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研究中国古代历史和文化形态的特殊方法


中国历史文化中一直延续着祖先崇拜的历史,源远流长,可以追溯至传说中的黄帝时代和尧舜禹时代,还有图腾崇拜如龙文化。无论是祖先崇拜、图腾崇拜,我们从文献中、考古学中都可以找到古代先民文化的印记。由于古代历史过于悠远,如黄帝时期的历史事件变得非常模糊,难以辨析。如龍的原型是什么?为什么文献中历史上一直对黄帝如此尊奉?这些传说中是不是存在古代历史的成分?笔者认为这些都是历史的谜团不是不可以解决,而是,完全可以证明的历史史实。只是我们现代人不能以黄帝时期的思维模式来思考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而已,还有一个原因,不肯承认倉颉創字就是黄帝时期的历史史实。只要我们具有客观的态度对倉颉創字的分析和对黄帝时期的历史事件进行分析,这些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1、 黄帝原点的重要性

司马迁在《史记》中把黄帝作为中国历史的起端,并没有把三皇时期(神農、伏羲、女娲)作为历史的源头,这点司马迁的历史史识是非常重要的。三皇的含义也就是对人类做过杰出贡献的先民的总称,如神農,尝得五谷,识得百草,头顶一颗珠。也就是从事農业耕种的史前先民。伏羲形声父系,指史前男性先民的总称。女娲指史前女性先民的总称。追溯到神農、伏羲、女娲,也就是总称指代,并不能具体到某一个具体事件和某一个具体的人物。

黄帝作为中国历史的起端,发生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就是黄帝戰蚩尤,涿鹿之战,蚩尤被擒杀,传说中尸体被分解。炎帝、黄帝出于少典,炎帝是火耕的象征,少典:典:曲丌,曲:農的字首,丌:祭祀案台。少典不是炎帝、黄帝的父系,而是,指農业不发达的地区。有蟜氏也就不是少典之妻,而是,另有所指,笔者认为有蟜氏是动物群落。

虽然近代考古学成为中国探索远古时期的主要方法,考古发掘的古文化遗址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真正能够与远古时期历史事件相对应的古文化遗址却难以对应,一些历史学家牵强附会的把一些文化遗址,与夏代等联系起来,总的来说,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如偃师二里头文化认为是夏代的都城等等,国际上学者不承认夏代,中国的历史也就失去源头,论证夏代的论据并不充足。实际上,求证夏代的存在要比求证黄帝时期的存在要困难得多。

如何证明黄帝时期的存在,求证黄帝戰蚩尤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而不是传说和神话,如何解读黄帝时期的历史信息。除了文献记载的资料以外,还有考古发掘的远古时代的古文化遗址以外,更重要的是黄帝时期的倉颉創字提供了可靠的历史信息的依据。例如文献记载的黄帝戰蚩尤的事件,蚩尤一直被认为东夷部落,称为九黎族,也就是没有人真正的研究蚩尤的真实身份。笔者从字义中解读蚩尤不是人类部落的代表,而是动物群落,并且可以断定就是野猪群落的称为。涿鹿之战不是发生在河北的涿鹿,而是发生陕西黄帝陵的周边。黄帝出生在不是河南新鄭的少典,而是,陕西附近的少典,少典不是人物的称为,而是,农业不发达的地区。这些文献记载的资料,在研究倉颉創字解读字义的过程中都能得到准确的解读。

文献记载的炎帝、黄帝、倉颉、嫘祖都是少典地区发生的事情,也就是陕西炎帝陵、黄帝陵周边发生的历史事件。炎帝是黄帝之前火耕先民的总称,炎帝火耕造成了环境的变迁,蚩尤逐渐成为農业灾害。黄帝发明了轩辕指南车,也就是类似轿子的“囚”车,抗击了蚩尤灾害。蚩尤不是人类部落,而是野猪群落。一般的学者不认可蚩尤是野猪群落,是因为对倉颉創字的质疑,对倉颉創字原理的一无所知。所以,蚩尤就是黄帝时期历史的突破口。涿鹿从字义上可以得出是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形声猪猡。涿:氵豕,氵:多,象水一样多,豕者为豬。蚩尤被斩杀,指尤匕为龙字。繁体字“龍”:立月、匕(首)、己彡,笔者解读为长肉,被杀头,被碎尸的动物(豬)。甲骨文龍的字义解读同样可以论定为豬,獠牙就是豬和象的特征,在黄帝所处的少典,只有豬,没有象。倉颉創字把黄帝戰蚩尤的历史事件浓缩在黄帝陵这个地点的点位上,时间点位上,而且,与文献记载的黄帝戰蚩尤的历史事件如此的吻合。这些逆向思维也揭示倉颉創字的原理象形文字的含义,也就是从蚩尤(野猪)灾害中,倉颉創造了启蒙人类抗争动物灾害的思维的逻辑的文字,蚩尤就是倉颉創字的原象,也就是豬是倉颉創字的原象。倉颉創字称为象形文字,也就是仿生学中仿豬学,涵盖倉颉創立所有的文字。这是古人倉颉具备的辩证逻辑的思维全部融入倉颉創立文字体系之中,笔者对倉颉創字坚信不疑。发掘古人的智慧本身也是一种智慧,研究倉颉創字就是古人原点思维,原点智慧的体现。

