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普的遭遇


近闻粟裕将军功高齐天,功勋不显,令人扼腕痛惜不已。殊不知远在三国时代,即有程普将军功高盖世,却籍籍无名,幸得程家奴才苟文,著书立传,才使程普老将军流芳百世,为后世之人所铭记,详情如何,且看下文。话说孙权、刘备联军火烧赤壁,大败曹军。曹操败走许昌,孙刘得胜回营。


当晚,在孙权大帐摆酒设宴,孙、刘两家文臣武将汇聚一堂,庆贺胜利。却只有吴军副都督程普称病未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喝着喝着,就为此次赤壁大胜谁的功劳最大吵起来了!


刘备这边,都认为军师孔明功劳最大:舌战群儒、智激周瑜;草船借箭、巧借东风,派庞士元施连环计,驱关张赵击曹歩军,功劳着实首屈一指。


孙权这厢,众将却认为最大功劳非都督周瑜莫属:劝孙权决计破曹,偕孔明设计火攻;骗蒋干盗书、派黄盖诈降;这些暂且不说,就凭作为联军中规模最大、歼敌数量最多,且承担赤壁主要战场作战的吴军统帅,说是功劳最大,自是毫无疑义。


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刘备、孙权各自劝解喝止己方部下,毫无效果,那边张飞与周泰已经摩拳擦掌,准备用拳头说话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出一个声音:“诸位差矣,要说这赤壁首功,既非孔明、也非周郎,而是另有其人!”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顺着声音抬眼望去,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下人,站在那里,手舞足蹈。不用说,刚才那番话,就是这位说的。


孔明问道:“不知这位是……?”


这人自我介绍:“我乃位乃吴军副都督程普家奴苟文是也。”


孔明赶紧抱拳:“却不知阁下所说功劳最大的是何人?”


苟文慨然回答:“不是旁人,正是我家主人程普程将军,此次赤壁之战就我家主人指挥的,当然功劳最大!”


这回不光是刘备这边,孙权阵营也乱了起来,有的交头接耳,有的摇头叹息,更多的是目瞪口呆,孙权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只是碍于客人在场,且是宿将家奴,不便当场发作。


张昭一看局面有些尴尬,马上出来打圆场:“要说程普将军作为吴军副都督,此次破曹之功肯定是大的。不过军中程将军尚受周都督节制,要说是程将军指挥的,且功劳最大,恐怕就……”


苟文手一摆:“老匹夫不必多说!赤壁之战是在孙权主公英明领导下,我家主人亲自指挥下打胜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当初曹军进犯,尔等皆劝主公投降,唯我家主人程普力排众议,与孙权主公议定破曹大计,制定作战方案。那时周瑜尚在鄱阳与小乔调情呢!周瑜抗曹动机就不纯,要不是曹操要抢他老婆,他才不会离开温柔乡呢!”


“周瑜有何战绩,要不是他是主公亲戚,程普再四将帅位相让,都督之位哪里轮着他来坐?程普数让都督,都已经传为美谈了!再说了,周瑜在军中不是与孔明争风斗气,就是喝酒听琴,‘曲有误,周郎顾’说的就是他。哪里有功夫指挥军队?不添乱就已经不错了。说实话,要是由我家主人单独指挥,赤壁之战的战果更大!曹操早就成为我家主人的俘虏了。”


鲁肃站出来打抱不平:“苦肉计,借东风;蒋干盗书使曹贼杀蔡瑁张允,草船借箭增我军粮草军械;庞统献策,阚泽送书,这些都是赤壁之战获胜关键,均为他人所为,似不干程将军事。”


苟文眼睛一瞪:“子敬差矣,尔说的这些,都是雕虫小技,旁枝末节,与战场胜负何干?战场之上,对阵厮杀才是本事,才是功劳!我家程主人带兵冲杀时,周瑜孔明与尔等均在远离战场的大帐中,有何功劳?当时不上战场,恐怕是怕战败了好推托责任吧?现在却跑来争功了!煞是可笑!”鲁肃顿时哑口无言。


这时关羽说话了:“赤壁之战是孙刘两家联合对付曹军。你说是程普指挥的,吴军的事我等不好说,但程将军总不能指挥到刘豫州的军队吧?”

