们很容易走近,况且那时候,同学的母亲也只有三十来岁,还算年轻,虽然穿得朴素一些,脸上晒的黑一些 ,手脚干活粗糙一些,说话也不通顺还带有一些文盲的味道,但她那副五官端正的脸庞丰腴健壮的身材和那双高双结实的乳房,那种守寡多年健康女人所特有的韵味很容易就让这种稍稍上了年纪的单身男人魂不守舍。男女之间的这种吸引力是说不清楚的,有时候是男人先被女人迷倒,有时候是女人先被男人击中,两个独处的男女心中有了电流就容易沟通就容易倾倒就容易干出傻事。那晚我和我的同学吃饱了饭以后,就主动离开,让两个大人在那里慢慢的喝酒慢慢的说话。后来同学的母亲又叫她再去买一斤酒回来,我们看到同学的母亲十分殷勤地给校长不断地斟酒倒茶,她的脸上也喝得通红,像一朵红色的云彩,她说话劝酒的声音,也变得十分的柔美动听。 我这位女同学也十分开心,她说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发现她的母亲有这么开心的了!

晚上我一个人睡在大床上,等了老半天仍然不见校长回来。那时候同学的家里没有多余的床,她母亲原来就安排我和校长住在一个房间里,房间只有一张大床我和校长两个人只好同睡一张床上了。校长没有回来我只好先睡了。乡村的空气特好,也十分的安静,晚上我睡得很好,所以早上很早就起床了。我醒来的时候没有发现校长在屋里睡,那时候我年纪还小,也不会去想像校长到底是在哪里睡觉的呢? 后来我到门口去晒太阳,没多久我的这位女同学也起来了,她过来找我玩,她问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害不害怕?我说没什么害怕,因为有校长在。她诡秘地对我说,昨晚校长没在我那里睡觉,校长和他母亲到了另外一个房间一起睡了,她和她的弟妹昨晚也是单独睡的。我用手捂住她的嘴叫她别乱说,她无所谓地说,不怕,以后校长就成我的爸了!

第二第三天返校的时候,校长叫我和别的组一起回校,他说留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们回到学校几天以后,校长才回来,但是,他回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我那位同学的母亲和同学的三个弟妹一起回来暗中同居了。再过不久,学校就流传开说校长和这位寡妇结婚了。当然,结婚不是公开的,可能只是私下办了登记手续。因为那个时候结婚,虽然不能摆酒席,但一般都要在单位里面集体开一个会议,由单位领导宣布事情请大家吃喜糖。但是大家都没有吃到校长和这位寡妇的喜糖。尽管如此,很多人都很佩服这位校长,那些年,一个稍上了年纪的有文化的男人和一个文盲寡妇结婚,社会的压力和世俗的偏见,就足以让你承受不起。但是校长不怕这些,他依然把学校管理得井井有条,节食省用,用自己的那份微薄的工资把几个小孩都养大。后来,校长退休出人意料的是他没有返回在城市的原籍,而是和他的这位妻子,回到乡下种起他的二亩三分地安度晚年。他养大的几个小孩都上了大学,毕业后回到自己的母校接过养父的班,做起教育工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