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日本人凭什么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问题?


12月26日,两条报道占据了各大网站头条:一条是中国的,据新华社12月26日“新华视点”微博报道,今天,是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纪念日。上午9时,常委们来到毛主席纪念堂,向毛泽东同志坐像三鞠躬。随后,瞻仰了毛泽东同志遗容,共同缅怀毛泽东同志的丰功伟绩。与此同时,日本共同社26日报道,日本政府宣布首相安倍晋三于北京时间今日10点半参拜靖国神社。安倍称他是遵守身为首相的承诺来参拜亡灵以表哀悼崇敬,不是为了伤害中国和韩国,与中韩还是共建友好关系,另外希望日本民众理解他参拜的意义,被指今后可能每年都会进行参拜活动。安倍强调参拜靖国神社是对日本以后不会再打仗的保证。虽然,我们是缅怀领袖,而日本是参拜神社,其间自有千差万别,但在拜祭已死却好象还活着的神灵——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祭神如神在”——这点上,二者却是一致的。我们不妨以此为话题来看看中外祭神都有哪些异同。

事实上,世界各国在原始阶段都有拜神习俗。原始人在抽象的神灵观念和拜神观念明确产生之前,先是通过特定具体形象所构成的象征,来寄托某种朦胧的幻觉。不少原始部族都有自行刻制物像(即所谓物神)作为崇拜对象的习俗。但他们并非认为该物即神,并常在求告不得应验时便将其丢弃而另行制作。非但物神如此,甚至有些神灵的偶像,在原始宗教中也常常非某一位特定的神灵,而只是某一类神灵总的象征。只有通过原始宗教的多重象征为中介,抽象的神灵概念才于更迟的文化阶段中出现。只是,后来西方理性主义兴起,拜神之类带有初民色彩的仪式逐渐式微。而这一习俗在神秘主义盛行的东方却保留下来,流传至今。

就中国而言,拜神就是一次小的祭祀,是一个我国传统的风俗习惯。拜神的日子有每月的初一、十五、清明,冬至,年夜等,有的地方在开工仪式、完工时也拜神,各地均有差异,但共同的愿望都是祈福、保佑、祝福。这这种拜神习俗的起源倒不难理解:过去老祖宗们斩荆披蕀,跋山涉水,开拓土地,安置社稷,在饱经风吹雨打,雷轰电击之余,内心里油然生出对大自然的敬畏,便相信天地日月的山川万物者各有各的神祇。后来有了宗教思想,这种神道观念也变的更具体、更实际。中国人的胸襟其实是很宽阔的。总认为,神既然为保护人类而来,当然是越多越好,于是就来者不拒,佛教有佛教的神佛,道教有道教的神,儒家虽然没有发展出宗教的形式、宗教的组织,但孔夫子却说过一句“聪明正直谓之神”的话,等于是替“神格”订了一个标准。在这种观念下,历代许多位彪炳国史的圣君、贤相、大儒、名将,以及着录各地方有志的忠臣、义士、节妇、孝子,凡是合乎“神格”而又有显应事迹的,生而为英、死后有灵,都有立庙奉祀的机会,以中国土地之广、人口之众、历史之久、文物之盛、神灵的来源又如此之多,在中国有这诸天神佛,庇护天下苍生、领受四方香火,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就中国人拜神而言,更多的是一种实用主义的选择:这首先体现在神多,什么牛鬼蛇神都去拜它一拜——就象《封神榜》中写的一样:各路神仙具备,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龙王、山神、土地神、门神、河神、财神、灶王爷、等等不一而足!其次,拜神有很功利的目的:比如拜灶王爷,但把他嘴糊上,怕他上天打小报告!敬门神只是把他贴门上替自己看家护院!不但亵渎,更有甚者竟然大骂起来,遇到不满意的事、不公平的事,竟敢骂“老天爷瞎眼了”就像背后骂皇上一样!极端的是在戏剧舞台上大骂,受冤的窦娥,在舞台上骂天骂地,骂他们枉为天、枉为地!直骂得六月天下起大雪来!而且。中国人拜得最虔诚的是财神赵公元帅,和关老爷(关云长,关公,关帝),拜起来从不敢怠慢!中国有很多庙宇,甚至佛教、道教在一个庙里,香火都很盛。人们大概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既来之则安之,拜一拜,烧柱香,说不定能保佑平安、升官、发财呢!笔者有一次在某旅游胜地看见十几个中央部门干部人人都让一农村模样的算卦者测算升官与否!上上签都笑合不拢嘴,下下签则大不悦!在中国历史上哪个朝代皇帝信佛,佛教就兴盛,信佛的人也多。反之,佛教衰败!看来虔诚者不多!多是见风使舵者!中国民众在拜神时,并不限于某个特定的宗教教派或特定的神,如想求子时,就去拜送子菩萨;想求财时,就去拜财神;想求学入仕途,就拜文曲星;想驱病除灾,就拜老道、鬼神。而一旦某个神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会立即转向另外的神有的还会破口大骂,说神仙收了钱不给办事。因此中国民众谈不上什么信仰,都是临时贿赂神众而已。

