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年一把面条或两斤米就能上一位村妇搞多了就暴露了

记得应该是文革的后期,那时候我们还在县城,父亲还没有解放,父亲的单位就在一个村庄的附近。父亲这个县直单位人员不少,大约有七八十人,文革的时候就已经把单位和这些人搞得四分五裂,七零八落,单位确实是一盘散沙的样子。 但是,有一个科室是没有乱的,那就是单位的后勤科。单位的后勤科主要就是管单位的员工柴米油盐的事情,不管社会怎么乱,但是,单位的内部这个饭堂,这个吃饭的问题是不能乱的,几十号人吃饭的问题谁敢敷衍?但是那个时候的人员分成两派斗得你死我活,斗输的一方,东藏西躲,单位饭堂开饭的人员自然就不会满员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后勤科的科长是一位姓林的,这位姓林的科长是当地高山上的瑶族人,当时的县长也是瑶族人,林科长解放前后还曾做过县长的通信员,有一些背景。

那时候,每一个干部员工的粮食是国家定量的。单位统一到当地粮所购米,每天开饭也是按自己报名下米的。 那时候社会动乱还没有完全的结束,单位里的员工也不是满员的开饭吃饭,但是,林科长还得按部就班每天都得买菜买米组织后勤。那时候是用柴火烧的大锅,用大锅蒸的米饭,每一个人一盅饭,每一盅有三两的有四两的有五两的,菜是一小碗青菜之类的东西,难得看到有猪肉,吃多吃少由你自报自定,饭堂和后勤月终再从你的定额里扣除。林科长每一天都要外出到菜市场去扫货,进进出出自然认识不少的村夫农妇。 当地的老百姓经常把柴火青菜送到饭堂里来,由饭堂里收购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后来有一天,突然有一位村夫气势汹汹地上门来找领导直接投诉林科长,说林科长霸占了他的老婆,让他的老婆怀孕了。这个消息一传开就像一枚炸弹在单位里炸开了。那时候,一个革命干部霸占农村妇女,那可是一件十分恶劣十分严重的事情, 不管你有天皇老子的背景恐怕也保不住的。后来经调查才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单位附近的农民,因为文革动乱已经没有怎么样正常的务农,地里没有收成自然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活,他们要维持生活只能到处借粮过日子,而林科长就是他们的首选。厚着脸皮主动过来和小林科长借粮的大多都是村里三十来岁的村妇。单位和村庄都在邻居,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相互还是比较熟悉的,这些村妇低声下气的来求林科长借粮,林科长也觉得很无奈,给吧那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给吧又觉得她们可怜,就这样他给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来找他,当然,与此同时他也得到了他意想不到的回报,有些村妇情愿用自己的美色用自己的身体和用自己本应留给丈夫的贞操拿来和他做起交易,以换解家庭生活的燃眉之急。其中有一位村妇的丈夫,因为躲避派性的斗争一年多长期在外,没想到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思家心切偷偷摸摸的回到家里。在床上和她这位一年多见不着面的老婆行鱼水之欢的时候,忽然发现他老婆的肚子已经隆起怀孕了。对此,这位聪明的丈夫他不动声色,花了几天的功夫悄悄的跟踪自己的老婆,好几次,他竟然发现自己的老婆在单位的仓库里和林科长发生那种见不得人的事。他本来可以人赃俱获,无奈自己人微言轻,只能屈从于林科长这种关系背景。但最后更令他接受不了的是他的老婆竟然不顾他的存在,公开的和林科长明来暗往,每次,不就换来一把面条或者一两斤米吗?常言,再强大的男人,有时候也会为一斗米折腰!现在没想到啊,女人为了家庭也有为一斗米折腰的时候!这是一个什么世道哇?后来这位农夫了解到单位里的领导,是一位很正直的人,虽然靠边了,但是还有说话的影响力。这位农夫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找了这位靠边站的领导。在调查事实面前,这位林科长不得不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但是他一再强调,或者说是一再狡辩:他没有强迫这些女人,都是这些女人自愿的。至于他和多少个女人发生了这种关系,他没有说清,因为碍于面子和家庭,没有女人敢站出来面对面的揭发他。




本文内容于 2013/12/31 17:36:09 被军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