黄帝时期是中国人类文明的起端,文明的概念不是以城市、文字、青铜器等物质形态作为标志。研究倉颉創字就是理解古人遇到了难以克服动物灾害,也就是文献记载的蚩尤之乱。倉颉把所有的自然界一切灾害喻指为豬,人类的文明就是抗击一切自然灾害,没有抗击和斗争,就没有人类的存在,倉颉創立“人”字,就是阐释“人”就是因为与自然灾害斗争的产物,是人类终极信仰。黄帝时期就是抗击蚩尤(野猪)灾害創造了人类的文明。文字本身并不是文明,倉颉創造了文字只是阐释了人类文明的含义,就是人类的斗争哲理。倉颉創字并且以字阐释了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这也是倉颉的智慧所在。

我们现代学者就是不承认黄帝戰蚩尤,不肯承认倉颉創字是历史的史实,对倉颉創字也不研究,只是沿袭许慎的《说文解字》。没有从根本上求证黄帝时期,揭示倉颉創字的本质和意义。倉颉創字和黄帝戰蚩尤同样具有重要意义,并且是阐释和解释黄帝时期历史文化信息的重要论据。也就是黄帝戰蚩尤、倉颉創字,还有嫘祖发明缫丝、织造技术都是黄帝文化的重要组成,并且在倉颉創立的文字的字义中得以统一,并且相互印证。考古学、文献学等任何人文学科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断的求证黄帝戰蚩尤,倉颉創字,嫘祖发明的丝绸文化,目的就是确定黄帝这个历史的原点,倉颉創字是文字原点,嫘祖的缫丝是丝绸广泛应用的时期,这些原点相互重合,也就是中国历史的原点,甚至是人类的原点,才是人类精神和信仰的文明原点。

文明多元论,河北涿鹿是黄帝的政治中心,新鄭是黄帝出生地这些都与黄帝没有直接的逻辑关系,也是破坏了黄帝陵这个地点上的原点,倉颉創字这个原点的史实。黄帝这个原点论证起来本身并不容易,也就没有必要在对伪作进行辩驳,只有求证黄帝这个原点与倉颉創字这个原点在时间上,空间上,事件上的绝对重合,也就论证了黄帝这个原点,倉颉創字阐释这个原点思维逻辑存在。

古人意识形态中“天圆地方”,图腾崇拜,生殖崇拜等在古文化遗址中发掘的玉器、陶器的实物中都有体现,但是,有的与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相悖,所以,文明只能源于黄帝所处的地域,并不是多元。倉颉創立文字体系是辐射到各地,并不是各地都有創字这个,也就是我们现代使用文字符合倉颉創字的象形原理,其它陶符、岩画并不符合象形原理等,也就不能称为字。对“字”的理解也就是确定了只有倉颉創立了“字”,任何不符合倉颉創字原理的符号不能称为“字”。这也是严格意义上固定了黄帝、倉颉这个原点,对模糊的多元论的有力抵制。多元论就是没有原点论,没有原点任何论说都是毫无意义的。没有原点的历史,也就没有历史,没有原点概念的人类也就是没有人类,没有原点逻辑的文字也就没有文字,一切均归于虚无。

2、倉颉創字的重要性

把倉颉創字归类于神话和传说,实际上对倉颉創字的一无所知。当然,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对倉颉創字的意义认识不足是从什么时候也就开始,实际上,从具有文献开始,就已经对倉颉創字一无所知。周文王编撰的《周易》,就已经看出《周易》与倉颉創字的原理上、思想上相悖的痕迹。尤其是乾坤的论说。孔子对文字人类更是一头雾水,许慎多次引用孔子阐释字义的言论,都是错误的论说。孔子甚至不知倉颉,也就不知倉颉創字的原理。许慎更是在不知倉颉創字原理,胡编乱造的编写了《说文解字》,后人也就是沿袭了许慎《说文》的错误,与倉颉創字相距甚远。

