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戴旭:新战争形态——信息思想战隐然成形

原文地址:《中国国防报》戴旭:新战争形态——信息思想战隐然成形作者:戴旭

◆世界进入网络新媒体时代,美国有了更便利的技术手段和更明显的战略优势,将网络作为大国博弈对决的主战场,将信息思想战作为战胜对手的主战样式水到渠成。

◆在利用推特等网络社交工具成功操作中东茉莉花革命之后,美国已找到了一种不需要大规模动用传统军事力量,就可以达到战略目的的最好“战争”方法。

◆由于不必使用核武器和常规军力,美国战略东移虽然宣称“预防”,其实是一种历史上空前的涵盖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的全方位、立体性大进攻战略。

◆中国应该像重视领土、领海和领空主权一样,重视思想文化主权和新形态的信息思想战,尽快组建中国新媒体特殊部队。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确保国家网络和信息安全”、“创新发展军事理论”、“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决定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是党中央从新时代的政治、技术特点和国家安全战略全局出发做出的重大安排。随着互联网和空天技术的普及,传统的领土、领海、领空的国防概念早已被全面突破,由战略心理战演化而来的信息思想战已登堂入室。战争再也不仅仅是常备军之间的攻防,安全概念已超越军事,成为国家、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常态问题。因此,更新安全观念,跟上时代步伐,就成为当务之急。

网络成为大国博弈对决的主战场

自二战结束以来,从核武器时代、信息化时代到网电空间战时代,美国就一直引领着世界军事革命。但这只是从技术角度看到的一条单行线。从战略思想角度观察,美国在以传统军事力量作为大国博弈和决战的主要手段之外,还实行了以文化征服作为有效工具的国家战略。

早在二战期间,一位叫摩根索的美国学者就提出,所谓的普世价值在国际政治领域从来就不存在,那只是强国用来美化自身、控制对手的策略。摩根索认为,很多国家标榜自己代表普世价值,这其实是一种披了普世价值外衣的新民族主义。这种普世化的民族主义更具攻击性和欺骗性,是未来国际社会中的重大隐患。尽管当下的世界主要依靠军事力量进行争霸,但国际政治格局变化的大势正在由军事帝国主义、经济帝国主义过渡为文化帝国主义,而文化帝国主义是最隐蔽、最持久也就是最有效的帝国主义形式。摩根索进而提出:美国必须要有自己的文化战略和第五纵队,在后殖民时代,大量新独立的国家存在先天缺陷,可供第五纵队进行渗透。美、苏、中三国未来的国际地位,取决于谁能更有效地渗透、颠覆、控制最多的新生国家。

摩根索的观点,后来成为美国冷战的思想基础和国家战略的重心。50多年中,美国成功地在苏联和中东地区进行了新战略的实践。随着世界进入网络新媒体时代,美国有了更便利的技术手段和更明显的战略优势,将网络作为大国博弈对决的主战场,将信息思想战作为战胜对手的主战样式水到渠成。

美军信息思想战隐然成形

从1903年发明飞机以来,100多年中,美国都是主要的工业技术发明国,因此也同步拥有大幅领先的军事技术优势。在率先发明互联网技术后,今天的美国从硬件设备、软件操作、到网站设立、全球信息发布,都处在绝对优势状态--美国控制着全世界互联网信息流量的80%,中国互联网的信息输入流量中仅占0.1%,输出流量则更是少到只有0.05%。

美国意识到自己在网络领域的全面战略优势,远比其在核武器和信息化常规军事方面的优势更加突出,很早就从理论上开始将这种优势转为军事能量。2001年,美国国防部委托兰德公司撰写的战略报告提出:在世界各地扩张网络连接,特别是要连接到那些不喜欢美国思想观念的国家;把在世界范围推行信息自由传播作为美国的权力;创建一个“特种媒体部队”……

2003年美国成立全球传播办公室,并首度在伊拉克战争中进行战略心理战--信息思想战尝试。2006年美军“特种媒体部队”成立。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这支特殊部队每天24小时鏖战互联网,与美国军方认定的“负面”舆论作战,“力争纠正错误信息”,使美军对抗“不准确”新闻、引导利己报道的能力大大增强。