不单老百姓喜欢拜神,皇帝也喜欢——不过,皇帝拜的不是这些牛鬼蛇神,而是独一无二的“天”,称之为“祭天”。就明清两代而言,其每年冬至日的圜丘祭天,是古代郊祀最主要的形式之一,礼仪极其隆重与繁复。每当祭日来临之前,必须进行大量的准备工作,不管耗费多少人力物力,亦在所不惜。如:对天坛内各种建筑及其设施,进行全面的大修葺。修整从紫禁城至天坛皇帝祭天经过的各条街道,使之面貌一新。祭前五日,派亲王到牺牲所察看为祭天时屠宰而准备的牲畜。前三日皇帝开始斋戒。前二日书写好祝版上的祝文。前一日宰好牲畜,制作好祭品,整理神库祭器;皇帝阅祝版,至皇穹宇上香,到圜丘坛看神位,去神库视边豆、神厨视牲,然后回到斋宫斋戒。祀日前夜,由太常寺卿率部下安排好神牌位、供器、祭品;乐部就绪乐队陈设;最后由礼部侍郎进行全面检查。祭天时间则为日出前七刻,时辰一到,斋宫鸣太和钟,皇帝起驾至圜丘坛,钟声止,鼓乐声起,大典正式开始。此时,圜丘坛东南燔牛犊,西南悬天灯,烟云缥缈,烛影剧院摇红,给人以一种非常神秘的感觉。

这种祭天大典,是皇帝展现“君权神授”思想,显示“天子”神圣权威所玩弄的一种把戏。为了达到其宣扬神权以维护皇权的目的,要求输祭天事条的人员,不得有任何差错,否则要予严惩。如在《大清律》中明文规定:"每逢祭祀,于陈祭器之后,即令御史会同太常寺官遍行巡查,凡陪祀执事各官,如有在坛庙内涕唾、咳嗽、谈笑、喧哗者,无论宗室、觉罗、大臣、官员,即指名题参。"因此,凡随祭人员无一不是诚惶诚恐,胆战心惊的。自然,这么庄严的拜神也只有皇帝有资格举行,其他人要搞,就是僭越,就该杀头。

近邻日本,传统上深受中国文化影响,也搞了许多神社来拜。当然,日本搞这么多神社除受中国文化影响外,也跟其信奉神道教有关。日本神道教大致有三种流派:神社神道,教派神道和民俗神道,教派神道分有13个教派,每派有自己的创始人;民俗神道无严密组织,是农民自己祭祀农事和路神。明治维新后,政府扶持神社神道,宣布政教合一,将神社神道定为国教,即国家神道,由政府出资资助。古来神道教的祭祀神职人员、神主(神道教的祭司)以及下级神职人员一般都是世袭。明治政府不采传统的制度,废止世袭职。设置内务省中一部局来管辖全国神社,而神职皆成内务省的职员。又将古社中多数小者,由政府统筹到大社中。基本上说来,日本这些神社就相当于我们国家遍布的寺庙,属于老百姓寄托信仰追忆先人祈求幸福的宗教场所。1945年日本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投降后,麦克阿瑟来了,搞政教分离,把那一套全给废除了。在盟军要求下,日本政府宣布政教分离,裕仁天皇发布诏书,宣布自己是人不是神,废除国家神道,政府不得资助神社,但神社神道已经成为日本神道教信仰的主流。

至于安倍去拜的靖国神社,则是位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坂的一座神社。该神社供奉自明治维新以来为日本帝国战死的军人及军属,其中绝大多数是在中日战争及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日军官兵及殖民地募集兵,性质上类似华人社会的忠烈祠。靖国神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一直由日本军方专门管理,是国家神道的象征;在二战后,遵循政教分离原则,改组为宗教法人。其中游就馆所展览的主题是”战争”。主要有日本在近代战争中所使用的武器、军人遗品、战时资料等约10万点,军人遗影约5000枚。另外,日本进攻珍珠港成功后所发电报、战败后日本陆军大臣阿南惟几自杀之前的遗书也陈列其中。

所以,一般日本人去参拜靖国神社没什么严重的含义。首先,在大多数日本人心目中,靖国神社不过是他们祭奠先人的宗教场所。日本一些去参拜靖国神社的二战退伍军人便这么认为“我来靖国神社主要是因为这里祭奉着我死去的战友们。我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没有什么好或不好,任何人想来参拜都可以,不该是个问题。最要紧的是对死人要抱有纪念的心情。” 对二战时在日本海军服役的三浦岩雄和森重浩一来说,靖国神社纯粹是纪念死去的战友的场所,没有其它的政治意图。对此, 日本外务省国际报导官千叶明说:“日本人去参拜靖国神社并不表示他们同意靖国神社表达的历史观。他们想安慰在那里纳入的灵魂。在靖国神社里面没有什么牌位,这点有很大的误解。日本神道没有什么牌位。这个神字跟中文里头的神字涵意又不一样。这是日本独特的一个概念,死者哪怕是好人还是坏人都经过净化仪式就变成一个神,他的灵魂就要回到神社了。”当然,如果是首相去拜,那当然具有肯定神社中供奉人物的意味在里面,这也是引起中韩等国强烈抗议的原因所在。

总之,拜神是带有一点祖宗崇拜或神灵保佑的原始色彩的仪式,随着文明的进步正步入苍茫的历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