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贪淫法官有3房妻子 出入酒店当众吸奶


中新网12月25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贪淫法官”胡景彬有3房妻子、6名子女,庞大的家族表让检调咋舌,熟悉他的友人好奇他的“多妻多子”,他却以“传宗接代”感到理所当然。3房妻子在2年内接连怀孕,但三房黄月蟾一举得男,率先生了“长子”,奠定了不可撼动的地位。

胡景彬在1979年担任司法官,来年与王姓原配结婚,他为了延续香火保险起见,结婚不到半年在高雄任职时即与二房钟女在一起,同一时间又结识了在台中教钢琴的三房黄月蟾。

3女均知道其他2人的存在,展开了一场“肚皮大战”,也都深知胡重男轻女、急欲生子传宗接代的性格,现代版“后宫甄嬛传”因而展开,3女必须把握有限的“宠幸”时间,争取怀孕机会。

具有胡景彬喜好“大奶妹”特质的三方太太,被“翻绿头牌”的机率高,在3名妻子中最早在1986年怀孕,但大房、二房也急起直追,利用三房怀孕末期无法行房的机会获宠幸,2人同样在1987年怀孕。

但三房在1987年5月一举得男生了长子,让胡景彬“龙心大悦”,即使大房、二房在1988年2月,仅相隔了15天陆续产下儿子、女儿,让胡在半个月内同时得了一双子女,也撼动不了三房的地位。

胡景彬对3名妻子各有不同情愫,大房因娘家原本家境就不错,婚后从未跟随他迁调,2人聚少离多、感情淡薄,到了后期孩子长大后,已经少有往来。

但他对于二房却有“亏欠”之情,二房跟着他离乡背井到台中定居后,身体状况每下愈况,后来还罹患了失忆症和轻微中风,但2人的相处却不像电影《我的失忆女友》般浪漫,反倒是更显陌生,二房所生的2名女儿就堂而皇之的以“照顾母亲”之名,向父亲索讨无度。

因而,相较大房、三房每月生活费仅要新台币5、6万元,胡景彬每月要负担二房的生活费要台币20万元,还不包括2女儿拿父亲信用卡副卡去当“闪灵刷手”,每月巨额的卡债。

从大房、二房得不到温暖,三房对胡景彬更显重要,2人一起经历了胡的官司风暴,甚至连胡性好渔色、不定期找应召妹,还因出入酒店当众吸奶,被冠上“吸奶法官”的封号,黄女都“吞下去”,黄女虽说也是“波霸级”,但仍积极保养美貌。检调查出在中港大饭店股东纠纷案中,虽然白手套黄玲玲是以“送胶原蛋白”为暗号,实际上,在其住处不乏昂贵的胶原蛋白、面膜等保养品。

近几年来黄月蟾宛如是胡的“分身”,无论是上下班、出入饭局均由她接送,在特定场合胡也会带黄女一同亮相,手机均是由她所过滤,胡的收贿内容她最清楚,因而在案件起诉后,黄女也和胡一起被续押,就是因为“知道的内情太多了!”

(原标题:性感妻难敌野花 绑不住“贪淫法官”会所寻欢)

来源:中国新闻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