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饮食的黑暗面

艾立克.舒勒(Eric Schlosser)是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的通讯员。他 曾获得多项新闻界的殊荣,包括一座国家杂志奖(National Magazine Award),那是 一篇他为〈大西洋〉(Atlantic)写的关于大麻和毒品战争的文章,本书是他的第一 本书。


概要:就引人入胜和竦动程度而言,快餐故事是美国战后的故事。舒勒,一位曾得 过国家杂志奖的新闻工作者,在当他企图转变美国思考吃什么方式的同时,描绘出 快餐产业对我们的健康,景观,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冲击。


出版者评论推荐:"快餐加速我们景观的改变,扩大富人和贫寒人之间的距离,刺 激肥胖病的流行,并将美国文化帝国主义推进至国外。那罪名真是謦竹难书,但在 这里艾立克.舒勒 专注于将第一流的报道,带有讽刺性机智的内容,以及仔细推 理集合在一起。


舒勒为冲垮快餐神话所进行的调查,从这个快餐事业诞生,加利福尼州的小地方, 一直蔓延到沿着新泽西州快速道路(New Jersey Turnpike)的工业走廊旁,许多为快 餐调制味道的工厂。这一路上,他发现了许多令人着迷,纷乱的事实。这包括从快 餐和好莱坞之间的邪恶联盟,到快餐产业在食物加工生产,通俗文化,甚至在房地 产上带来的巨大变化。他并且揭露快餐连锁店致力于迷惑最年轻,最易受影响的消 费族群,甚而利用年青人或少数族群当作他们广告的诉求对象。"


"‘近四十年来我们在吃的转变,比我们在过去四万来变化得多,’艾立克.舒勒 写道,然而,多数美国人对食物怎样做,哪里做,被谁做,以及制做的费用所知非 常有限。快餐国家追踪产业的成长现象,从五十年前,它诞生于南加利福尼亚州, 到它今日的全球化;从位于美国??无人烟新农村的家畜饲养场和屠宰场,到高中小 孩透过得来速(Drive Through,免下车购餐专用道)递给你奶昔进行分析。这本书的 揭发许多惊人内幕。我手头上的这本书,大部分的段落都被划上底线或在页边空白 处被我标上惊叹号。"戴夫.威齐(Dave Welch)写道。


美国人在快餐上花的钱要比在高等教育,计算机,计算机软件或者新汽车要多。每 个月超过90%的美国小孩在麦当劳吃饭。美国人每个星期平均消费三个汉堡包和四盒 炸薯条。


但是,汉堡包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呢?他们绝大多数是由已经筋疲力尽,几乎不能再 生产牛奶的母牛的肉做成的,这也是最不健康的一种牛肉,因为这种牛成天到晚都 被圈在堆满牛粪的饲料池旁。各分汉堡肉的成分里,包含十二只甚至上百只的母牛, 这增加了病牛广泛将病原生物传播的可能性。


直到1997年,那些喻为天生被设计为食草者的母牛,被饲以"家畜废物"--即被 处理过的死羊和死牛的遗骸,混以成千上万每年从动物收容所收购来的死猫和死狗 的遗骸。由于法律的改变(谢天谢地):现在他们只被饲以马,猪,和禽畜的遗骸。 另外,如果你以为你的薯条不含动物成分,那你就猜错了。虽然麦当劳(McDonald)不 再用牛油炸薯条,但直到1990年,它连锁店中薯条的饱和脂肪比每盎司汉堡肉中的 还多,麦当劳仍承认其快餐有些味道来自于"畜产品"。


"快餐国家"的作者艾立克.舒勒,被美国的快餐习性所困扰,但薯条和汉堡肉中 所含的成分还不是他困扰问题的主因,他说。他承认,当他在写了这本书,他吃的 快餐大多数都"很好吃"(也应该是如此,他提到快餐餐厅非常依靠数十亿美元的香 料产业,他们制作和销售具有特别味道的复合化学制品去处理食物,譬如"薰"鸡, "草莓"奶昔,和"烤"汉堡肉。)