研究倉颉創字从这几个方面思考,1、倉颉創字的原理就是象形原理,象形原理不是许慎所指的图画文字,而是,仿生学中仿豬学文字体系,象形是一种思维,不是模仿。豬是自然界的代表。2、倉颉創字是启蒙人类思维的文明产物,不是愚民产物。与儒家思想最本质的区别,“女字和小人难养也”,没有丝毫“男尊女卑”的思想,“女”字在古代是“虫”。3、倉颉創字具有辩证唯物的思维逻辑,这一点倉颉創字贯穿其中,所有的文字都是辩证唯物的,而且,富含对动物灾害、自然灾害的憎恶情感思维。4、倉颉創字每一个字都是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的承载,解读每一个字的字义,都要结合黄帝戰蚩尤所处的历史背景。如金:不是指青铜器,而是指石器。5、倉颉創字是創立人的意识形态,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是不断斗争的关系,这就是倉颉阐释人类的斗争哲学。倉颉把“人”作为人类的终极目标,不是起点。人是人类的信仰,不是自然形成。6、倉颉創立了所有的文字,其它文字都是在倉颉創字的基础的发展。发掘的最早的文字甲骨文,以及先秦六国的文字,籀文、金文等只能作为倉颉創字派生出来的分支,不能作为主干研究。7、秦始皇统一以后的小篆,是正宗沿袭了倉颉创立文字体系。从地点上分析如此,以及从字形解读字义上也是如此,这个需要一种感悟,不需要求证。也就是研究现在使用的简繁体,同样具有研究倉颉創字的字义的可能。并不需要研究先秦的古文字体系,研究先秦古文字,只是作为研究倉颉創字的佐证和补充。8、倉颉創字非常有可能是简繁体共存的状态,至少,有些文字是简繁体共存。有些字义解读繁体有益,有些文字解读简体有益。但是,简繁体解读字义相同也就是文字本义。9、研究倉颉創字必须解读的几个字的字义:人、大、天、夭、夫;大、犬、尤(酉)、龙(龍);田、古、農,甲、田、由、申、鬼、龟、电等字的字义分析。10、倉颉創字是以形表意,也就是从字形中解读字义,不是形声中解读字义。语言与文字共存,语言从某种角度上,对字义的解读起到重要辅助作用。如涿鹿形声猪猡,伏羲形声父系等。

研究倉颉創字对解读黄帝时期的历史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也是确定黄帝这个原点唯一的论据。我们总想一遭万事休,一早鲜吃遍天的好事。倉颉創字不仅仅是解读历史学原点的重要工具,而且是人类学,社会学、哲学、军事学、神话学等所有人文科学的工具。不仅是解读中国历史学的工具,而且,是解读世界历史学的重要工具。笔者举一个例子,西方的《圣经》许多典故对倉颉創字思想具有沿袭,也具有差异。西方的魔鬼是诱骗夏娃偷吃禁果的蛇,而中国的龍的原型不是蛇,而是豬,同样是魔鬼。这种细微差别,实际上,中国误以为龍的原型是蛇的时期,与西方有过文化交流。埃及的古谚语,“要找智慧到中国去。”,编写《古圣经》的希伯来语是苏美尔和埃及语言的产物。希伯来语是犹太人的语言,犹太是崇尚豬(撒旦、摩西)的民族。还有中国的象形文字是仿豬学的文字体系,与玛雅文字的象形文字也有异曲同工之处。玛雅文字也是动物和符号构成的文字,中国文字就是豬的比喻逻辑中創立文字体系,称为鸟虫书。玛雅文字同样不是图画文字,是象形文字。埃及文字是图画文化,不是象形文字。当然这些都是笔者对玛雅文字、埃及文字、希伯来语等古文字体系与中国文字的一些感悟。玛雅文字现存850个字,中国文字实际上只有一个字母就是“家”,“字”是家的派生和衍生,家的字义是活着的豬,冢的字义指死了的豬。

玛雅文化数字是二十进制,倉颉創字是五进制,这就是算盘,也称为珠算的最早源头,并不是十进制。早期的中国人是不是曾经到过非洲的埃及和美洲玛雅,可以说,是极有可能的。倉颉創字大约4500年~5000年,玛雅的文字和希伯来语编写的《圣经》在4000年左右,甚至于还要更晚一些。玛雅人、犹太人、中国人在很多方面是相通的,这一点都是源于中国倉颉創立文字思维,有过接触是极有可能的。笔者认为中国的“夸父追日”一直向西没有在回来的传说,就有可能就是西行的一个部落。东行就是大海阻断了行程,南行也是大海也阻断了行程,只有西行和北行,北行的爱斯基摩人有点象中国人种,埃及的一些人种有的也想中国人种。这就是依据。