苟文不屑一顾:“尔等见识短浅,不知有间接指挥一说耶!尔等听刘豫州的命令吧?刘豫州乃我们孙权主公未来妹夫,敢不听大舅哥的?我家主人把作战计划报告给孙权主公,主公再知会刘豫州,刘豫州遵照执行。此乃我家程将军间接指挥刘豫州及尔等,可是明白?再说,刘豫州兵微将寡,战场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曹操就是尔等从华容道放走的吧?无知小辈不足与语!请勿复言。”

关羽张口结舌,面红耳赤,退了下来。其脸色再也没有缓过来,故后人称之为“红脸关公”。


苟文转过身对孙权跪倒,泪如雨下:“我家主人程将军功高齐天,已成公论。然周瑜等小人嫉妒成性,为了抢功,勾结孔明等外人,刻意打压我家主人,使之功勋不显。致使我家主人抑郁成疾,卧病在床。我等程家奴才千辛万苦,遍访高贤,收集我家主人若干秘闻。望主公命史官写入国史,以彰显我家主人丰功伟绩!”说着,双手奉上图书一册。


孙权接过图书一看,书名为《可入正史的秘闻》,作者为苟文等一班程家奴才。孙权随便翻开几页,就看见内容如下:


某甲曰:闻程家老家人讲,程普幼时,以孝悌、聪慧闻名于乡里,“程普让梨”、“程普称象”故事在当地家喻户晓。


某乙曰:某随程将军转战经年,亲见将军杀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长坂坡在曹军中杀个七进七出,喝断当阳桥,单骑退曹兵。至于火烧博望、新野,乃是将军万千功绩中最不值一提者而!


某丙亲见当世第一勇将吕布竖起四个大拇哥(两手加两足)赞曰:十布不及一普!


某丁曰:程普不光武艺绝伦,文采亦出众,才高九斗半。《观沧海》、《短歌行》、《白马篇》、《七步诗》实乃程普原创,不幸被曹贼父子篡去扬名,不亦悲乎!


某戊听吴宫内宫太监言,某日前吴主孙策在卧室与大乔夜话,言及自感才能有限,欲将吴主之位让与程普。普数次秘密上书力辞,此事遂罢。


某己……


某庚……


某辛……


孙权看得冷汗直冒,连忙问道:“这些某甲乙丙丁是否确有其人?姓甚名谁?”


苟文回答:“当然确有其人,只是他们本各地名宿隐者,怕惹俗事,故不愿自曝姓名身世。吾等亦怕宵小对其打击报复,故虽知其人,然打死也不说也。”


孙权长叹一声,急令罢宴。回宫后左思右想,最后下旨:鉴于程普将军功高盖世、高风亮节、不计名利,故特赐“亘古军神”牌匾一面。周瑜嫉贤妒能,免去一切官职,贬为庶人。


周瑜接旨,羞愤难当,吐血昏绝。徐徐又醒,仰天长叹曰:“既生瑜,何生普!”连叫数声而亡。


远在许昌的曹操得讯,大惊,回顾左右曰:“今后如遇程军神,不可轻敌。”令写于衣袍襟底以记之。建安十八年,曹操攻濡须,程普单骑相抗。曹操乃退,谓然叹曰:‘生子当如程德谋(程普字德谋)。”


且说刘备还军荆州,闷闷不乐,乃与孔明商议。孔明曰:“当今世上,豪杰并起。北方曹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孙权据有江东,且有军神为助,不可抗也;仅其奴才苟文,笔走龙蛇、伶牙俐齿,吾虽曾舌战群儒,亦自叹不如也!如此观之,吾等只有避其锋芒,远避益州,能与孙、曹三分天下,已是侥幸。”刘备称善。



诗曰:

功霸天下数军神,摇笔鼓唇有苟文;

为争虚名丧廉耻,徒使他人笑纷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