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邦胡总书记为特区发展保驾护航

转帖:凤凰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82年,xxx和习仲勋(中)、姬鹏飞交谈(右)

1980年1月,xxx第一次到深圳和珠海视察,据xxx的女儿满妹回忆:

元旦过后,父亲就来到了毗邻香港、澳门的深圳和珠海,面对着境外的繁荣景象思绪万千。难道中国的经济发展就没有规律可循?难道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就不能借鉴资本主义发展和资本增值的某些方法???他跟广东省委的领导(指习仲勋等)商量:我们能不能在沿海搞个橱窗,允许老百姓跟对面的香港人做生意,用互通有无的民间交换发展经济?这正是当时当地部分有着宽阔眼界的领导同志已经开始思考的问题,不约而同的想法,把大家的意见融合到一起。父亲热情地鼓励他们,大胆地、创造性地进行经济改革。

他俩(指xxx和习仲勋)又谈到,广东沿海地区的老百姓不少人家都有亲戚在海外,如果能吸引一部分有钱人回来投资,做贸易也好,办工厂也好,那可以利用的资金就是现有资金的好几倍,甚至好几十倍!广东可以充分发挥毗邻港澳的优势,在经济建设中先走一步。这样,不但会大大加快经济建设步伐,而且也能尽快将改革开放的成果展现在全国人民面前,有利于推进改革开放的进程。他俩越谈越兴奋,开发广东的政策也越谈越具体。

习仲勋后来激动地对xxx说:“你走以后,我们就干起来了。现在,经济发展很快。看这个势头只要给我们政策,只要是能够让我们放开手干,给我们自主权,经济几年就会上去。”

听了习仲勋的汇报之后,xxx陷入了沉思,他说,这样,你提的这个问题呢,我想想看,你也做好准备,到北京咱们去跟小平同志汇报。

1980年3月24日至30日,谷牧在广州主持召开广东、福建两省会议,检查中央指示的贯彻情况,进一步研究特区建设问题。这次会议采纳了广东提出的建议,将“出口特区”这个名称,改为具有更丰富内涵的“经济特区”,并写入这次会议形成的《广东、福建两省工作会议纪要》。

5月16日,中共中央以中发[1980]41号文件批转了这一纪要,决定在广东的深圳、珠海、汕头和福建的厦门,各划出一定范围的区域,试办经济特区。《纪要》认为:中央决定对广东、福建两省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主要是实行市场调节,例如财政和外汇收入实行定额包干,在计划、物价、劳动工资、企业管理和对外经济活动等方面,扩大地方权限等。

刚刚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职务的xxx对文件的精神是支持的。

然而,特区在试行新体制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1980年上半年,蛇口实施的定额超产奖励制度被上级有关部门制止以致工期延误。一份关于此事的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送到了xxx的案头。7月30日,xxx亲笔批示:

我记得中央讨论奖金时,中央并没有哪位同志同意奖金额不得超过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工资额的规定。×××同志是坚决反对这种硬性规定的。我也赞成他的意见。为什么国家劳动总局能这么办,交通部也这么积极。看来我们有些部门并不搞真正的改革,而仍然靠做规定发号施令过日子。这怎么搞四个现代化呢?

8月1日,蛇口工业区获准可以超产奖励,交通部四航局工程处宣布:恢复定额超产奖。

xxx十分关心广东试办经济特区的情况,1980年9月24日至25日,xxx主持,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中央书记处第52次会议。习仲勋等向中央书记处作了汇报,提出扩大广东改革的权限,外汇管理、进口生产资料等海关减免税,尽快解决广东能源、铁路交通等问题。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位书记处书记大泼冷水。这位书记说,广东这样搞,那就应该在省界上拉起7千公里长的铁丝网,把广东与相邻的几个省隔离开来。但以xxx为首的中央书记处热情地支持习仲勋等在广东所进行的特区建设。谷牧提到,支持广东及特区对不合理的发号施令完全可以顶。xxx对此表示赞同,他说,“京剧《孙安动本》里那个定国公徐龙,手上有明太祖赐的黑虎铜锤嘛!”他鼓励广东大胆实践。xxx总结讲话时指出,“这次中央书记处讨论,不是讨论广东的政治路线问题,这方面中央对广东是很信任的;这次讨论是广东在经济上如何发挥优势,是在特殊政策上面。”“深圳特区,有成绩,有困难。刚开始嘛,但我们要有长远想法”,“搞特区,是学资产阶级经营的本事,不是学他们的生活方式,不是学他们的意识形态。”

xxx在会上以蛇口超产奖励一事举例说,“有些司局长脑子发霉,没有工作做,不搞调查研究为主,而是搞发号施令为主,有人专门干这种事。”

9月28日,中央印发了这次《中央书记处会议纪要》(第50号)。《纪要》指出:中央在广东、福建两省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目的是要充分发挥广东、福建两省的优势,使广东、福建先行一步富裕起来。中央要求广东充分利用和发挥本地优势,尽快把广东的经济搞活,闯出一条道路,使广东成为我国对外联系的枢纽。中央授权给广东省,对中央各部门的指令和要求采取灵活办法,适合的就执行,不适合的可以不执行或变通办理。

所谓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据曾任广东省省长的刘田夫同志讲:“一是增大地方的权力,二是广东、福建两省对外更加开放。广东省有权独立自主地使用自己的资金。中央对广东财政实行大包干制度,财政每年上交10亿元,外汇三七分成(中央三,广东七),暂定五年不变。”

《纪要》指出中央对广东、福建两省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的重大意义,同时给两省更大的自主权。这是习仲勋离开广东前,为广东争取到的一把尚方宝剑。

1980年11月,中共中央决定调习仲勋回北京工作,调辽宁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接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赴任前,xxx接见他,以成都武侯祠前的一副对联相赠:“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粤要深思。”xxx将原先的“蜀”字改成了“粤”字,是期望他们能审时度势,通权达变。

创办经济特区举步维艰。从起步到建设,一直存在激烈争论,主要是有人担心搞资本主义。xxx和习仲勋顶住压力(当然还有其他中央领导的支持),他们一个在中央,一个在广东,密切配合,艰辛地开创了这一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业。

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长期与xxx共事的胡启立回忆当时的情景,至今都在叹服xxx过人的勇气:“从耀邦发表意见后,无论广东、深圳出了任何一点问题,就有人说三道四,向耀邦同志发难。耀邦同志在小平同志支持下,坚决顶住,尽全力支持和保护特区的健康发展。当时,耀邦同志保护特区、保护广东坚持改革开放的方向和探索,是需要极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的,稍有点私心杂念,就有可能使改革开放的大局受挫。”

中共中央对习仲勋在创办经济特区过程中所作出的重大贡献也给予高度的评价:

“他率先向党中央提出充分利用国内外的有利形势,发挥广东的特点和人文地缘优势,让广东在改革开放中先走一步的请求,得到了邓小平同志的赞同。习仲勋同志为广东的改革开放事业和经济特区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本文内容于 2014/1/5 10:06:45 被余秋雨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