倉颉創字的意义和重要性不仅仅如此。最重要的倉颉創字确定了“人”的定义,人的哲学,人的思维逻辑。不仅适用于中国人,而是,适用于全部人类。人类不仅仅是为了生存的物质而存在,而是,不断改造自然界而存在。如果仅仅为衣食住行的物质的满足,人类只是会享乐的动物而已,没有人类本质特性。倉颉創字揭示人类的本质就是不断与自然灾害、瘟疫疾病等作斗争,而且不断斗争直到人类灭亡为止。有些人类的智能和贪婪的本性只是加速了人类的灭亡,不是促进人类社会文明的发展。对人本身的一无所知就是堕落为动物,人性丧失的缘由。

3、嫘祖丝绸文化的重要性

嫘祖是不是发明了种桑、养蚕、缫丝、织造技术,这一点在考古学发掘的古代文化遗址中可以得到佐证。如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等发掘了具有与蚕有关的遗物,在长江流域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同样,发掘了与蚕丝有关的实物遗存。中国对蚕的认识应该在7000年前,蚕丝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应该从黄帝时期的嫘祖发明缫丝技术,嫘祖是不是黄帝正妃不是重要的事情,丝绸文化成为黄帝时期的重要的文化标志这是事实。倉颉創字不仅记载了黄帝戰蚩尤的历史事件,而且,把丝绸文化融入在糸部文字和巾部文字之中。如黄帝的帝字,就是巾部文字,还有帛书、帮、市、币(幣)、帅、师等字都是黄帝时期重要的文化载体。

这里重点研究一个字“纸”。纸是中国古文化中四大发明之一,纸的作用非常重要。文献记载中国的纸是东汉时期的蔡伦发明了利用植物纤维,捣成纸浆,筛制而成的蔡侯纸。国际学者只承认蔡伦发明的纸,不认同远在黄帝时期嫘祖发明的丝绸的纸,不认可动物纤维制作而成的纸。中国的学者也附和这样的观点,所以,中国的纸是蔡伦发明,不是嫘祖发明帛书的纸。这一点也是站不住脚的。“纸“这个字早在蔡伦之前就有这样的字,而且,就是手帕的意思。纸:糸氏,糸:就是指蚕丝。并不是指植物纤维。现在不常用的另一个字“秪”,禾氏,特指禾木纤维制成的秪,蚕丝织成的帛书是纸。根据材料的组成蔡伦是秪的发明,而黄帝时期的嫘祖是纸的发明。只是蔡伦发明的秪与嫘祖发明的纸混用而已。

除了纸和秪的材料的区分,还有用途上的区分“帋币”,帋是作为货币使用,还有蚔、衹等字,所以,中国真正的纸的发明者不是东汉时期的蔡伦,而是,黄帝时期的嫘祖。蔡伦是蔡侯秪的发明者,也不是秪的发明者。黄帝时期用禾木是能够制作成秪的,属于草纸范畴。

国际社会认为文明的标志之一的青铜器,在中国青铜器所能起到的作用,在黄帝时期丝绸的作用全部能够达到。青铜器称为金,黄帝时期称丝绸为巾,青铜时代称为商代,黄帝时期丝绸时代称为沧桑时代。沧:氵倉,倉:人启,丝绸在很多方面启发了人类的思考,称为沧桑。帛书,书也是三个巾字竖向叠加,書:聿曰,聿:巾横放三层的叠加。中国最早的重要文化的载体是糸帛,不是青铜器。我们尊重早期就具备发达的青铜器的古代文明的国家,我们同样尊重中国古代丝绸文明,没有一定要套用国际上的文明模式和文明标志。

丝绸文化与倉颉創字同期,倉颉創字把丝绸文化与女性同等重要融入在文字的字义之中,称发明缫丝的女性为巾帼,没有丝毫对女性的贬低,而是盛赞女性发明的丝绸文化。丝绸文化不仅在黄帝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个方面都得以充分的利用。