此外,美国中央司令部与某网络公司秘密研发一种新型软件,一名美国军人在登录网站时可拥有10个“马甲”,使其在同一地址登录时产生与美国军方毫无关联的假IP地址,从而可以轻易冒充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身份的人,制造有利于美国的言论。风靡全球的社交网站脸谱和微博站点推特将是这款新软件“操纵”的主要目标。2007年,美国学术界提出社会网络中心战概念,从理论上将信息技术支持下的战术打击重心从消灭战场敌军,转为战略性压制或瓦解敌方军民意志,信息思想战隐然成形。

2010年美国成立网络司令部,并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合作,通过“棱镜计划”接入全球作战体系,企图将全世界“一网打尽”。

凭借这种新技术形态、新社会形态和新军事形态赋予的新权力--信息霸权,美国事实上已经建立起信息帝国。这种空前巨大的软实力,整合并加固了美国在世界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领域里的硬实力,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展开一场以信息心理战为核心的文化渗透。通过电脑、手机等信息化的快捷投送方式,把所谓的自由、民主等传统文化武器,投射到美国当前主要战略对手的国民心理上,以夺取人心、搞乱对方社会、彻底完成颠覆为根本目的。在利用推特等网络社交工具成功操作中东茉莉花革命之后,美国已找到了一种不需要大规模动用传统军事力量,就可以达到战略目的的最好“战争”方法。

警惕网络第五纵队“攻城略地”

利用先发优势,美国悄无声息地利用中国部分网站境外上市的机会,以经济“合法”手段对中国本土网站予以资本控制,继而取得人员任用和内容筛选的控制权,从而形成和中国传统宣传体系相对抗的网络宣传体系。从军事角度看,这就是“深入敌后”建立起的“秘密军团”。

美国对全世界的互联网进行研究,发现中国和中东地区的互联网管理滞后,商业网站可以以开发新技术的名义,绕过传统的监管部门,效仿美国网站开设博客、微博和微信等自由聊天工具,实际上等于人人都可以办报、办电视台--这相当于是把文化宣传的“枪支”发到了每个人手上,瞬间便对中国历经60多年、花费巨资建立起来的庞大书籍、报刊、电视、电台体系,造成水漫金山的包围、倾轧态势,传统文化宣传体系有被边缘化的趋势。

这些网站虽然不能像传统媒体一样拥有新闻采编资质,但可以通过任意改换所转载新闻的标题变相制造新闻,还通过其任意开设的非新闻页面,转载未经证实的消息。而通过其有意制造的网络名人则可以随意制造舆论,按照美国全球传播办公室“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无中生有、舆论绑架、恫吓政府、借刀杀人”等经典战术,以虚假的民意绑架政府,达到其攻心“攻城”的目的。

网站自行开设的公共言论平台,任何人都可以隐姓埋名、造谣攻击。美国正是利用这种互联网乱象,以推特、脸谱等网站放大来自中东的社会话题,连续制造了突尼斯、利比亚、埃及事件。在中国,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躲在数以亿计公共舆论平台里面,同时不分昼夜地丑化领袖人物,攻击党和政府,利用个别事件损害人民解放军形象;大量编造所谓的“党史”“国史”“文革史”,以“历史虚无主义”的触角,试图像黑板擦一样快速抹去中国人民以流血牺牲换来的政治成果。文化帝国主义借助新时代网络技术,就这样“攻城略地”如入无人之境。

为了组织、整合网络第五纵队,美国还效法英国“阿拉伯劳伦斯”的做法,从已入美国籍的华人中选派驻华官员,在赋予其企业高管或名校学者身份后,在其控制的网站微博中充当中国网络的意见领袖(即摩根索所说的美国第五纵队),做所谓的“中国青年导师”,把引导中国青少年成为“庸人、世界主义者和无耻之徒”(杜勒斯语)作为主要任务。经过长时间的无声培育,美国政府已经认识到这支潜伏在中国内部的第五纵队力量的强大,所以,原驻华大使洪博培2012年在总统竞选演讲中自信地说:“我们应该联合我们的盟友和中国国内的支持者,他们是被称为互联网一代的年轻人。中国有5亿互联网用户,8000万博主。他们将带来变化,类似的变化将扳倒中国。”

