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丰台火车站,***突然找“二吴”谈话

1971年9月12日中午,正在家中吃饭的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忽然接到了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吴德打来的电话,要他马上到家里来,有要事相商。

吴忠赶到吴德家后,吴德已从屋里出来,他对吴忠说:“我们马上走,具体情况车上谈。”

在飞奔的汽车上,吴德向吴忠介绍了情况:“主席已从南方返回北京,专列将停靠在丰台车站。中办要我们马上到丰台去,主席要和我们谈话。”

***国庆节前到外地巡视,返京都是有规律的,他一般都是夜间回京,而且很少停靠丰台车站。吴忠听完吴德的介绍,心中一怔,隐隐感觉到这次谈话非同寻常。他小心地问:“主席怎么突然在白天回京,还停靠在丰台车站,是不是有什么重大情况发生?丰台车站的安全保卫工作怎么办?”

吴德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中办值班室给我打的电话,是汪东兴同志要我们马上到丰台,而且只通知你和我两人去,谈什么,哪些人参加,都没有说。既然没有通知卫戍区布设警戒,肯定是中央另有安排。等到了丰台见到主席,一切都清楚了。”

汽车驶入丰台车站,站台上空无一人。过了一会儿,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和政委纪登奎也乘车赶到车站。***的专列于13时10分进站。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下车,带着4人上车,走入***的车厢。

***端坐在车厢中央的沙发上,手中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见到4人后,站起来与大家一一握手,然后示意几个人坐下。

***先问李德生率团出访阿尔巴尼亚和罗马尼亚的情况。在李德生谈到阿尔巴尼亚方面对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有些异议时,***显得有些不耐烦,说:“他们是左派,我是右派。”李德生只好停止了汇报。

***开始讲话,似乎是有所指,又似乎是漫无目的:“路线正确与否决定一切。人多、枪多代替不了正确路线。路线正确就有一切,路线不正确,有了也会丢掉。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

谈话持续近两个小时,基本上是***一人讲,众人只是偶尔插话,回答***提出的问题。***从党内历次路线斗争的历史谈起,然后把话题转到了刚刚开过的庐山会议上,说:“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我说过,是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五个常委,瞒了三个,一点气都不透,来了一个突然袭击。出简报,煽风点火,这样搞总是有目的的嘛!”吴忠闻言,不由地脱口而出:“主席,我们党内可能有坏人吧?”***吸口烟,又强调说:“你讲得对,庐山的事情还没有完结,黑手不止陈伯达一个,还有黑手,确实是有坏人。”

***批评了共产党内尤其是高级干部把自己的老婆安排为自己办公室主任的做法,虽然没有点名,吴德和吴忠都猜到了这是指林彪的。

***还指名道姓批评黄永胜:“我不相信解放军会跟着你黄永胜走!什么总参谋长?打起仗来,我就是参谋总长。解放军跟你黄永胜走,我就到井冈山找红军去!”

***的谈话到下午3点多钟方告结束。吴德和吴忠驱车回城后,径直来到吴忠的住所。吴忠关上房门,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与吴德一起对***的谈话内容逐句进行回忆,仔细研究***每句话的含义。

经过分析,吴德和吴忠得出了结论:看来***已经下决心要解决林彪的问题,作为北京市委和北京卫戍区的负责人,毫无疑问要站在***一边。***直接找两个地方官谈话,就是想得到支持。但是***的谈话只是在打招呼,自始至终都没有直接点林彪的名字。也没有向吴德和吴忠直接下达指示,北京市委和北京卫戍区都不好有什么动作。

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思想准备,以便在需要的时候能够将队伍拉出去。但这需要向下边打招呼,至少要向市委常委和卫戍区党委的同志传达***谈话的精神。可没有上边的指示,传达***的谈话是不妥的,而且可能会泄密,引起林彪那些人的警觉。还有林彪作为毛主席接班人的地位已经在干部群众中根深蒂固,传达***的最新指示会不会引起干部们的思想混乱,干扰***和党中央的总体部署?吴德和吴忠一直讨论到9月13日凌晨1时多,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

吴德说:“脑袋都昏了,干脆先睡觉,明天再说。”

二、周恩来通知“二吴”:立即赶到人民大会堂

吴忠送吴德出门后,刚躺下不久,电话铃突然响了。他习惯地看了一下床头的闹钟,指针指在9月13日凌晨2时30分。话筒里传出秘书李维赛急促的声音:“司令员,周总理要你立即到人民大会堂,有紧急任务。车子已在你楼下等候。”