中国海上丝绸之路,陆上的丝绸之路的意义又在什么地方。丝绸不仅是中国最早的流通货币,而且,是世界上最早的国际流通货币。中国的丝绸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能换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希腊语Cina就是指丝绸,也是指中国。China不仅含有陶瓷的意思,更多是指古代的中国是丝绸王国。鸦片战争时期,英法两个强盗,看到中国遍地都是“黄金”,也就是丝绸、茶叶、陶瓷成为中国顺差的重要组成,英国从南美开矿得到的白银,全部送到了中国。所以,英国的输送源源不断的鸦片,把中国白银有源源不断输送到英国。

再回过来谈谈黄帝时期的丝绸,黄帝文化也就是指陕西黄帝陵周边的文化,并不是指全国各地的古文化遗址的所有文化。倉颉創字的巾部和糸部文字,也是阐释黄帝陵周边的文化状态,对丝绸的文化的崇尚也是指黄帝原点的文化。常:尚巾,也就是黄帝时期的文化状态。丝绸文化具有独特的文化标志,是国际上任何其它古文化的国家所不具备的文化状态。不能教条的套用国际的古文化模式。

4、黄帝所处的地域重要性

黄帝所处地域也就是黄帝陵的周边,炎帝陵也就是陕西宝鸡附近。至于,其它任何地方的炎帝陵,黄帝陵都只能是传说,与炎帝、黄帝活动的区域无关。炎帝陵、黄帝陵所处的地域也就是文献中记载的少典,指農业不发达地区。中国文明不是发端于農业发达的长江流域,也不是发端于生殖崇拜的辽河流域,而是,发端于农业不发达的黄河流域。也只有黄河流域的農业面对蚩尤(野猪)灾害,直接影响到古代先民的生存,对野猪灾害的痛恨情感思维,在黄河流域最为突出,也就是龍作为万恶之首融入在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之中。

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出土的玉器器形就是豬,考古学家称为玉猪龙。红山文化的玉猪龙不应该称为龍,因为,倉颉創字对龍的阐释是作为農业的灾害,这种情感思维也只有倉颉創字表现得最为准确。红山文化的玉豬表现古人对豬旺盛的繁殖能力的崇拜,对女性繁殖能力的希望,没有对野猪灾害的憎恶情感思维。红山文化虽然具有发达的玉器文化,但不是中国文明的发端。

长江流域具有发达的農业文化,也不是中国文明的发端。即使相对较近的良渚文化,凌家滩文化,对豬的崇拜也是在出土的玉器器形图纹中可以解读。如玉琮上的饕餮纹,饕餮纹的嘴角两端具有显著的獠牙特征,獠牙只是豬和象的基本特征。饕餮纹的原型也只能是豬,不可能是象。饕餮纹在考古学者解读中喻指权利、财富等象征,其实,饕餮的原型是豬,也是作为恶兽融入在长江流域的文化之中。玉琮器形,外方内圆,与天圆地方的本质区别,也就是地是大于天的错误判断。与倉颉創字天就是整个自然界的观点相悖。

这些文化的解读,也就是中国文化起源于黄河流域的陕西炎帝陵、黄帝陵的周边确切无疑。这个地域就是中原,不是黄河流域的河南、山东地域。黄帝时期的中原没有辐射到山东、河南地域,这是后人强行牵扯到一起的。如有学者认为新鄭是黄帝的出生地,在河北涿鹿斩杀蚩尤,建立了政治中心,再迁都新鄭,最终在陕西黄帝陵跨鹤西区。这些都是无耻儒家文化残余,这样结果只能模糊黄帝这个原点,淡化黄帝这个原点的意义。显然,这个危害是巨大的,黄帝这个原点不可动摇,没有这个原点,所有的一切又归于神话和传说,归于虚无。

山东、河南文化也只是代表商代文化状态,河南偃师的二里头文化,也不能代表夏代文化。文献记载是大禹治水,平息三苗以后,把职位传给了他的儿子启,是启建立了夏王朝。大禹治水和五帝时期的洪水干旱时期,发生在陕西、山西一带,是否迁都河南的新鄭一带,也是难以考证。在没有充分的证据,暂时不要妄自断言偃师就是夏文化遗存。再说,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甲骨文显然与先秦秦国的文字存在很大的差距。安阳殷墟的甲骨文显然是倉颉創字的一个重要分支,文字的差异,实际上,也是文化上差异的外显。甲骨文只能是地方文化的孑遗,不能代表中原文化,更不能代表黄帝文化、五帝文化的传承。这条回线总要与倉颉創字的思维先联系,只要是不符合倉颉創字所要阐释的思维和思想,也就不能直接算作黄帝文化的传承,只能变异的文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