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联合国降半旗是为了悼念某人的逝世,这原本就有相应的规定。

悼念的对象:无论从联合国的相关规定的条款上看(因为后几条中提到了“某国重要人物”和“与联合国有重要联系的世界领导人”)还是从事实上看,不局限于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 (更不局限于现任元首和首脑)。

具体情况如下:

一、关于联合国为周恩来下半旗的争论

联合国为周恩来下半旗的真正理由,最重要的是世人对其伟大品德的景仰。这几乎是不用解释的,而联合国秘书长的那段讲话更象是一种形式(在我看来,说没有存款没有孩子只能是形式上的原因,做为真正的原因是说不过去的)。这些在当时大家应该都是心知肚明的。

为周恩来下半旗算不算破例?不但秘书长讲话的质疑者说不是,连一篇既相信它且又严谨的文章也说不是,而它的依据是《旗典》中的g款(在联合国正式哀悼活动中,秘书长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决定联合国旗帜一律下半旗,无论这些旗帜悬挂在哪里)。然而细读该款及其它所有条款之后会发现,此款所定只是针对世界各地所有的联合国旗帜(恰恰弥补了其它条款的欠缺),并非对哀悼期的长短做了什么特殊规定(其它条款也没有这样做),所以为周恩来下半旗七天,显然是破例之举。而那篇质疑的文章闭口不提少有先例及对周恩来的悼念规模,还轻描淡写地来一句“例行公事”,似乎向人暗示:周恩来不过是一位政府首脑而已。

周恩来以其高尚的人格魅力赢得了世人空前普遍的高度的崇敬,任何语言上的评价在他面前其实都会显得苍白无力。在这种情况下,联合国秘书长异乎寻常的讲话难道真的就那么不能理解吗?我想问问质疑者:一、你说这些话是“土老冒”说的,既然你有能力质疑,那么换成是你,你该怎样措辞?二、东方人西方人毕竟是一个物种,毕竟都有血有肉,两者间真的有那么大的差别吗?你说差异如何如何,说这只是“中国特色的感情和思维方式”,我不是也可以怀疑你在编造神话忽悠人吗?三、此事闹到这种地步,你已不能只拿你的分析理由了(说真话,我还是佩服你有头脑),还得拿出相反的证明来说秘书长没说过此话,你拿得出吗?

以下是对那篇表示相信这件事的文章的选摘:

1976年1月12日《参考消息》第三版上披露了一条消息:《联合国将持续数天下半旗哀悼周总理逝世》

[路透社联合国一月九日电]为了哀悼中国故总理周恩来,联合国旗今天下半旗,联合国会员国的国旗没有升起(这句话特别值得注意,这一待遇也许就是空前绝后的,以及秘书长的话所针对的事情),一位联合国发言人说,这种哀悼方式将持续数天。在通常情况下,只是在一位重要的国家政治人物举行葬礼的日子下半旗。

从那天开始到一月十五日(他的葬礼举行的日子),甚至以后更长的时间里,几乎所有国家中所有重要的人物,都对他的逝世发表了悲痛的声明或谈话;许多国家下半旗志哀,联合国旗也下半旗,同时没有升起联合国会员国的国旗。这在这个世界组织中是极其罕见的事情。无数唁电和唁函飞向北京;各国报纸以显著地位刊载了这惊人的噩耗,有的报纸整版套上了黑框;无数电台播放这悲痛的消息,有的还播放沉痛的哀乐;周恩来的照片和影片资料,反复地出现在书刊报纸和电视屏上;无数普通的群众涌向当地中国使馆和驻在机关,表示自己的哀悼,悲痛汹涌在他们心里,热泪洒在他们胸前,全世界都为他哀歌。当时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是107个,而有130多个国家和政党领导人先后发来唁电、唁函,说明有一些尚未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也表示了哀悼。周恩来获得了敌、我、友三方一致的高度评价和世界各国的广泛赞誉,这种超越政见、超越时空的哀悼,是非常罕见的。

尽管周恩来不是联合国下半旗的第一人,但国际社会的悼念规模和方式无论从广度还是深度都表现出异乎寻常,远非正常的惯例可比。应当说周恩来总理享受了极其特殊的荣誉,这一点丝毫不夸张,尤其是联合国持续七天下半旗(按照联合国的《旗典》的规定,通常下半旗只有一天,即得知逝世消息当日(次日)或举行葬礼当日。在特殊情况下,这两天都下半旗),在这一点上说空前绝后决不为过。

2002年1月8日,联合国秘书长的“两个原因”登载在人民日报上,向全世界公开的,不再仅仅是民间传说了,否则肯定会有其他国家的外交官来质疑这件事,似乎还没有听到当事人的否认。中央文献研究室在正规的学术期刊上引用这一说法,至少说明他们是审核过而且是认可的。同时,外交部网站、新华社网站等权威部门都认同这一说法。 联合国秘书长的两个理由带有浓厚的感情色彩,而不是常见的外交辞令,这更说明了周恩来伟大的功绩和人格非同一般。

二、联合国为哪些人下过半旗 一、1948年,印度的国父“圣雄”甘地(遇刺)。

二、1953年,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

三、1962年,前任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哈马舍尔德于1955年在北京会见过周总理后说过一句广为流传的话:“与周恩来相比,我们简直就是野蛮人”。)逝世1周年(这可以说只是补办,也可说是破例)。

四、1968年,美国著名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

五、1976年1月9日(逝世次日)至15日(葬礼日),周恩来。

六、1976年7月,朱德(《人民日报》24日第六版:为哀悼朱德委员长,“联合国总部在七月八日和十一日下半旗志哀”。为朱德降半旗两日,也属于规定中的“特殊情况”了。)

七、1976年9月9日(逝世当日),毛泽东。

八、1981年6月1日,宋庆龄(5月29日逝世)(《人民日报》第六版《沉痛哀悼宋庆龄名誉主席》其中一句:联合国会旗今天下半旗半天志哀)。

九、1995年11月6日(葬礼次日),以色列总理拉宾(4日遇刺)。

十、1997年2月20日(逝世次日),邓小平。

十一、1997年,印度修女德蕾莎。

十二、2001年1月23日(安葬日),刚果(金)总统劳伦特•卡比拉(16日遇刺)。

十三、2001年6月5日(2日为安葬日),尼泊尔前国五比兰德拉(1日争执中遭枪杀)。

十四、2003年8月,伊拉克问题特别代表、巴西籍政治家德梅洛(因其所在的联合国驻伊拉克办事处遭到恐怖分子的自杀性炸弹攻击而遇难)。

十五、2004年11月11日(逝世当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

十六、2006年1月,科威特埃米尔(科威特国家元首的称谓)贾比尔•艾哈迈德•萨巴赫。

十七、2006年7月28日,中国军事观察员杜照宇在内的4名联合国观察员(26日因以色列军队对黎巴嫩南部进行空袭而丧生)。

这些给我的感觉是,这种决定有很大的随意性:联合国对下半旗的规定执行得并不严格,不是每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包括在任的)都享受了此待遇;而且他们也讲“人情味”。所以我更相信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做了的那些笨了吧叽的“土老冒”式的解释了。


本文内容于 2014/1/2 8:24:24 被小编a45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