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安倍:还有没有起码的道德感和羞耻心?


敢问安倍:还有没有起码的道德感和羞耻心?

1970年12月7日,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下跪

敢问安倍:还有没有起码的道德感和羞耻心?


2013年12月26日,在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前)参拜靖国神社

新华网北京12月31日电 在世界即将进入新的一年之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12月26日参拜靖国神社,向“东方纳粹”顶礼膜拜,加速开动历史倒车。

法西斯发动侵略战争,是人类黑暗的过去。如何面对这幕黑暗与丑恶,却出现鲜明的对比。

世界曾肃然起敬:43年前的冬天,时任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黑衣肃容,双膝跪倒在华沙犹太人遇害者纪念碑前。

世界如今侧目而视:43年后的冬天,安倍作为日本首相,趾高气扬、大摇大摆走进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声称“向为国家战斗和牺牲的英灵致以哀悼之意”。他所说的“英灵”,包括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的主要决策者之一东条英机、策划伪满洲国的首要人物土肥原贤二、制造南京大屠杀的首恶松井石根……

勃兰特二战期间流亡国外,坚持从事反法西斯斗争,个人问心无愧。然而,他还是坚定地要“替所有必须这样做而没有这样做的人下跪”,胸襟磊落中的责任感跃入眼帘。

安倍是日本二战甲级战犯岸信介的外孙,但对于正常人都会引以为耻的这种“历史包袱”,安倍却“傲然”宣称:“我的政治DNA更多地继承了岸信介的遗传。”言行如此令人不齿!

勃兰特之跪,是他作为联邦德国领导人代表国家承认二战罪责并向全世界道歉。此后,在1995年,时任德国总理科尔访问以色列,在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双膝下跪,再次代表德国向受害者道歉。

安倍膜拜“东方纳粹”言行,也不是“孤家寡人”所为。安倍内阁,集结了一批右翼政客,其中包括数月前公开建议日本效仿德国纳粹“静悄悄修宪”的麻生太郎等人。对麻生这一举世哗然的言论,任何有这样阁员的正常政府都应感到羞耻。但是,在安倍的公开袒护下,麻生一不谢罪二不辞职,安然无事。

2013年,是希特勒在德国上台80周年,德国总理默克尔重申:“对于纳粹的罪行……德国应该承担起永恒的责任。这种反思要一代一代保留下去。”她说,每一名受害者的命运,都让她充满悲伤并感到羞耻。

这一年,是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76周年。安倍如何表态?“七·七事变”纪念日当天,在被问及对日本侵略历史认知时,安倍竟然声称,日本也有值得骄傲的历史,邻国应该予以尊重。这样的政客,还有没有一点起码的道德感和羞耻心?

勃兰特跪下了,但就从这一刻起,德意志民族在精神上站立了起来,步入了与欧洲和世界各国携手合作、获得国际社会尊敬和信任的新时代。2005年,德国电视二台投票评选最伟大的德国人,勃兰特名列第五。

安倍是站着的,但当他走进靖国神社参拜“东方纳粹”、践踏二战受害国人民感情的时候,他将自己永远定格为一个政治丑角。

德国政府发言人赛贝特12月30日说,每个国家都应以“诚实的”态度定位自己在20世纪战争中的角色。只有在正视历史基础上,各国才能共同构建未来。

不能“诚实”,不能“正视”,安倍政府就无法和别国共同建设未来,它就只能在错误的道路上越退越远,在自掘的陷阱中越陷越深。带着极度扭曲的历史观,安倍正在将日本带向一条扭曲的不归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