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言,今天是陈老出殡的日子,一早与司马等去送他,经其家属同意,将其回忆录赠予。现将回忆录全文记录,以飨同仁,并以此纪念陈老波折坎坷的一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涉世坎坷话残生

我,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农历三月十二日出生于国民党执政时代,五岁启蒙于家塾,九岁来南昌读洋学堂,插班棉花市小学三年级,高小毕业后,考入豫章中学。1931年9月18日侵占我国东北三省的日寇,1936年侵占九江,母把胞弟交二舅逃赣州,给我400元带妻舜英逃广州(当时有族伯昭论在那里做生意),不久,广东省近海的淡水,日军从此登陆,乃经湖南转回南昌,又逃乐安(有堂兄志堂在县政府户籍室任主任),自己无一技之长,找不到工作,坐吃山空,非长久之策。一天,在报上看到军校在吉安招生,乃前去应考,经笔试、体检,合格录取,乃同考取者,随带队人步行去军校所在地瑞金,初进入伍生团接受初级军训,三月后,转武阳囲镇,接受正式军训,从排、连教练到团指挥。1939年元旦毕业,,分发三战区廿五军十三师,安置在师部参谋处搞文笔工作,一年多后,觉学非所用,陈请下调,入该师三团一营二连工作,近二年后,突发高烧,因病治疗不效,疑染鼠疫,乃送南城天主堂医院,三个多月,病愈出院,回驻地,空无一人,问当地群众,亦不知去向。而师部又驻在铅山之程坊。一二两团驻防浙江衢州一线,乃率勤务员走近路(无公路通车)去乐安。1944年南侵日军攻占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印尼等国后,于1945年8月又偷袭美国的海军基地珍珠港,触怒美国,于6-9两日在日本长崎。广岛投下两颗原子弹,日本天皇乃通电“无条件投降”,以德、意、日三国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此结束。

不幸的是:国共两党抢占敌退出的地盘,而内战五年,结果国民党退败台湾。我在八年抗战胜利后,回南昌,进第六军官总队待机,当年考入南京警官学校,主要课程是学习国民党的六部法律。1946年元旦毕业,被分往台湾工作,本想借机会南昌一趟,因要集体行动,不得如愿,到台后,接家信,知妻因难产母子双亡。五月,经台湾同事介绍,与鹿港镇第二国民小学老师的许进祝认识,从此,每个星期天约会,同游台湾景点。1947年元旦,参加台北市举办的集团结婚,由市长证婚,五月,有县、局两督查员孙才良、轲经纶,在我管区海面,放走一条偷运 船。不久,省有关部门来二人找我了解情况,不实说不得脱身,实说又等于举报,得罪不得,在当时官高一级压死牛,权钱能使鬼推磨的官场中,我以一个丘八,初入政界,毫无应对办法,思想斗争后,只能一走了之。返回大陆后,乃请芳娣的大哥,去台将后妻接回南昌,接着去看望既是我的同乡,又是前在军校任职的魏 良,正好,原江西省保安二团调国军编练第三师,上级指令突击大队队长魏赴宜春县接收县自卫大队扩编,补二团缺,要我协助,委以付我,因魏是宜春大姓易家的女婿,一切顺利完成,这时,南昌已解放,作为国民党的二团,何去何从,在县中校长李中纯及民主人士易希贤二人分释形势,以留待解放为上策,这时,天天有国民党败军沿铁路(已不通火车)南逃,二团驻扎城内,很不方便,团长乃令我率一、三两营移驻绕市(区域60里),不久,解放军已到饶市,我向团长请示,电话不通,只能按原定计划,叫张副官联系解放军,就地投降事宜,武器交解放军十三军廿八旅,士兵编入其部队,官佐集训一星期后,发证明、路费,回原籍想当地政府报到,不久,派调粮指挥部工作,去修水、武宁两县粮食调交永修县粮库转运。任务完成,我被安置在县粮食公司搞储运。1952年,向党交心活动,我交代了在国民党时期的经历。1953年底,公司以裁减革员名义将我清洗。回南昌后,为我生活出路,再找什么工作不可能,乃邀同命运的李济民向市蔬菜公司申请筹建赐福巷菜市场。1958年下半年,南昌市搞“肃反检查”,我被肃反检查五人小组认定为“历史反革命”,经法院判定管制两年,国庆节前一天,当地派出所叫去宣布送教养,押送彭泽县芙蓉农场执行,安置在水产队(后改场),劳动改造。以后,农场发教养生活费14元,伙食只有七元多,还有钱另用。1960年元旦没宣布解除教养,留场就业。以后,农场脱离省劳改局,转省农业厅领导。1979年四人帮垮台,邓老小平第三次执政副总理,“拨乱反正”,我以当年向共产党投诚证件向省有关上级申诉,如泥牛下水,久无着落,经人指点,乃向当年判定二年管制的法院申诉,1983年6月,接到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83)东刑申字第16号刑事判决书,获得平反,成为国营农场的正式农工,享受农工三级待遇。这时,我已64岁了。乃申请退休,经彭泽县人事局于1984年7月18日发给工退字第017号工人退休证,每月工资39.75元,由原工资单位发给,这时,家人要我回南昌,我考虑,以农垦系统低工资不足以来纯消费城市生活开支,仍羁留农场,这期间,家人每年都有人来探视,当天车来车去,我也隔一二年回南昌与亲友团聚上十天。一晃已90岁了,身体逐渐下降,常一过性脑缺血而晕倒,经对面邻居曹杏华信告胞弟,乃派侄女梦雄及外孙健健、毛毛子,专车去农场,强制挟回南昌,与胞弟同居于市按摩医院。1958年被送教养至2008年,这期间,经过许多时事演变,尽竹难书,定居南昌三年来,感受到亲情的温暖,颇感乐有所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后记:陈老一生坎坷,一直不愿拖累家人,在农场教养几十年,从不与家人联系,年老生病期间,不愿增加女儿及侄女、家人的麻烦,坚持住进养老院。另有诗文数篇,尽是对生活的无奈和家人的愧疚,录一篇诗于文后,感受下陈老的困苦心情

前生债
往事愁怀,壮志已沉埋
一闪白头,逝时不再。
此程将尽,枉来回。
家何在,人去楼空,此身无赖,
恩怨悔恨苦难排,岂是前生怨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记于 2013-12-24

---------------------------------------------------------------------------------------------------------------------------------------------------------------

铁血老兵公益,记录历史,温暖老兵。新版网页已经上线,更多内容关注铁血老兵网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