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前,在新浪、网易等大型户门网站上看到一段文章“对研究数据情有独钟的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最爱替政府测算那些羞于启口的数据,好比说三公经费、地方债、土地财政等等。经他测算,2008年中国行政公务支出占政府全部支出达36%-37%,远超世界平均水平25%。最昂贵的政府这一说法始于他口。可以推想,未来保持高速增长的收入态势不大可能了,但是民生支出是刚性的,不能减,只能增,那就需要削减政府的开支。李克强总理都说这么直白了,有些公务员却还在嚷嚷涨工资,洗洗睡吧”。

周天勇教授也许是一位学术研究型的学者,其一系列数据研究成果在未经考察之前,我不置评论。但是,在门户网站发表“测算2008年中国行政公务支出占政府全部支出达36%-37%,远超世界平均水平25%”“最昂贵的政府”“嚷嚷涨工资,洗洗睡吧”等言辞,至少是不负责任的说法。第一,他的测算方式是什么?样本是什么?误差是多少?他本人作为中央党校(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国家公职人员随意将测算数据作为公共数据发表,意欲何为?第二,中国行政公务支出占政府全部支出的确比较高,但是党委机关、行政机关、参照公务员法管理事业单位(例如周天勇教授的任职学校)、其他全额拨款或者差额拨款事业单位(医生、教师等群体)等公职人员的工资福利开支占行政公务支出的百分比是多少?北欧、美国、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廉政指数、行政效能较高的国家和地区公职人员工资福利支出占行政公务支出的百分比是多少?答案是,中国公职人员的工资福利开支占行政公务支出的百分比以及占GDP的百分比远远低于北欧、美国、日本、新加坡、香港。也就是说行政公务支出高主要与“三公”支出密切相关,与公职人员的收入没有太大的关系。

周天勇教授关于“嚷嚷涨工资,洗洗睡吧”等言辞的底气来自哪里?以下是我百度周天勇教授的简历:周天勇,男,1958年生,籍贯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经济学博士,教授,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关键是下面:兼任发展中国论坛(CDF)副主席、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北京市仲裁委员会副主任、东北财经大学北京校友会执行会长、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未利用土地研究专委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城市研究所所长、国家行政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科技大学、东北财经大学兼职教授、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价格咨询专家、国土资源部可持续发展战略课题指导专家组专家。

猜想,周天勇教授一定是一位廉洁自律的教授,一个脱离低级趣味(人间烟火)、视金钱如粪土的教授,一位在北京拿几千大洋就可以养活老婆孩子的高级砖家、叫兽!从来不会在发展中国论坛(CDF)、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北京市仲裁委员会(油水大大的)、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科技大学、东北财经大学等兼职单位领取报酬,更不会在发改委、国土部的项目评审会发表夸夸其谈的奉承意见,然后领取评审费。貌似今年10月30日,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组织部发出通知,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意见》规定:现职和不担任现职但未办理退(离)休手续的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兼职(任职)。清理工作完成后,如再发现党政领导干部有违规在企业兼职(任职)或领取报酬隐瞒不报的行为,一经查实,要按照有关规定严肃处理。周天勇叫兽还不赶快向组织部门汇报,有心思在网上哗众取宠、博人眼球?小心纪委、检察院的小兄弟们招呼你去喝茶。当然,貌似网上已经有了投诉你的贪腐举报,但愿这些不是实事。

其实,中央“八项”规定等系列法规实施以来,广大普通干部职工应酬少了,领导干部接待、调研变节俭了,财政可投入民生领域的资金多了,离群众更接近了,尤其是自己的身体变好了,陪老婆孩子的时间,得到了广大干部职工和群众的拥护。但随着物价指数的不断上涨,大部分地区公务员3至4年未涨工资,隐形的小福利没有了,广大普通公职人员生活清苦、艰苦,尤其是基层的普通公职人员,层层加码的指标、考核、调研,假期得不到保障(有时候还不如私营企业),年休假就是个奢望,累的让人无法喘气。公务员本身也是无法脱离社会的一份职业,是一份加上了诸多公众期望和社会道德制约的职业,付出与收入成比例,技术层次、知识水平与收入成比例,也是市场初次收入分配的基础原则,也是保障社会公正公平的基本体现。广大普通干部职工,不仅是基层政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政务一线与群众最靠近的执行者,更是需要精打细算、节衣缩食过日子的普通公民,期望国家和社区能够正视、重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