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face=宋体]

在那木的下栋村有个民兵连长,忘记叫什么名字,只记得姓魏,讲白话,我们听不太懂,都叫他魏哥。长年抽着粗粗的竹制水烟筒,吸一口咕咕噜噜响一阵,右手还要拿个竹签不时的在烟筒嘴中拔弄几下。魏哥其实年岁不大,看面相要显得苍老许多。看到他多的时候不是坐着就是蹲着抽着大烟筒,腰上吊着把黑黑锈锈的长砍刀,看样子岁数不比魏哥小。他凡是见穿四个口袋的人不管是干部还是志愿兵都叫首长。他家里有个花瓶,不是普通的瓶子。是用82迫击炮弹去掉引信和火药后做的,立在窗前的桌上,常常插几枝不知名的野花,有时候是红色的,有时候是紫色的、每次都窗外可见,显得格外清新。非常好奇,但一直没机会问是怎么来的。
因他以前托付过我,要我帮着弄些大的弹片,说是炮弹钢好,想打刀。在山上挖掩蔽部时,挖出了几块带锈的弹片,我就包了起来,趁这次从山上下来休整给他送去。

魏哥家与连部相隔不到一里路,到他家时候才发有些不对劲。门梁扎了块白缦,我知道那广西山里的风俗,不好多问就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候魏哥出来了。他人很憔悴,胡子也长了,腰也弯了。只是那根粗粗的水烟筒还是老样子托在臂弯中。他普通话讲得不好,只会几句:

“谢谢你来了,还帮我带来了炮弹皮。我老婆没了。”

我才明白原来是魏嫂子没了。我记得魏嫂子怀了小孩,好象有几个月了,不会是难产什么的吧。看着魏哥悲伤,安慰了几句,也不知道他听懂没听懂,放下弹片就回了连部。与战友们聊了起来,原来就在前几天的炮击中,魏哥与嫂子带着侄儿在地里收干蔗,被越南的迫击炮命中。还是孕妇的魏嫂被炸死了,他侄儿重伤,现在送龙州抢救,还不知道生死。

我们山上下来的几个凑了十几块钱,和排长一齐送到魏哥家里。魏哥不肯收钱,抓着排长的肩膀说:
“彭首长,我知道他们的炮就在扣茅山背后,你一定要帮我找到,打掉这些畜牲。”
排长握住魏哥的手:
“我丢他个老母,老魏,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这些畜牲。一定!
我们放下钱,别了还在哽咽的魏哥。回来的路上,排长告诉我,就在一年前,魏哥家的干蔗地里就落过迫击炮弹,后来清理出有枚哑弹,工兵营当时在这里修工事,拆了后就把弹壳留给了魏哥。魏嫂子虽是山里农村,但很爱美,就拿着当了花瓶。
半过月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又换防到了301。山上增加了一项新装备:不记得是东德还是西德产的激光测距仪。有了这东西反应时候快多了,但这东西必须有实物,象烟、雾是没办法测的。以前是用三角测量法,要两个观测所,既主观和侧观。先量好两观之间的距离,再用两观的方向盘测出对目标的夹角,通过三角函数算出目标到主观的距离。再又通过主观、阵地和目标三角关系,算出阵地到目标的距离加上气象条件,才能给出射击诸元。既耗时间又需兵力。有了激光测距仪,就能省一半时间和一半的观测人员。作训股长说,有了好装备,我们就要多努力,发现更多的目标。只有先敌发现才能制胜!
这天清晨,细雨过后天空有些清爽,不一会儿太阳便照亮了扣茅山顶,阳光也洒进了301的哨所。周围的树叶和草点点露珠,显得绿油油的。我们在山顶平罢了几个弹药箱,准备晒被子,张云杨想看对面山上有没有人也出来晒被子,就趴在炮队镜前。
晨雨后的太阳下,有缕缕白烟升腾,是水蒸气。
“我丢,山后没太阳怎么也在冒热气!小张因为没有看到艳景在那里骂。
排长正从洞里出来,摘下拿望远镜,向着小张指点的地方望去。因为烟是升空的,激光测不到,排长就喊,快通知侧观,用方向盘,测烟。对面山背升的烟很轻,肉眼根本看不清,只在望远镜中才有那么一点特证.我赶忙滩开图板,等候他们的报数。一会儿,两观报来了夹角,排长接过我算出的距离,说赌一赌,那后面要么是在做饭,要么是在烧什么,肯定是烟,决不是水气或雾气。排长在地图上以我们观测所为中心,用指挥尺以烟为距离在地图上划了个园弧,然后蹲在地图看看分析,我们几个都围了上来。排长说:
“你们看,从地图上分析,这山后面不是陡坡就是沟壑,只有这偏东这里有一小块缓坡地。以前也把这当过可能的炮阵地进行过射击,但因射角太小,炮弹飞过山肯定落在山后远处了,起不到实质效果。今天这方向有烟,烟升起会受微风和气流影响,从山下升到我们能看到的地方,肯定会偏离不少,因此要打还得打这块坡地,而且要组织大规模曲射进行一次性覆盖。”
排长用铅笔在地图上划了个圈:“步兵团的迫击炮阵地就在301303高地后面,有120迫和82迫。加上炮团一、二两营122榴弹炮,全师100多门炮打曲射,一个齐射100多发,够他们喝一壶的。”
我从资料中找出以前定的这个地区的坐标,依照排长的指示把范围扩大了些,加了气象条件组成射击诸元交给了排长。他便请示团部,一会儿团部批准了炮袭的请求。
对面山上的烟还在悠悠的的升腾着,夹插在清晨的雾气中,如果不是特别有心,如何能分辨哪是烟哪是雾。这是一次大规模协同炮击,在几个单位对扣茅山顶进行一两发试射后,炮口一转,都对准了扣茅山后面的那块缓坡地。
在一番紧急准备后,突然头顶吹过的呼声和身后远方的雷鸣几乎同时传来。然后是扣茅山背后升起团团浓浓的黑烟,接着是阵阵爆炸声传来。
炮团的榴弹炮是象打雷一样轰鸣,而迫击炮则象家乡放雷鸣炮咚咚的响,只是那种咚咚要响得多,因为距离我们近,真有种震耳欲聋之感。
几个齐射过后,除了耳朵还嗡嗡直响外,周围渐渐寂静了下来,对面山后飘浮的浓烟久久未能散去。反正当瞎猫碰死老鼠,也没打算能有多大战果。于是我们又各自柔着耳朵忙自己的去了。
这天的太阳格外火热,被子晒得特别干燥。对面山上也一直很寂静,不见一个人影。第二天又是如此。第三天电台传来消息:就那前天那一排炮,砸了越南一个加强炮连。从电台侦测得知,那次越南向上面申报损失是汽车18台,苏制152加榴炮六门,100迫击炮四门。人员死亡39人,伤17人。我们这边则排长和小张各记三等功一次。
当我们特意下山把消息告诉魏哥,他腰间换了把磨得寒光闪闪的新柴刀。他也来了句:
“丢他个老母嗨!”

----------------------------------------------------------------------------------------------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color]

[/face]

本文内容于 2014/1/4 16:12:03 被北京的夏天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