吴忠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跑步下楼跳上了汽车。汽车箭一般掠过空旷的街道,不到10分钟,就冲到了人民大会堂门前。中办的一位同志已在门口等候,马上把吴忠带到了周恩来设在大会堂的办公室。

吴忠进屋后,发现吴德已经坐在沙发上,周恩来正在隔壁打电话。“二吴”刚刚分手还不到一个半小时,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吴忠走到靠墙的一张椅子坐下。

这时,隔壁的周恩来忽然提高了声音,大概是对方听不清楚,周恩来几乎是对着话筒在喊叫:“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坐飞机跑了,你还听不懂吗?”

吴忠“腾”地站了起来。***刚刚在丰台车站打过招呼,因此他一听周恩来的话,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可怕的念头划过他的脑海,使他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乘飞机逃跑的人是林彪,是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接班人林彪。

吴德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惊异的神情。见吴忠转身,吴德忙问:“你听清楚了吗?总理说的是谁?是不是林彪?”“就是林彪!”吴忠刚说完,周恩来已经打完电话,从隔壁房间走了进来。总理面色苍白,神情冷峻,似乎忽然苍老了许多。吴德和吴忠多次面聆总理的指示,可哪一次都不如这一次印象深刻。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总理如此震惊、恼怒。

“二吴”哪里知道,在他们受到***召见不久,中南海里就发生了中共历史上最严重的叛逃事件,为了处理这一事件,周恩来已经是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见吴德、吴忠坐在沙发上,周恩来顾不上寒暄,立即进入了正题:“叫你们来,是要宣布一件重大而严重的事件:林彪跑了,带着老婆、儿子从北戴河乘飞机往北边跑了。他这是自绝于党和人民,是叛国投敌的行为。”

周恩来说:“现在已经可以断定,林彪出逃的目标是苏修。刚才接到报告,又从沙河机场起飞了一架直升飞机,也是朝北飞行,目标与林彪是一致的。空军歼击机起飞拦截后,雷达显示,直升飞机在北京郊区消失。”

周恩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党的副主席外逃,这是我们党和国家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严重事件。国内外会有什么反应,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现在还无法预料。但林彪的党羽、死党不少,要防止他们趁机作乱,同时也要防止国外反动势力趁火打劫。毛主席和党中央已经做好了应付最坏情况发生的准备。”

周恩来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吴德和吴忠,神态变得异常严峻:“现在我宣布毛主席、党中央的决定:首都立即进入紧急战备状态,由你们两人具体负责执行。你们要对毛主席、党中央负责,你们要绝对保证毛主席、党中央和首都的安全!”

吴德、吴忠同时站了起来,情绪激动地表示:“请毛主席、党中央放心,我们决不辜负党的信任!”

周恩来与两人紧紧握手,示意他们坐下:“现在情况还不明朗,中央决定对林彪外逃事件严格保密。北京市的范围内,只限于你们两人知道,不允许向任何人泄露。当务之急,是要确定首都进入紧急战备状态的实施方案。你们有什么想法,提出来一起讨论。吴忠同志,你是卫戍区司令,你先讲。”

吴忠略加思索后说:“总理,我建议增加杨俊生同志参加组织指挥工作。”

周恩来不动声色,问:“为什么?他可以信任吗?”

吴忠回答:“我向中央保证,杨俊生同志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他是卫戍区政委,有他参加,便于指挥部队执行任务。”

周恩来遂决定:“同意你们的建议,增加杨俊生参加首都紧急战备的组织指挥工作,同时可以向他说明事件真相。”

一番简短的讨论之后,周恩来在一张纸上归纳了吴德和吴忠所开列的措施,并当即向“二吴”下达了命令:

1、卫戍区部队立即协同首都民兵,严密搜索外逃的直升飞机,要人、机并获,并将搜缴物品直接报送中央。

2、卫戍区部队立即出动,严密封闭北京的所有机场,没有中央的命令,任何飞机不许起飞和降落。若有飞机不执行禁飞令,坚决予以击落。

3、立即查封林彪集团在北京的所有黑据点,并搜集罪证。

4、卫戍区立即向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附近地区增派部队,协助中央警卫团,确保毛主席、党中央的安全。同时,加强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社、电报大楼等要害单位的警卫力量。

