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沈阳于洪区杨士乡郑家洼子村以前是个非常偏僻不起眼的一块区域,一九五八年在这个非常不起眼的乡村出土了青铜短剑以及其它青铜器,共计二十七件。一九六二年在第一次考古出土地点附近再一次发现了大规模的遗址,一九六五年出土一把青铜短剑和十四座古墓,出土的文物也是异常丰富。6512号墓出土的文物更是国家级的,而且的文物数量也是非常可观的,该墓长5米,宽3米,出土的文物种类也是多样化的,青铜器、陶器、骨器、玉器、石器、兵器、装饰器等等共42种797件。经考古学家考证,很有可能是燕国的官员或者是立过汗马功劳的军事头领,因为出土的武器看来不是普通士兵所使用的。1986年沈阳市政府和沈阳市文物局拨款就地修建起了一座混结构的棚厦建筑来保护郑家洼子遗址,在遗址旁修建了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博物馆(展厅),于次年对外开放。2003年由辽宁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博物馆东北军万岁在一九九一年去过,但是当时的东北军年纪尚小,不知道这里的历史意义,父亲和母亲在博物馆里仔仔细细的浏览博物馆对文物的介绍和图片,我看不懂这些,着急离开,后来我独自一人来到博物馆外的菜地玩耍。现在回想起当年的事来我是多么的无知可气!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郑家洼子村的菜地非常的巨大,一眼望不到尽头,来往的车辆也是少的可怜。当时我和长辈们在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遗址博物馆前合影留念,现在看看当年的照片感觉当时的天真的很蓝!现在看看郑家洼子一点点的菜地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虽然城市发展是必须的,但是天却没有那个时代的蓝了!

今年的五月末,东北军的朋友贾刚和表叔韩守席同志前往我家邀我去郑家洼子踏青。由于当时我忘记了我曾经去过这个地方了,所以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一口回绝了,毕竟当时我是第一次出院刚刚恢复所以没有去。晚间我上网,突然想到了白天表叔韩守席和贾刚去的博物馆,我在百度上搜索郑家洼子,后来在百度百科当中看见了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看见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博物馆正门时我突然感觉有些面熟,就好像以前去过似的,我决定休息时一定前往一看究竟。一个星期后我找到了表叔和贾刚要求前往郑家洼子村,表叔苦笑着说道;“当天我们找你你不去,你不去就对了!”“怎么了?是不是门票太贵了?”我好奇的问道,表叔很喝了一口啤酒然后仰天长叹,半天才缓过神了继续讲道;“门票?如果是要门票还好了呢,这个博物馆感觉都快要塌了,里面也没有什么文物了,大门紧锁,有一个老人家看大门的不让我们进去,后来我发现在遗址上面竟然养鸡养鸭!甚至在文物上面晾晒衣被!里面已经是残缺不全了,博物馆正门的墙的瓷砖基本已经都脱落了,比垃圾站弄的害惨啊!要求你自己去吧,劝你还是别去了,窝火伤心难过!”

