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年同学叫我去校医处偷避孕药把校花上了

八十年代读大学的时候,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每天经常进出校务处领报领信,还负责给一些生病的同学问医拿药。那年上大学,吃饭拿药都不用花自己的钱,吃大锅饭,十个八个人一大盆,要么围桌吃要么分份吃;生病的时候只要到校医处说一说,校医就会给你开好药直接给你带回来。记得那位女校医当时大约有40岁左右的样子,个子矮矮的胖胖的和蔼可亲的,因为我和她是同乡,进出比较容易说话比较方便拿药也比较好拿,甚至还可以多拿,同学门都十分羡慕我在学校里有这么一位老乡,因为那个时候,请个病假还要校医开出证明什么的,如果校医不是熟人想开个病号也不容易,因此,同班的同学到校医那里去办事都有求于我。记得有一次一位广西的同学求我去办一件事,这件事办得有一些奇怪,他既不是去拿药也不是去请病号,而是写好了一张字条交给我,叫我按照这个药名去偷药。我感到有些难为情,去拿药就拿药干嘛还要去偷呢?这位同学悄悄地对我说是一种特殊的药,叫我为他保守秘密。平常这位同学家庭条件比较好,对同学都不薄,我现在是吃了人家的口软不好拒绝,只好答应为他去偷药。

我神情紧张地去到校医处,当时我的这位老乡校医,正忙着给其他的同学看病检查,我趁机按照同学给我的纸条名称找到了这瓶药,我迅速的把这瓶药揣在口袋里,神情紧张地离开了校医处。在回来的路上,我悄悄地将这瓶药拿出来看,我才看清了药瓶上的用药说明是一种避孕药。我的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我不知道当时这位同学用这种避孕药来干嘛用?回到宿舍里,我将药交给了住在我上铺的这位同学。他十分高兴地接过药,随即在上铺床上将这个药倒出来一颗一颗地数起来,随后又将药品一颗一颗地放回瓶子里,自己留了一两颗在口袋里。我好奇地问他,你用这种药来干嘛?他色咪咪地问我,你有没有上过你女人?我立马回答说,没有!他有狡诈地说,那和你说你也不知道的。当晚,他借用了我的那辆保养得跟新车一样的永久牌单车,把学校的一位最漂亮的女同学带走了。这辆永久牌单车是我上大学的时候父母节吃剩用给我买的,平时我都舍不得踩。 因为当晚是周末,同宿舍里的同学都睡得比较晚。有些事去看电影回来,有些事出去散步回来,有些出去打球回来,回到宿舍洗完澡都喜欢睡在床上聊天。那时候学校只有一两台公用电视,宿舍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话,大家在一起聊聊天来消磨时间。那时候学校晚上十点钟就要关灯关电关大门宿舍还要点名查夜,而我上铺的这位同学还没有回来,大家都有些为他着急,因为,大家都看见他和那位漂亮的女的同学一同出去,当时都羡慕得直吞口水。可现在人还没回来,于是,大家都对他做了一番大胆的推测,有人说他今晚上八成是回不来了,跟这位女的干上了,有的说他今天晚上肯定回来,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胆量,那时候和女同学谈恋爱搞出事情连毕业都别想通过,量谁也没有这种胆量!大家都猜在兴头的时候,这位同学忽然推着单车气喘吁吁地赶回宿舍了。

同学们看到他回来了,立马就安静下来。因为那时候已经熄了电灯,有些好心的同学就打电筒给他照亮,其他好奇的同学立马也爬起床来对他审视一番。我也好奇地朝他打量了一下,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他那样子无非就是跑累了。我心里正是这么想的时候,临床的一位同学忽然哈哈地笑了起来,他用电筒照着这位同学的裤子大声的说道,他猜对了。他肯定的说这位同学今晚和那位女同学在一起肯定没干好事,他的理由根据是我们这些当时想都想不到的,他用电筒照着那位同学的裤子,指着他的双膝盖上那一片沾着潮湿地上的泥巴说道:在野地里,男女ML,男上女下,男人退裤至膝,用膝盖支撑在地上才会在两个膝盖上留下这片泥迹。这位同学,被说得满脸通红,不置可否,只是咧着嘴看着大家色色的笑。当时同学们都没有这方面的性经验,没想到在我们当中还有高手把事情分析的如此的透彻。我们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怎么膝盖上的泥迹和ML又扯上了关系呢?简直是百思莫解,自愧不如 ! 多少年了以后,我们也变成了高手,才深深的体会到,当时那位同学,精辟独特的分析,是多么的高超是多么的富有实战经验。 可见对这种事情,我们这群老实巴交的同学,已经落后了多少年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