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越南反动当局,狗仗熊势,企图称霸东南亚,陈兵驻扎老挝,武装入侵柬埔寨。近年来,背信弃义,反华排华,无视中国政府的严重警告,多次对我进行肆无忌惮的的武装挑衅,侵我边疆,杀我边民,严重威胁我边民生命安全。为了严惩侵略者,保卫祖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我广西云南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被迫进行了自卫还击。

我们部队受中央军委之命,也光荣参加了保卫边疆战争。我也很荣幸的随部队参加了这一战斗。在对越作战的26个日日夜夜里,令人难以忘怀,终生铭记,就自己的亲身经历,作个时间记载,以示备忘。

我部队于79年元月2日在拉练途中(团农场)接到紧急收拢命令,进入一级战备,待命出发。首先准备开赴昆明军区执行自卫还击作战之预先命令。元月底又接到开赴广州军区,担任战略预备队的命令。待命四十多天,在这期间进行了各种应急训练。2月12日凌晨3时,突然接到向南开进的命令,当日5时30分徒步至安阳火车站(北站)。我营为全军第一列车开进。随我营正规部队外,有团指挥所,团直通信、特务连,82炮兵连,师侦察连。上午9点30分正式发车,经过5个昼夜行进,路经新乡、郑州、许昌、漯河、信阳、武汉、咸宁、岳阳、长沙、株洲、衡阳、桂林、柳州、南宁、扶绥等重要城镇。于16日晚6时左右到达广西龙州县夏石车站下火车。当晚又乘汽车开至欣水(罗回),离国境线只有6公里。到达欣水已是深夜了,同志们忙着卸车。待安置完毕,天快亮了,在老百姓支起的床铺上扎了一会眼皮。通信员传令通知各连连长、指导员来营部,由团胡永柱副政委传达本地情况和宣布战场纪律。天亮后,吃罢早饭又接到命令,后撤到叫堪村,在这里住了两个晚上。公路上坦克、装甲、大炮车随之向边关开进。我们住在叫勘农场的山坡上,对公路上行驶的车辆、队伍是一目了然。在这里我们发了一些战备物资,充实了一些武器弹药、干粮,每人发放了一双79年元月刚出厂的新式胶鞋(钢板夹心),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一营受上级命令,对该地区进行了一次围剿搜山,没有发现任何敌人,后来弄清情报不准。

2月17日凌晨6时许,我边防部队对越开始了全面奋起反击。这一天天未亮,我猛烈的炮火,映红了南疆天际,复仇的炮弹飞向侵略者——越寇的阵营。历时几十分钟的炮击,如排山倒海之势,仇恨的弹片倾泻在越军身上,随后我步兵在坦克开路下,直逼越寇阵营。我英雄的勇士们不怕牺牲,前仆后继,攻下了一个又一个山头,占领一个又一个阵地。我们部队19日接到上级命令,参加战斗,上午十时,我营到达罗回轻装。下午二时左右乘汽车向越南境内开进,下面将在越26天战斗经过,分为五个阶段简述。

2月19日下午2时,我团在罗回前面几里路处一片开阔地里登车,一营为先头营,再是我营。公路上车如蚂蚁,载着勇士们向战区开进,由于来往车辆太多,行驶很慢。当进到水口时,越南境内封锁我大军前进的两条公路之间的一座“孤山”映入目中,我方大炮不时实施轰击。当车队行至水口边防站时,由于前面车辆堵塞,我们的车不得不停下。这里正是中越交界处,举目瞭望,各是一方奇景。边防站边,是一座不到30米长的桥梁,连接中国至越南的公路。我方边防站,五星红旗高飘楼顶,人民群众、民兵紧张的忙碌着。当地社员无限热爱子弟兵,往各车上大捆大捆的丢甘蔗,一派繁忙,人群川流不息。越方却是另一冷景,边防站被我还击勇士打得残缺不全,田野荒无人烟,大片成熟的甘蔗横七竖八倒在地里,到处是硝烟弥漫,一派凄凉景象。

车队在炮火和高射机枪掩护下,迅速通过敌封锁区“孤山”, “孤山”脚下公路旁边停放着被越寇打坏的一些坦克汽车。我们行至这里时,前面通信连车被敌炮弹打中,拦住了我营前进道路。一阵激烈枪炮声响,加之前进受阻,车上的人纷纷跳下来,很多人钻进甘蔗林,一是不知所措。由于部队几十年没打过仗,没见过真正的炮火硝烟,大部分指挥员都没经历过战争,所以造成一时的慌乱。跟随我营指前进的有团副政委胡永柱,副参副长刘达旺。这时团指来电,命令我营推开前面阻道汽车,迅速通过封锁区。我四连的同志们把车推开,汽车继续前进。我们走的这条路不是主要公路,前进不远汽车都停下了,汽车在不能前进。我营部队都下了车,在这里下车的有团直分队,团指挥所。这时一营与团指失去联络,三营还在后头。正规部队就剩下我们营了,跟随我团指的师田副师长、张副主任及团里首长来到我营亲临指挥。这时田副师长喊来营长:“王一万,现在一营失去联系,三营未到,你营要当一个团来用。”然后我营开始搜索前进。四连前卫连,营指尾随四连,团指随我营一起。4:50分进到柴村,四连进去搜索,没有发现敌情,五连从左占领柴村后山头,然后来到柴村西侧无名高地山垭口,后续部队从这里通过。5:30分我营进到庾况与42军会合。

这时天慢慢黑下来了,友军一营长向我首长介绍了地形、敌情,他们白天还打退了敌人几次反扑,并说对面班猪村有敌一个营,白天有大小军车活动,还有营房。天黑后我团全部进到该地区,师、团、营、连首长研究了敌情,作了战斗部署,并下令控制灯火,挖防炮洞。我也挖了一个能容纳两个人的洞,齐腰深,作了一下伪装。夜里和通讯员坐在洞里。由于一天没吃饭,只吃了一点干粮,再加拼命挖洞,全身衣服湿透了,很疲倦,一会就睡着了。可是衣刚一合眼,夜风吹来冷的打哆嗦,服湿透了又是正月天,怎不叫冷呢?再加之进越南第一个晚上,防敌的警告不由自主反射脑海,一会又醒了,这样反反复复来了几个回合,醒来的时候抬头一看,还是满天银盏,头发衣服被露水打湿,这一夜是多么难熬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