由于表叔韩守席同志执意不去,我只好和贾刚一道前往,我虽然是一位司机,但是很少去这个地段,我打听路人才勉勉强强地找到了。当我把车停稳后就越来越感觉这个地方好像是来过!我我和刚子来到博物馆的大门时我恍然大悟!没错,我和长辈们来过,一晃二十二年过去了,感觉就是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变化太大了,以前这里一望无际的大地没了,一趟低矮的棚户区没了。我走到博物馆外发现博物馆的院子里杂草丛生,发现今天铁门没有上锁,我和同事贾刚迈步走了进去,突然一只公鸡向我们二人扑来,着实吓了我们一跳!韩叔说的没有错!这里真的成为了养鸡场和养鸭场了!在博物馆正门靠右侧墙体下放着一大堆蔬菜和一大堆柴火!博物馆旁边有一块文物保护碑,上面刻着“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2003年辽宁省政府立”。我发现真的如我表叔韩守席同志说的这里快塌了,博物馆正门的入口几乎看不出来了,博物馆外的大部分墙体已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裂痕,有些已经裸·露·出红砖!有些已经是摇摇欲坠了。我们刚刚要对残破不堪的博物馆拍照时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一条大黄狗!冲着我们狂叫;“汪汪汪······”这时从博物馆的后面走过来一位看年纪大约在六十五战友的人,他问道;“你们是干什么来的?赶紧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啊?!”朋友贾刚首先回答道;“大爷,我们过来不是干别的,过来看看文物和青铜短剑。”“哦,是这样啊,你们走吧,看看这个展馆你们敢进去吗?都快塌了,别出事了,在外围看看就走吧。”我惊问道;“大爷,博物馆正门变成这幅模样了?我在一九九一年来过呀,也不是这个样子啊,博物馆关门停业了啊?出土的文物都哪里去了啊?”“小伙子,这里都快十五年没有开放了,原因有三,第一点是这个博物馆太专业了,出土的文物虽然有国家级的,但是文物外观不吸引人,所以来到这里参观的人非常少,来这里参观的都是集体游客或者是学校组织才来的,但是这些事情已经是十五年以前的事情了,没有游客博物馆当然闭馆了。第二点是这里的地理位置距离市里有些远,所以游人也少,这里的大马路仅仅修建了不长的时间,交通不便也是一点。第三点是这里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仅仅是在二零零三年辽宁省政府的人过来立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碑,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了,十年间仅仅有几位记者和文物保护志愿者过来拍照学习的,在就没有人过来了。政府有关部门宣传的力度也不够,所以这里已经十多年没有开放了,去年有一个法国的旅游团来过拍照,之后就一直没有人过来。出土的大部分文物存放在文物库房里,少部分在辽宁省博物馆展出。”

我们离开郑家洼子青铜短剑墓举步维艰的来到遗址外围发现遗址上面什么东西都有!生活垃圾、劈柴、煤炭、自行车、电动自行车、汽车报废轮胎、塑料袋、矿泉水瓶、废弃的衣服和手套、一只破旧的黄胶鞋甚至还有狗拉的粪便和鸡鸭粪便等等排泄物!这里还是辽宁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吗?!这里还是当初我们全家参观的博物馆吗?!这样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学术价值和考古价值的古遗址古墓葬竟然变的体无完肤满面疮痍残破不堪!沈阳是国务院宣布的历史文化名城,这样不闻不问,任由不可移动文物自生自灭甚至是人文的破坏,我们还谈何历史谈何名城!是因为经费的问题吗?不全是!我们有钱仿制这么多的假古董难道就没有钱来维护真的文化遗产吗?我们的子孙后代难道就应该看钢筋水泥吗?我们给后人留下了什么?祖先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文化遗产,但是当今某些人只知道看眼前的蝇头小利,为了挣钱忘记了老祖宗!在铜臭味下的今天祖先给我们留下来的宝贵的文化遗产已经所剩无几了!毁坏的文物绝大部分属于不可移动文物。文物是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拆除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沈阳有一位马先生,他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工人,退休后拿起照相机去市里的不可移动文物进行抢救性拍照!否则后人难以知道这些历史建筑背后的故事。他今年已经六十一岁,十多年前退休,因为他的工作属于特殊工种,从事有毒有害的工作,所以早于普通工人的退休时间。闲暇的时候就和文保志愿者徒步前往某处拍照,然后加以说明和背后的故事,十多年来拍照的地点差不多有两千余处,数万张文物的照片,但是绝大部分已经彻彻底底的消失不见了,实在是令人感到无比的惋惜与无奈!