二战之后,美国连续实施了以苏联、中东为重心的战略转移,而每一次转移都伴随着新军事革命的发生。此次美国以中国为重心进行战略东移也不例外,包含着信息思想战的新战争形态。由于不必使用核武器和常规军力,美国战略东移虽然宣称“预防”,其实是一种历史上空前的涵盖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的全方位、立体性大进攻战略。

尽快组建中国新媒体特殊部队

在中国目前互联网领域,某些网站已成为无政府主义的法外之地,一些网站还利用微博对言论进行评判,形同于私设法庭,以此进一步博取点击量。某种程度上,当下中国事实上已经形成两个思想意识对立的舆论场,即以某些门户网站为代表的网络舆论与政府传统媒体。

报刊书籍等纸面媒体,是100多年前的机械化时代产物;电视、电台是50年前电子时代的产物;而网络媒体属于当前最新信息技术的产物。用纸面媒体电视、电台对决网络媒体,犹如用大刀弓箭和机枪,对抗飞机坦克。双方的“武器”和作战体系存在着巨大的“代差”。当前以报刊、电视、电台为主的舆论体系,技术体系、思想体系和语言体系或多或少都面临语言表达手段等过时的问题。官方虽然也开办了一些网站,但在新媒体的发明和使用上处于亦步亦趋的状态,如微博、QQ、微信等大众普遍使用的信息沟通方式都是商业网站所发明。在话题设置、网络舆论主导等方面,传统媒体和几大门户网站的差距更加明显。

2013年初,中国发生了一场舆论战,一些自发的爱国民众与一些背景复杂的造谣大V,在微博上展开了空前激烈的思想意识形态攻防战。奇怪的是,传统主流媒体及其下属网站极少呼应。

在美国,无论传统媒体还是网络新媒体,都在法制的轨道下,并接受美国全球传播办公室代表政府进行的战略指导。所以,美国互联网业虽然发达,不仅未影响其国内稳定,反而成为其推行文化帝国主义的主要工具。中国没有输出文化霸权的需要,但出于国内稳定和抵御外部文化入侵的现实需要,也不应该继续放任国内舆论领域对立现象的存在.任其发展必将造成全社会的思想分裂,进而影响中国社会稳定。

在世界进入网络时代的大趋势下,新媒体的兴起已是无法回避的事实。我们应该因势利导,发挥这柄双刃剑监督权力、遏制腐败、沟通民意的作用,利于凝聚民心稳定社会的正面作用,同时,对敌对势力利用新媒体浑水摸鱼的做法,进行积极防御和严厉打击。对撂荒日久、荆棘遍地、毒虫丛生的某些网络论坛、文史网页,进行清理,对敌对势力隐蔽盘踞的据点进行扫除,对极少数反动分子依法予以整治。

阿尔温•托夫勒的《力量转移--临近21世纪时的知识、财富和暴力》中说,“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的强人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和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也许我们还没有意识到对于有着核武器的大国来说,在决定性的战争层面上,机械化时代的战争、核武器或信息化常规战争,都不是最致命、最紧迫的威胁,而使用笔、键盘和金币,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的信息思想战,却足以涣教整个民族的斗志,导致国家解体--当年苏军的常规军力和核武器不可谓不强大,为什么没有保住苏联?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非常沉痛地反思道,“正是第五纵队打残了苏联”。前车之鉴,刻骨铭心。

从国家安全的角度看,大型网站与传统的铁路、民航一样,已经成为对国家安全有重大意义的战略资源,必须牢牢控制在党和国家的手里,不能允许网络舆论主权沦陷的情况出现。习主席关于“创新发展军事理论”、“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的要求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当前,相当多的人对于国防安全的概念还停留在传统的陆、海、空军事平台对决的概念上,而对思想文化领域的危险态势尚未从整体性觉察。中国应该像重视领土、领海和领空主权一样,重视思想文化主权和新形态的信息思想战,尽快组建中国新媒体特殊部队。在新成立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整合下,政、文、宣、军、警、民联动,尽快实现中国整体安全态势的改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