舒勒认为快餐是国家苦难根源的原因,与快餐无所不在有关-它渗入我们的文化几 乎各方面的方式,它改变"不仅是美国人的饮食习惯,也改变了我们的景观,经济, 劳动力,和通俗文化。"据估计,每八名劳工就有一名曾被麦当劳雇用过,而且国 内,在快餐连锁店工作的三百五十万名劳工,是占最低工资比例的多数。


更甚的是,快餐产业想传递的价值与资本主义丑陋地结合在一起:除了拨削劳工权 益,同时也非人性地强调大量生产,并在有意义的劳工训练和自治上只肯拨出固定 的支出。在他们投资大笔金钱设计更有效率及不需要什么技能就可以操作的设备的 同时,快餐公司透过政府奖励公司教导贫穷人民技能的办法,获得上亿美元的补助 去"训练"他们的劳工。


舒勒并详细描述快餐产业如何致力于拓展儿童市场。他对麦当劳和迪斯尼之间的邪 恶联盟特别感兴趣,二家公司的合作不仅建立在他们对工会的敌意和他们对劳工半 封建式地处理态度上,也表现在他们致力于渗入小孩的想像力的决心上。其中,麦 当劳的是比较成功的:96%的美国小孩的认识朗诺.麦当劳(Ronald McDonald),只 有圣诞老人高过这个比例数字。


在或许是"快餐国家"中最惹人注目的一部分,舒勒举出在科罗拉多州,关于企业 "赞助"以弥补学区的预算赤字方面的报道:"在教室的传统设置下,不论是一年 级刚开始学识字的或是准备要买第一辆汽车的青少年学生,我们都能保证你们产品 及你们公司对这些学生的介绍的结果"一个令人心寒的儿童购买力市场会议的小册 子说道。快餐公司是这个新市场策略沿用的先锋,他们在学校里安置的,不仅只是 走廊上的广告和学校中的横幅,而且是可抵税,有目标性的,品牌性的教学材料。


在从细微症状啃噬着美国本质的深入的分析中,"快餐国家"在态度是悲观,但舒 勒从未因此"杞人忧天"地当街狂欢或顽固地怒斥他人。他的愤怒是明显的,但他 控制着他的声音并在不知不觉中进行他的策略。他避开了危言耸听的形容词,而是 巧妙地让统计数字和咒骂性的引文来表达他的意见。他明显是左派观点的争论者, 但他从未流于空论;举例来说,他以没生意可作的独立牧场经营者的插图,来批评 讽刺被企业垄断的牛畜牧产业。"那些现今有财政困难的蓄牧者,"他写道,"大 概是那些居住于美国西部中心,过着享受生活和实现价值的那群人。他们独立和自 足,珍惜他们的自由,并相信艰苦工作一定会有代价□他们现在正支付这个代价。 "


舒勒其实本身并不反对快餐这个概念。他以拥有自己经营步调的快餐业先驱卡尔. 克屈(Carl Karcher),小卡尔连锁店的创建者为例子。卡尔的例子展现了艰苦工作 和诚实经营的价值。卡尔完全无视在快餐革命中,他在所参与的一方,非以贪婪为 出发点的弱势。


尽管在书中关于令人作呕的食物安全部分,舒勒坦诚,到目前为止,他所收集到的 资料中,屠宰场的状况并没有健康上的危害。并且在书尾,他对位于加利福尼亚州, 拒绝使用特权,并付给快餐产业中最高薪资的家庭经营连锁店In-N-Out汉堡店表达 敬意。In-N-Out以人工去土豆皮,采用新鲜牛肉,不使用微波炉,热灯和冷冻机。 它的食物质量,服务,和用餐环境获评为美国国家第一位,而且,菜单上最昂贵的 也只不过$2.45美金。