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是沈阳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单位,在二零零三年经沈阳市文物局评定,在二零零八年评定为沈阳市文物保护单位。奉天省议会大楼建筑主体异常精美,已经有九十年以上的历史。奉天省议会大楼属于砖雕,每一处都是异常的精美和令人极为震撼的艺术,奉天省的赵尔巽、北洋政府的徐世昌、冯隣阁、张作相和奉系军阀张作霖都曾经再次住持东北的军政权和议会的地方。日伪时期的狗汉奸张景惠和日本甲级战犯土肥原贤二也曾经在此办公,我在其它论坛什么发现过九一八后,日本侵略者占领奉天省议会大楼一位日本鬼子端着枪站在奉天省议会大楼门前的黑白照片。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在沈阳市五爱市场附,旧址近旁边是沈阳市第十七中学,仅仅是一墙之隔。我在今年年初到过旧址拍照,发现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已经变成了五爱市场的一个大仓库!而且楼体已经严重破损了,某些异常精美的砖雕也脱落了,部分文物外观被五爱市场的业主改的面目全非!原本在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的后面二楼窗台上面有一处最为精致的砖雕被人为拆除,取而代之的是空调的外挂机!正当我给沈阳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牌拍照片时过来一位年轻的女子,不容分说就要抢夺我手中的照相机!“这里是我家的仓库,你是不是过来偷东西?把照相机给我砸了!”这时问询过来三十余位五爱市场的业主,其中有一位甚至扬言要杀了我!毕竟人家人多势众,他们把我的照相机给强抢了过去,但是他们没有砸我的照相机,有一位中年男子过来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明来意后他说道;“这个楼是你家地啊?你说拍照就拍照啊?今天我不砸你的照相机了,但是内存卡归我了!”没办法我只好报警求助于警方出面。警察过来了解情况,但是拿我照相机的人已经不知所终了!里面有128GB的照片啊!有我奶奶过八十五周岁的生日照片和我兰州军区战友和老首长聚会的照片,到现在我为什么没有发表我和老首长聚会的帖子了吧?!一年多来我一直寻找这个人,但是真的找到恐怕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人家还能保存我的照片么?

今天我中午去了我的奶奶家过元旦,我奶奶选的饭店就在五爱市场附近,吃完饭后我和媳妇东北嫂去了一趟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发现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比起今年初更加的残破不堪!今天我走进了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内部,发现旧址里面有当年的木质楼梯,旧址里面堆得都是准备售卖的物品,棚顶的电线就好似蜘蛛网一样杂乱无章,有些电线已经破裂裸·露了,甚至有些部分电线已经脱落在了货品上面,大有火灾隐患的危险!我从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内部出来,在文物楼的墙体上面我找到了文物保护单位文物保护碑,如果不仔仔细细的辨认眼神好的也难以看出来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上面有着一层异常厚实的尘埃灰尘,这里是沈阳市文物局公布的沈阳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如果没有人提示,估计没有人会相信这里是文物,更没有人会相信这里曾经是辉煌的奉天省议会大楼!二零零三年评定的沈阳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单位,在二零零四年公布挂牌,二零零八年沈阳市文物局公布为沈阳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六年前的二零零八年沈阳市文物局对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挂牌仪式时我到现场观看了,那时的奉天省议会大楼旧址基本没有破坏,但是仅仅过去了五年半的时间,这个不可移动的文物已经是面目全非了,感觉和五年半前没有一点点的地方有相似之处了!那些异常精美的墙体砖雕艺术品几乎没有一块是完好无损的了!这样的建筑在沈阳乃至全东北也是极为罕见的,因为是当年权力的象征。

珠林寺,东北军万岁的家住在珠林路,为什么叫珠林路?有什么典故吗?当然有了。珠林寺存在已久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属于但是沈阳城里最大的‘祭骨寺’、‘奠灵寺’!解放初期归属于沈阳市民政局,这里不仅仅是一般般普普通通的古寺,当年奉系军阀郭松龄因为反对张作霖而惨遭处决,他和夫人的尸体被放置在沈阳小河沿法场暴尸三日不允许入土为安,后来经过和解,将郭松龄及其夫人的尸体灵柩存放于珠林寺,张作霖的灵柩也曾经存放在珠林寺,所以在当年珠林寺曾经轰动一时,当时有很多人慕名前往瞻仰。后期经过国民政府一九二九年维修和一九五一年沈阳市民政局维修。但是到了大跃进时期,珠林寺的正门就被拆除,但是东西配殿和主殿没有破坏,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初期珠林寺就被彻彻底底的拆除了。现在珠林寺的原址在沈阳市珠林路盲人社区内的一块小广场上面,在今年维修这里的马路时发现了珠林寺的地基等等文物,但是施工方野蛮施工,破坏了珠林寺的遗址,现在珠林寺的遗址上面已经变成了停车场了。

我爷爷曾经亲眼见到沈阳瘟神庙拆除的完完整整的经过,下期发表,再见!

本文内容于 2014/1/2 0:50:00 被东北军万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