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道,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为最能赚取外汇的“出口商品”。现在,在迪拜等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已多达数百万。对于外籍工人以及他们的家人来说,到国外打工意味着一种不可避免的交换——牺牲情感以换取物质上的回报。人是一种情感动物,这种牺牲无疑是最痛苦的。(编译:shooter)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迪拜的一个建筑工地,工人们正在清扫道路。这些工人主要来自印度和巴基斯坦。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迪拜的五星级丽嘉酒店,一名来自加纳的临时工托着盘子走进泳池,给客人们送饮料。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迪拜购物中心的一家蛋糕店,穆酋长的照片摆放在柜台上。大量不同国籍的人涌入迪拜工作、购物或者旅游观光。在这座城市,占据支配地位的语言并不是阿拉伯语,而是英语。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在迪拜滑雪村,游客可以躺在巨型塑料球里,滚下斜坡。这个滑雪村建在一家大型商场,内有一座85米高的假山,设有5条不同坡度和难度的滑雪道,最长的一条长400米。照片中的两名工作人员来自于尼泊尔。在迪拜滑雪村,外籍工人主要负责斜坡或者在阿尔卑斯山主题的咖啡馆工作。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迪拜的一家夜总会,几名舞者正在休息,随后为来自孟加拉的工人表演。对于在迪拜打工的很多男性来说,他们通常只有在夜总会和妓院才能有与女性直接接触的机会。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工人们坐着班车回到集体宿舍。在迪拜,外籍工人很早便起床,而后搭乘公司的班车前往工作地点。劳累了一天之后,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菲律宾,一家房地产开发商登出的招聘广告,针对的对象是从国外返乡的工人。广告牌上写着“这是让菲律宾人回家的最好理由”。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马尼拉,朱斯·朱利安正与在阿联酋沙迦打工的爸爸朱斯·巴蒂斯塔视频聊天。朱利安与妈妈和弟弟住在一间简陋的一居室。在这名9岁男孩的心里,父亲不过是4300英里(约合6920公里)外为他们生计来源的人。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卡塔尔的一家商场,一名保姆注视着雇主。即使外籍工人也是穆斯林,但由于文化差异以及远离家人和朋友,他们也只能过着非常孤独的生活。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多哈郊外的一个工业区,一名工人拎着鱼在雇主提供的宿舍前方走过。在海湾国家,外籍工人的住处往往非常简陋。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迪拜的一座公寓,15名孟加拉工人住在这间没有窗户的房间。他们与30多名租户共用一间厨房,其中包括来自印度的工人。在拥挤的房间里,他们每个人一个床铺,有的白天睡觉,晚上工作,有的正好相反。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迪拜的一座公寓,来自印度北方邦的工人躺在地板上睡觉。由于空间有限,地板成为他们的“公共床”。北方邦是印度最贫困的邦之一。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迪拜的一个外籍工人聚集地(被称之为“黄金之地”),一名理发师正给客人理发,旁边的裁缝正给客人修衣服。这一天是星期五,也是穆斯林国家的休息日。

镜头记录在石油富国打工的外籍工人

在迪拜,来自南亚的工人会利用任何可用的空间打一场板球比赛,例如公园、废弃的空地或者环形交叉路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