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冬日,华山,北风呼啸,天地一片肃杀。绝顶之巅,古松巨石之下,一黑衣人凌空而立。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黑衣人颂着本朝太祖老词,叹道:转眼十年过去,今又是华山论剑之日,也不知当年那几个废柴尚在人世否?

北风中,只听得一声呼啸,山脚下一个声音远远传来:“江老邪,你丫挂了我们也不会挂的,你就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不错、不错!虽然老夫生平最烦瓜皮,但瓜毒物这句话却是甚合我心呐!”又一个声音紧跟着传来。

说话间,二人已跃至黑衣人近前。前者一身绿袍,虎虎有威,正是西毒瓜皮,后者锦衣玉带天生贵相,乃是前朝废燕王南帝天俊2。

不消说,黑衣人自然就是上一次华山论剑中武功天下第一的东邪江黑是也。

“一见面就是斗嘴,这都几十年了,能不能消停会?”片刻间,白衣如雪的中神通天堂也到了。

“高鸟还没到吗?”江老邪此时方转过身来,但见其黑脸、黑衣、黑皮裤,麻绳裹着啤酒肚。周身黑气弥漫,仿佛是从五脏六腑中喷涌而出,难怪江湖上都称其为江黑心,实在是实至名归。

余音未落,空中一声雕鸣,蓝衣人北丐高山从天而降。

“我擦,高鸟。你那么肥硕的肉体骑一小鸟而来,隔远看还以为你丫骑一扫帚呢。”瓜皮乐道。

“是吗?瓜皮,今年怎么不见捏戴着帽子来啊,那颜色,啧啧,绿!纯绿!纯爷们!”

众人哈哈大笑,瓜皮倒也不以为意。

至此,此次华山论剑,“铁血五老”到齐。他们分别是:东邪—江黑,西毒—瓜皮,南帝—天俊2,北丐—高山,中神通—天堂。

今日长缨在手,试问天下谁是英雄!

比武不是请客吃饭,规矩依旧:群殴加互殴,打死算自杀,开始!

话说“仇人”见面是分外眼红,五老嘴上谈笑风生,暗地里却无不想把其余几个废材痛殴一顿,不打的你丫整容就算俺不是好兽医。

瓜皮首先朝高山发难:“高鸟,多年前江湖传闻你曾私下骂俺为贱人,令的老夫被群豪嘲笑为“便宜瓜皮”,今日正是老夫报仇雪恨之时,接招!”

说话间,就朝高山挠了过去,高山也不示弱,迎面扭住瓜皮头发就拽住了,很快两人就扭打在一起,满地翻滚....(此处少儿不宜,自动屏蔽。)

那边,天俊和天堂由于都是天字辈,又都先后是“铁血帮”总舵主,自然惺惺相惜,两人相视一望,朝江黑逼了过去。只见江黑凛然不惧,跳上大石,怒喝一声:“不许打脸!”

结果自是不言而喻:江黑全身毫发无损,脸上全是皮鞋印。

好一场混战,一时间日月无光,天地为之色暗。草,雾霾爷威武!

这边高山终于败下阵来,只见他整了整衣服,拢了拢凌乱的头发,对瓜皮说道:“想不到十年不见,瓜毒物功力不减当年,我认了。祝愿你天下无敌。”心里却暗道:“人至贱,则无敌!你真是要贱到极致了!老夫虽然武斗稍逊于你,但文斗却又略胜你一筹,扯平了。”

瓜皮果然一时半会没明白这话里有话的恭维,还只当高山真心服软,一时得意不已。可转头一看,天俊、天堂两废材联手已经秒了江黑,正不坏好意的盯着自己,不由得暗自叫苦。

“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再斗不迟。”瓜皮绿豆眼一皱,计上心来:“天俊兄,高兄,你们二位都曾经是江湖第一大帮铁血帮总舵主,想当年英姿雄发一呼百应,是何等威风!都是因为江黑那厮处处使坏,令你们正值壮年而归隐田园,是为平生大憾。而小弟我,当年也在那厮的淫威之下苟且偏安,郁郁寡欢至今。正所谓‘狼狈为奸、其利断金’,不如今日将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我等来个雪上加霜,合力让江黑的脸再胖上一圈,一解多年怨气可好?”

看到天俊、高山赞赏的眼神,瓜皮转眼望向天堂:“天堂兄弟,你是铁血帮现任总舵主,前车之鉴不可不早作打算,此刻是敌是友全凭你一句话。”

事已至此,不会雪中送炭,难道还不会助纣为虐?天堂毫不犹豫的加入了群殴江黑的战团。

雾霾逐渐散去,但更大的黑暗即将来临。

四老坏笑着走向了江老邪,眼见就要节操与杯具齐碎。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江老邪拍拍屁股上的土,居然站了起来,嘴角一丝冷笑:“哼哼,乃们不按套路出牌,就不要怪我开挂了。”

举手间,一件斗篷变戏法般的套在了江黑的身上,顿时神容焕发,风一过,威风凛凛,嘴里还念念有词:“君品玛尼哄,君品玛尼哄....”

“神马玩意,神神叨叨的,哥几个,上!”瓜皮一声吆喝,四老同时无死角攻向江黑,的脸。

奇迹发生了,穿上斗篷的江黑居然在四大绝顶高手的围攻下毫发无损。直到四人筋疲力竭,江黑依旧岿然不动,仿佛神仙附体一般。

“哈哈哈,老夫这件战袍如何?”看着几老绝望的眼神,江老邪继续说道:“君品战袍,品质优良。穿上之后腰不酸腿不痛,纯中药不含糖。”

听这说辞,一旁吃过大席面的天俊2摸着脑袋迷惑了:介尼玛到底是药还是衣服?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就在瓜皮等人绝望之际,中神通天堂仰天长笑:“江老邪啊江老邪,枉你一代武学泰斗、奸商宗师,居然不懂天地万物相生相克之理。你看看这是什么?”

天堂手掌一翻,一物已悬之掌心。但见其物半尺长,拇指粗细,通体幽黑。似棒非棒,非金非石。(这不塑料吗?)

但见天堂紧握神兵,一通咒语念了开来:“龙牙手电吗你玛尼哄!龙牙手电吗你玛尼哄!”随即一道强光仿佛闪电般射向江黑。江黑知道此物厉害,瞬间风中凌乱。

机不可失,天堂大喝一声:“哥几个,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天俊、高山大喜,换上十厘米高跟鞋大脚丫子就直接踹了上去。

只有瓜皮慢了点,嘴里在数着什么,喃喃自语:“这咒语真尼玛长啊~”

直到天堂再次呼喝,瓜皮才反应了过来,一把夺过天堂手中神兵,转身飘至江老邪身后,

“吗你玛尼哄,我顶!!”

“啊————!”一声惨叫痛彻心扉,破长空。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以上纯属娱乐,提到的各位大神勿怪哈。如有不妥,本人将在收到短信的第一时间编辑人物ID及内容,并致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