那么,如何才能摆脱其余快餐产业对我们束缚呢?在个标题为"该怎样做"的简短 章节中,舒勒描绘出可能的解决方案。他希望政府,包括食品安全检查机构在内, 能采取一些行动,能在学校的自助食堂内设更高的食物安全标准,并给"对儿童来 说不健康的食物"颁发广告禁令,如此一来,可以迫使如麦当劳在内的快餐连锁店 降低它在快乐儿童餐(Happy Meal)中脂肪的含量,以助于减缓这个肥胖病趋势。他 同时建议取消对那些只会打搅劳工,而实际上不能帮助他们获取任何技能的快餐连 锁店的工作训练补贴,同时,在这些快餐连锁店"通过允许工会组织设立的新法 ",他承认,这样作,或许不能导致普遍地工会化,但应该会迫使产业善待他们的 劳工。他最后呼吁停止快餐产业市场占有率的竞争,然而,这项呼吁不是对政府的, 而且对消费者的:"转身走出那扇门"他鼓励说,当下次你要去买快餐时!


"身为读者,同时也是个消费者,我是舒勒忠实观众。我吃汉堡包,但很少是在快 餐连锁店中吃,除非我被困在95号州际公路上(Interstate 95)并饿得受不了时。我 也许会象当我听到这些最低工资职员机械化地说出"您想要特大号餐吗?",对这 些以快餐为代表的垃圾食物不感兴趣,但为何当我看完这本整体而言合理,进行过 过深入研究,并且衷心缮写的书后心情一直往下沉呢?为什么我质疑舒勒最后是否 能改变许多原本已经不同情他论点的人的想法,更别谈能改变他们的行为?我认为 这主要问题在于舒勒的诉求于生冷,硬梆梆的理性因素,却无法启发脾胃。",玛 丽亚.罗素(Maria Russo, Salon.com)写道。


"他在设法改变公众对可接受的公司行为的舆论是重要的诉求上,基本是正确的, 特别是当快餐公司正在使用低劣的措施来控制象吃这样和我们息息相关,以及关系 于我们的整体健康的日常生活。但舒勒将关于什么可用来取代那些快餐餐点的议题 留待讨论--那种付得起的,买得到的,以及对美国大众而言够熟悉的,以用来取 代美国人每天对薯条,汉堡,及其他加工处理的食物的渴望。但他甚至没有讨论这 些比较健康和比较多样性的吃,要花多少钱的问题,以赢得在现今快餐市场主要客 户-低收入人民。


在这个肥胖病盛行的年代,要改善美国人的饮食习惯,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经济问题, 但这不单单是改变口味,以及教道上颚的问题。是的,"让他们在In-N-Out吃双层 汉堡"不是唯一的答案。舒勒当然有他的腹案,而我们也不会傻的去忽略他。但在最 后,我期待快餐国家能设法多诉求在脾胃上,而不是脑子上。"


回顾


“在他以最佳调查新闻工作者不屈的精神和锋利眼睛所记载下分类罪恶的同时,他 揭露快餐产业对食物安全态度上的轻忽……舒勒为在现代美国核心中的真实的错误 建立一个初期的论据。”出版者每周(Publisher Weekly)写道。


“在仔细地研究后,快餐国家已不是乏味的,而是布满辛辣的评论和采访。最重要 是末段:当读者对最后解决方式绝望的同时,舒勒概述一套补救方案,以及完成这 个方案的步骤。高度推荐。”图书馆学报(Library Journal)写道。


“一篇很好揭发丑闻性的文章,提出于警告而不流于大惊小怪。至少,舒勒让人再 不能继续幸福地吃快餐了。”纽约时报书评(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写 道。


“好消息是这不再是本无足轻重的书了。舒勒是一位严肃和努力的记者,而‘快餐 国家’不是空穴来风的破坏,而是在他亲自审查了快餐从肉到上市过程,集合了事 实和观察的惊爆性新闻。那或许是坏新闻。这当中的一个中心主题是,现代快餐事 业在其他事业定义下,它工业化的程度,然而,舒勒看到的,是普遍负面的发展。”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写道。


