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速度与激情”不仅仅只能出现在好莱坞大片里,事实上每到夜幕降临,在中国的许多地方,地下飙车活动都在火热的进行着。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二环十三郎”名叫陈震,是2006年在京城驾车族中流传的一个飞车高手,传说他能在正常的车流量下,用13分钟平均140公里的时速跑完整个二环。这个速度,是以每分钟超车200多辆来完成的,因而被地下飙车族称为“二环十三郎”,2006年3月,他和对手张晋在二环路上因非法赛车被警方截获被治安拘留7天。2008年开始参加场地房车赛,2009年至今一直参加国内的公路超级摩托车赛事。与此同时,他还一直在汽车之家网站从事试车主持人的工作。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在媒体的报道下,陈震一夜成名,而他所代表的一群“13分钟跑完二环”的飙车族,也因此浮出水面。陈震被拘,是北京飙车现象的分水岭———此前,“不管是二环还是三环,经常有车贴着你‘飞’过去,飙车很常见。”那些“职业飙车族”,飙车一般都是在深夜,“车很少,很隐蔽,而且下赌注。”北京地下飙车赌注数高达万元。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北京“飙车族”的“圈内人”分为四种: 1、经常参加“04聚会”的车手,很多是在国外读过几年书的“小海归们”,由于在新西兰、英国、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地地下飙车成风,改装车又比较方便,一旦他们回到国内,一时不能适应国内的交通政策法规,就继续飙车活动。他们也是北京地下飙车的先锋。 2、一部分先富起来的私企老板或业主,因为工作压力大,又无其他爱好,无处张扬个性,宣泄情绪,因为身边会有一些1类人群,所以也加入了地下飙车的行列。 3、改装店老板及合伙人或员工,出于宣传自身、树立企业形象的目的,总是积极参与或积极组织类似的地下飙车活动。 4、爱车一族。热爱赛车运动,一时因无法参加正规比赛而加入地下飙车行列当中。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在公众的印象中,飙车党多半与“不良富家子”联系在一起。尤其在发生了杭州飙车案,跑街青年胡斌撞死上进青年谭卓之后。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5月8日晚,死者谭卓的亲友及浙江大学的校友聚集在事发地,悼念谭卓。人们纷纷谴责危害公共安全的飙车行为。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从法拉利、保时捷、奥迪TT到斯巴鲁、萨博、宝来、高尔夫、飞度……北外环公路上,发动机不断发出轰鸣,轮胎高速摩擦地面不断发出“尖叫”,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橡胶味,这种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飙车”场景出现在中山北外环沙朗路段。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成都的地下飙车。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山路飙车一度成为最流行的方式。去年底,当地媒体的一轮系列报道把地下飙车的情况公之于众,这一切都源于对一名地下车手朱晋的采访——他是圈子里有名的玩家,也是高转速联盟的副队长。那次采访中提到了龙泉山,与电影《头文字D》中的秋明山非常相似,很多起伏的盘山公路,其中不乏难度极高的弯道。朱晋结合自己的经历,坦言山路飙车非常危险。报道后,龙泉山相关部门在山路上安装了大量电子眼,加强了交通安全管理,加上因为事故太多,深夜在山路上飙车的人慢慢减少。因为此事,朱晋在圈子里几乎成为众矢之的,甚至被看成告密者。不久他离开高转速联盟,撤出了与朋友合伙经营的改装店,进一家更大的改装店打工,开始朝九晚五的生活。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这些神秘地下飙车族,多为炫富和吸引美女。图为地下飙车族车模。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在没有明确法律条文约束的条件下,一桩桩 “飙车”事件引发的交通事故常见各大报端,频繁发生的惨痛事故,惊诧了社会,在民众心理埋下了极度恐惧的阴影。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飙车的悲剧。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地下飙车活动盛行。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凌晨,引擎震天般的轰鸣声,四五辆改装车在马路上极速狂飙,它们穿梭在车流中,以追求最快的速度到达终点,逼得过往车辆刹车避让,险象环生。这不是电影里上演的镜头,而是发生在青岛街头上真实的一幕,一些车经过改装,改变了外表 ,提升了动力 ,但这些车辆没有经过安全检验,在疾速行驶中埋下了重大安全隐患。市民感叹,他们的存在是对交通安全的一个挑战。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这是个怎样的群体?这是些什么样的人?”在记者目击了东西快速路上那一场追逐赛后,决定对青岛的“飙车族”展开探访,几经周转——记者与一名改装车爱好者陈吉(化名)取得联系。 6月6日下午,台东八路一家小吃店内,陈吉与记者在此见面。 陈吉的年龄不大,今年24岁,家境优越,父母都是商人,而他刚满18岁就取得驾照,2006年开始接触改车,至今已换两辆车,现在开的是一辆改装的日产轿车。


中国各地的地下飙车活动


青岛地下赛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