5、首都所有驻军进入一级战备,由卫戍区统一部署指挥。

周恩来最后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们不能睡觉了,马上进入战备状态,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从现在起,你们只对我负责,向我直接报告。在发生突然情况和联系不上时,可以临机处置,先斩后奏。”

9月13日凌晨4时左右,吴德和吴忠回到了卫戍区,紧急打电话叫来杨俊生,向他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随后,三人共同拟订了紧急战备状态的部署方案,决定:卫戍区机关和所属部队立即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紧急集合,汽车发动,枪不离手,就地待命,确保一声令下,迅即出动。

吴忠叫来秘书李维赛,令他立即通知卫戍区作战值班室:从现在起,卫戍区机关及部队只执行来自周总理办公室和吴德、吴忠、杨俊生三人下达的命令。对来自中央军委和解放军三总部的所有电报、电话,只收听,不回复。卫戍区部队的任何部署和调动,一律不上报中央军委和解放军三总部。

卫戍区部队动员以后,迅即向各自的作战目标集结。初秋的北京,城乡公路上骤然出现了一列列疾速开进的车龙,车上的士兵全副武装,神情严肃。轰鸣的马达,雪白的车灯,划破了黎明的寂静,也惊醒了部分熟睡的北京市民。一些早起晨练和上班的市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伫足路旁,惊恐地观望。

负责加强中南海、人民大会堂警卫任务的部队,跑步进入指定位置,并在外围地带布置了大批荷枪实弹的军人。在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和中央首长驻地附近,卫戍区派驻的岗哨和便衣流动哨密密匝匝,严密注视过往行人、车辆,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负责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要害目标警卫任务的部队也迅速到位,干部亲自带哨,官兵荷枪实弹,同时在目标周围秘密安置了大批武装人员。

从卫戍区机关抽调的数十名干部为主组成的搜查分队,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秘密包围了林彪集团在北京的5个黑据点:西苑机场两个,空军学院一个,东交民巷一个,沙河机场一个。按照周总理的指示要扣押全部人员,封存全部材料和物品。这是比较艰难的工作,因为这5个据点都是军人把守。大家心里都捏着一把汗,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搜查分队兵贵神速,还没等里面的人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冲了进去,5个据点里的留守人员基本未作抵抗,搜查分队从五个据点里获取了林彪反革命集团的大量重要罪证。

担负封闭机场任务的卫戍区部队,携带各种重型装备,于13日凌晨进入北京附近的五个军用机场———西郊机场、南苑机场、沙河机场、良乡机场、东郊机场,迅速夺取了机场的控制塔台,在跑道上设置了障碍物,并封锁了机场周围的道路。机场地勤人员还算配合,未发生大的冲突。

这样,到13日东方发白时,卫戍区部队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全部到达指定位置。首都北京已经处于十几万大军的严密控制之下。

三、怀柔县沙浴,空军差点与卫戍区的部队发生冲突

与此同时,在北京怀柔县,正在展开一场追捕空军叛逃直升机驾乘人员的人民战争。这次追捕是由吴德直接指挥的,按照周总理提出的线索,有一架空军的直升机从沙河机场起飞,这架飞机是林彪党羽周宇驰等人乘坐的,大概要和林彪的三叉戟飞机会合。周总理说空军的战斗机已经对这架直升机进行了迫降,目前直升机已经从雷达上消失。周总理要求吴德将北京市郊区及远郊县的民兵紧急动员起来,监视直升机的降落地点,并对机上人员实施抓捕。

13日早上天刚刚亮,怀柔县沙浴的十几名搜山的民兵发现有一架直升飞机在半空中摇晃。这些民兵马上报告了县武装部,县武装部立即将此情况报告了住在怀柔的卫戍区警卫三师。警卫三师立即派部队赶赴沙浴与当地民兵一起向直升机靠拢,并形成了一个严密的包围圈。

直升机这时候已经降落了,民兵们呼喊着朝飞机冲去。后来才知道,直升机在天空中摇晃是飞机的驾驶员陈修文在天空兜圈子拖延时间。周宇驰看出了陈修文的意图便用手枪逼着陈修文朝蒙古方向飞。陈修文抢夺周宇驰的手枪,周宇驰向陈修文开了枪,陈修文当即死亡。直升机随即便降落在沙浴的一片玉米地里。