“快餐国家是用来了解廿一世纪公司资本主化本质的一个工具书。”书之伦敦回顾 (London Review of Books)写道。

艾立克.舒勒(Eric Schlosser)是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的通讯员。他 曾获得多项新闻界的殊荣,包括一座国家杂志奖(National Magazine Award),那是 一篇他为〈大西洋〉(Atlantic)写的关于大麻和毒品战争的文章,本书是他的第一 本书。


概要:就引人入胜和竦动程度而言,快餐故事是美国战后的故事。舒勒,一位曾得 过国家杂志奖的新闻工作者,在当他企图转变美国思考吃什么方式的同时,描绘出 快餐产业对我们的健康,景观,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冲击。


出版者评论推荐:"快餐加速我们景观的改变,扩大富人和贫寒人之间的距离,刺 激肥胖病的流行,并将美国文化帝国主义推进至国外。那罪名真是謦竹难书,但在 这里艾立克.舒勒 专注于将第一流的报道,带有讽刺性机智的内容,以及仔细推 理集合在一起。


舒勒为冲垮快餐神话所进行的调查,从这个快餐事业诞生,加利福尼州的小地方, 一直蔓延到沿着新泽西州快速道路(New Jersey Turnpike)的工业走廊旁,许多为快 餐调制味道的工厂。这一路上,他发现了许多令人着迷,纷乱的事实。这包括从快 餐和好莱坞之间的邪恶联盟,到快餐产业在食物加工生产,通俗文化,甚至在房地 产上带来的巨大变化。他并且揭露快餐连锁店致力于迷惑最年轻,最易受影响的消 费族群,甚而利用年青人或少数族群当作他们广告的诉求对象。"


"‘近四十年来我们在吃的转变,比我们在过去四万来变化得多,’艾立克.舒勒 写道,然而,多数美国人对食物怎样做,哪里做,被谁做,以及制做的费用所知非 常有限。快餐国家追踪产业的成长现象,从五十年前,它诞生于南加利福尼亚州, 到它今日的全球化;从位于美国??无人烟新农村的家畜饲养场和屠宰场,到高中小 孩透过得来速(Drive Through,免下车购餐专用道)递给你奶昔进行分析。这本书的 揭发许多惊人内幕。我手头上的这本书,大部分的段落都被划上底线或在页边空白 处被我标上惊叹号。"戴夫.威齐(Dave Welch)写道。


美国人在快餐上花的钱要比在高等教育,计算机,计算机软件或者新汽车要多。每 个月超过90%的美国小孩在麦当劳吃饭。美国人每个星期平均消费三个汉堡包和四盒 炸薯条。


但是,汉堡包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呢?他们绝大多数是由已经筋疲力尽,几乎不能再 生产牛奶的母牛的肉做成的,这也是最不健康的一种牛肉,因为这种牛成天到晚都 被圈在堆满牛粪的饲料池旁。各分汉堡肉的成分里,包含十二只甚至上百只的母牛, 这增加了病牛广泛将病原生物传播的可能性。


直到1997年,那些喻为天生被设计为食草者的母牛,被饲以"家畜废物"--即被 处理过的死羊和死牛的遗骸,混以成千上万每年从动物收容所收购来的死猫和死狗 的遗骸。由于法律的改变(谢天谢地):现在他们只被饲以马,猪,和禽畜的遗骸。 另外,如果你以为你的薯条不含动物成分,那你就猜错了。虽然麦当劳(McDonald)不 再用牛油炸薯条,但直到1990年,它连锁店中薯条的饱和脂肪比每盎司汉堡肉中的 还多,麦当劳仍承认其快餐有些味道来自于"畜产品"。


"快餐国家"的作者艾立克.舒勒,被美国的快餐习性所困扰,但薯条和汉堡肉中 所含的成分还不是他困扰问题的主因,他说。他承认,当他在写了这本书,他吃的 快餐大多数都"很好吃"(也应该是如此,他提到快餐餐厅非常依靠数十亿美元的香 料产业,他们制作和销售具有特别味道的复合化学制品去处理食物,譬如"薰"鸡, "草莓"奶昔,和"烤"汉堡肉。)


