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服务的社会part2

面向服务的社会

中国比较混账的是,还是以政府为中心,不自觉地就将资源集中到了政府手里。政府说着干人事,却不知、或故意装不知做谁人之事。

似乎容易以法之实施简例。

有法必依、执法必严.....。但其实、现目前最关键的是执法必清。清,清爽、清澈、清简。

法涉事之巨细,相关条文当然繁星布空,不易据揽。

让一凡人、非专业人士为应一案从头学习所有相关法律条文、案例,当然不可取。


法院、检察院,国家机构。就如同以前对比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一般,拿着国家工钱,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在可预见工期内、浮动一般的工钱内、如何从内部激励执业竞争,这个是个难题。(咱,最抱怨的是,我所接触的警察也如此这般表现着其敷衍。明明可以作为补充的、缓解公家不敬业现象的私家侦探还被定性为非法、但却让之如同失足从业者一般被暗许存在)

律师,本来作为公家不可私相授受的一个补充,谁知道有的却真成为了私相授受的一种接口,有法院关系的律师才是成功的?


国家财产可以审计,执业是否符合行业规范,为何就没有审计,为何就没有评级机构?

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首先不能弱化的就是经济监督机制。经济,不止于金融活动,还涉及参与经济活动的各种团体、组织相关的经济活动、经济行为规范。通过监督机制间接调控经济活动,这个应该是市场经济的推崇的吧。虽然国家机构直接调控更快捷,但权力寻酬更容易发生样。


执法清简,就是在执法活动中,任何一个人、即使不知法之人,都可以简单的依法行权、受律。

在这里,对简单单独个人,虽可由检察官协助维权行法,其实完全可将任一案例均必配律师作为当前的法律条文制定出来,对于不能自酬的个人,可提供律师志愿者、律师义工(至于他们,则是通过案例评级获取利益)的选择。

律师的存在,说简单直白一点,其实就是个人与法院之间的中介,中介就得有中介的执业规范守则,是否合规、合格、升级,不是考试就可,还得进行抽查和审查审计、符合条件才可评级。


对于其它的国家机构,顺便说说,其实大家都知道,政客、即使是所谓的政治家,是不可能用常人观念来看待的。虽然将某人作为典范,其实只是放大了其某一方面,而其它看不到的方面,不同的人、不同阶层、不同时间、不同时代、进行观察得到的结果都有不同的。所以,所谓的官员,最好还是当做一个职位上的从业者,一个在职位上进行表演的演员,毕竟大家都是人生舞台上的演员啦。


对于其它的国家机构,所以,作为机构外的,只是需要你提供的服务,但至于你机构之内怎么官僚、官倒、腐败、阿谀讹诈、狼狈为奸、翻脸不认人、两面三刀,这个似乎只是你机构内的事。虽然机构内清明点,对外也比较容易清爽。


对社会一般个人、群体来说,需要一个政府机构维持社会秩序。

中国因为集权成习、并延续到现代,但是为集权却让官僚气氛影响了政府机构提供服务的根本职能,那么能长久否?


对社会一般人、群体提供服务的政府对外接口,其职能,本来就应该是简单事项、简化流程的。毕竟友好的服务界面,就是将被服务者只有傻瓜的知识、却需要冒号和上帝的服务。

如果心好一点,任何一个有近似、或者容易让人误以为近似的政府服务窗口,就应该协助将收到的服务请求进行转移办理,而不是“该服务,本机构不受理”。(就如同,咱因为被人偷窥跟着5处住地、110几十次、警察当面好几次、一直被敷衍,看到人家宣传中纪委网上怎么地,于是投诉下,结果被告知不受理。不免让人想,网站上写着谢谢信任,却只是用来收集阿谀讹诈、打击政敌的信息)。


面向服务的社会,任何提供服务的界面,都需要友好的、简单简化、少于几步的流程的、少于几条的限制的、清爽的接口。至于你内部,如有意还是正能量点吧。

面向服务,本来最主要是对等、平等实体意识。如果不改变以职位定服务态度,似乎仍是空话。

面向服务的监督,简单例子,银行某个服务窗口的满意按钮,其实应该放在门外。排队票,需记录取号时间、服务结束时间,并作为对服务评测的对号,当然最开始仅作为统计样本,至于是否分析改进,有数即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