舒勒认为快餐是国家苦难根源的原因,与快餐无所不在有关-它渗入我们的文化几 乎各方面的方式,它改变"不仅是美国人的饮食习惯,也改变了我们的景观,经济, 劳动力,和通俗文化。"据估计,每八名劳工就有一名曾被麦当劳雇用过,而且国 内,在快餐连锁店工作的三百五十万名劳工,是占最低工资比例的多数。


更甚的是,快餐产业想传递的价值与资本主义丑陋地结合在一起:除了拨削劳工权 益,同时也非人性地强调大量生产,并在有意义的劳工训练和自治上只肯拨出固定 的支出。在他们投资大笔金钱设计更有效率及不需要什么技能就可以操作的设备的 同时,快餐公司透过政府奖励公司教导贫穷人民技能的办法,获得上亿美元的补助 去"训练"他们的劳工。


舒勒并详细描述快餐产业如何致力于拓展儿童市场。他对麦当劳和迪斯尼之间的邪 恶联盟特别感兴趣,二家公司的合作不仅建立在他们对工会的敌意和他们对劳工半 封建式地处理态度上,也表现在他们致力于渗入小孩的想像力的决心上。其中,麦 当劳的是比较成功的:96%的美国小孩的认识朗诺.麦当劳(Ronald McDonald),只 有圣诞老人高过这个比例数字。


在或许是"快餐国家"中最惹人注目的一部分,舒勒举出在科罗拉多州,关于企业 "赞助"以弥补学区的预算赤字方面的报道:"在教室的传统设置下,不论是一年 级刚开始学识字的或是准备要买第一辆汽车的青少年学生,我们都能保证你们产品 及你们公司对这些学生的介绍的结果"一个令人心寒的儿童购买力市场会议的小册 子说道。快餐公司是这个新市场策略沿用的先锋,他们在学校里安置的,不仅只是 走廊上的广告和学校中的横幅,而且是可抵税,有目标性的,品牌性的教学材料。


在从细微症状啃噬着美国本质的深入的分析中,"快餐国家"在态度是悲观,但舒 勒从未因此"杞人忧天"地当街狂欢或顽固地怒斥他人。他的愤怒是明显的,但他 控制着他的声音并在不知不觉中进行他的策略。他避开了危言耸听的形容词,而是 巧妙地让统计数字和咒骂性的引文来表达他的意见。他明显是左派观点的争论者, 但他从未流于空论;举例来说,他以没生意可作的独立牧场经营者的插图,来批评 讽刺被企业垄断的牛畜牧产业。"那些现今有财政困难的蓄牧者,"他写道,"大 概是那些居住于美国西部中心,过着享受生活和实现价值的那群人。他们独立和自 足,珍惜他们的自由,并相信艰苦工作一定会有代价□他们现在正支付这个代价。 "


舒勒其实本身并不反对快餐这个概念。他以拥有自己经营步调的快餐业先驱卡尔. 克屈(Carl Karcher),小卡尔连锁店的创建者为例子。卡尔的例子展现了艰苦工作 和诚实经营的价值。卡尔完全无视在快餐革命中,他在所参与的一方,非以贪婪为 出发点的弱势。


尽管在书中关于令人作呕的食物安全部分,舒勒坦诚,到目前为止,他所收集到的 资料中,屠宰场的状况并没有健康上的危害。并且在书尾,他对位于加利福尼亚州, 拒绝使用特权,并付给快餐产业中最高薪资的家庭经营连锁店In-N-Out汉堡店表达 敬意。In-N-Out以人工去土豆皮,采用新鲜牛肉,不使用微波炉,热灯和冷冻机。 它的食物质量,服务,和用餐环境获评为美国国家第一位,而且,菜单上最昂贵的 也只不过$2.45美金。


那么,如何才能摆脱其余快餐产业对我们束缚呢?在个标题为"该怎样做"的简短 章节中,舒勒描绘出可能的解决方案。他希望政府,包括食品安全检查机构在内, 能采取一些行动,能在学校的自助食堂内设更高的食物安全标准,并给"对儿童来 说不健康的食物"颁发广告禁令,如此一来,可以迫使如麦当劳在内的快餐连锁店 降低它在快乐儿童餐(Happy Meal)中脂肪的含量,以助于减缓这个肥胖病趋势。他 同时建议取消对那些只会打搅劳工,而实际上不能帮助他们获取任何技能的快餐连 锁店的工作训练补贴,同时,在这些快餐连锁店"通过允许工会组织设立的新法 ",他承认,这样作,或许不能导致普遍地工会化,但应该会迫使产业善待他们的 劳工。他最后呼吁停止快餐产业市场占有率的竞争,然而,这项呼吁不是对政府的, 而且对消费者的:"转身走出那扇门"他鼓励说,当下次你要去买快餐时!


"身为读者,同时也是个消费者,我是舒勒忠实观众。我吃汉堡包,但很少是在快 餐连锁店中吃,除非我被困在95号州际公路上(Interstate 95)并饿得受不了时。我 也许会象当我听到这些最低工资职员机械化地说出"您想要特大号餐吗?",对这 些以快餐为代表的垃圾食物不感兴趣,但为何当我看完这本整体而言合理,进行过 过深入研究,并且衷心缮写的书后心情一直往下沉呢?为什么我质疑舒勒最后是否 能改变许多原本已经不同情他论点的人的想法,更别谈能改变他们的行为?我认为 这主要问题在于舒勒的诉求于生冷,硬梆梆的理性因素,却无法启发脾胃。",玛 丽亚.罗素(Maria Russo, Salon.com)写道。


"他在设法改变公众对可接受的公司行为的舆论是重要的诉求上,基本是正确的, 特别是当快餐公司正在使用低劣的措施来控制象吃这样和我们息息相关,以及关系 于我们的整体健康的日常生活。但舒勒将关于什么可用来取代那些快餐餐点的议题 留待讨论--那种付得起的,买得到的,以及对美国大众而言够熟悉的,以用来取 代美国人每天对薯条,汉堡,及其他加工处理的食物的渴望。但他甚至没有讨论这 些比较健康和比较多样性的吃,要花多少钱的问题,以赢得在现今快餐市场主要客 户-低收入人民。


在这个肥胖病盛行的年代,要改善美国人的饮食习惯,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经济问题, 但这不单单是改变口味,以及教道上颚的问题。是的,"让他们在In-N-Out吃双层 汉堡"不是唯一的答案。舒勒当然有他的腹案,而我们也不会傻的去忽略他。但在最 后,我期待快餐国家能设法多诉求在脾胃上,而不是脑子上。"


回顾


“在他以最佳调查新闻工作者不屈的精神和锋利眼睛所记载下分类罪恶的同时,他 揭露快餐产业对食物安全态度上的轻忽……舒勒为在现代美国核心中的真实的错误 建立一个初期的论据。”出版者每周(Publisher Weekly)写道。


“在仔细地研究后,快餐国家已不是乏味的,而是布满辛辣的评论和采访。最重要 是末段:当读者对最后解决方式绝望的同时,舒勒概述一套补救方案,以及完成这 个方案的步骤。高度推荐。”图书馆学报(Library Journal)写道。


“一篇很好揭发丑闻性的文章,提出于警告而不流于大惊小怪。至少,舒勒让人再 不能继续幸福地吃快餐了。”纽约时报书评(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写 道。


“好消息是这不再是本无足轻重的书了。舒勒是一位严肃和努力的记者,而‘快餐 国家’不是空穴来风的破坏,而是在他亲自审查了快餐从肉到上市过程,集合了事 实和观察的惊爆性新闻。那或许是坏新闻。这当中的一个中心主题是,现代快餐事 业在其他事业定义下,它工业化的程度,然而,舒勒看到的,是普遍负面的发展。”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写道。


“快餐国家是用来了解廿一世纪公司资本主化本质的一个工具书。”书之伦敦回顾 (London Review of Books)写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