当时直升机中除了已经被周宇驰打死的驾驶员以外,还有一个副驾驶员名叫陈士印。他躺在直升机上装死,被民兵们拽了起来。直升机上还有三个成员,已经跳机逃跑了。民兵和警卫三师的士兵立即进行抓捕,但没多久就听见玉米地里发出几声枪响,原来这三个人商量好了各自开枪自杀,两个人朝自己的脑袋开了枪,一个人胆怯了,枪口抬高了一寸,子弹飞向了天空,侥幸活了下来。

警卫三师的士兵和沙浴的民兵很快找到了这个懦夫,连同那个装死的副驾驶员一起严密看管起来。现场有许多被撕碎的文件、信件、表格、书籍,警卫三师立即将现场保护起来,并报告了北京市委和卫戍区党委。吴德和吴忠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怀柔方面的消息,当听到人机俱获的消息,两个人都高兴得开怀大笑。

但这时候,怀柔沙浴方面出现了新的情况:空军派来了一支全副武装的摩托化小分队,他们要求警卫三师和当地民兵立即将直升机和俘获的机组人员交给他们,因为这些人和直升机是空军的,他们奉了上级的指示要把人和飞机带回空军进行审查。

这让吴德和吴忠颇有些犯难。第一个不了解这些部队究竟是不是忠于林彪的,倘若是忠于林彪的部队,问题就变得异常复杂起来,因为北京市委和北京卫戍区甚至周总理都不知道目前有多少部队在林彪集团的控制之下;再一个即便这些部队不属于林彪集团,他们是在执行正常的军务,也是不太好处理的。来硬的肯定会引起冲突,来软的人家会不买账。况且还有一个保密的问题,因为周总理已经三令五申:林彪叛逃的事北京市只允许3个人知道,即吴德、吴忠和杨俊生。

时间紧迫,吴德和吴忠已没有更多的时间权衡利弊了。两个人以北京市委和北京卫戍区司令部的名义向警卫三师和当地民兵发出命令,要求他们打出周总理的旗号,告诉空军部队没有周总理的指示,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进入戒严区,更不允许带走机组人员和其他物品。吴德和吴忠命令警卫三师和当地民兵要善待这支空军部队,绝不能激怒他们,最好能带他们去招待所休息。同时要做好武装解决的准备,最好是能巧妙地将这支部队缴械。他们没有了武器,问题就好处理了。

警卫三师在当地政府及民兵的协助下,成功地将这支空军小部队隔离起来,几个人对付一个空军士兵,把他们的武器缴了,并切断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吴德和吴忠听到这个消息,都极为高兴,他们当即命令警卫三师在当地民兵的协助下,将叛逃直升机机组人员及飞机上的物品、文件火速运到城里,秘密看管起来。没有吴德和吴忠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接触机组人员和缴获的物品。

吴德、吴忠在看到了机组人员和缴获的文件以后,向周总理报告了事情的经过。

四、 抓捕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

尽管直升机机组人员已被转移到安全地点,卫戍区部队也布置到位,但周总理仍然不太放心。因为林彪虽然叛逃出境,但林彪集团的成员,个个都是身居高位、执掌兵权,卫戍区的那些警卫部队,跟野战军的实力还是有距离的。周总理要吴德和吴忠切记不能放松警惕,也不能打草惊蛇。吴德曾提出在北京市区清除一些诸如“敬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的标语牌,但被周总理坚决制止了。周总理说:“那样我们的对手就会警觉起来,国际上也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我们要以静制动。”

当时,林彪的几员大将确实很不老实,他们并没有因为林彪的出逃而悬崖勒马,更谈不上主动交待问题。他们住在重兵把守的西山,一方面烧毁文件,毁掉所有和林彪有瓜葛的证据;一方面日夜串联,统一对上对下的口径。甚至他们还做着其他的准备,包括军事上的准备。他们实际上已经成了党中央鼻子底下的一块心病。

9月23日晚上,即林彪叛逃十天以后,周总理通知吴德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吴德进去时,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和中央警卫局的杨德中在场。三个人都对林彪的几员大将表示担忧,杨德中说:“有情报显示黄、吴、李、邱正在搞秘密串联,订立攻守同盟,并焚烧了许多材料。”正说着话,周总理进来了。汪东兴向周总理谈了大家的担忧,提出尽快解决黄永胜等人的问题。周总理说:“是要解决的,但毛主席并不着急,他还等这几个人主动交待问题。”

周总理说:“你们不要议论了,我这就和汪主任一块去见主席。”

大概过了几十分钟的时间,周总理和汪东兴一块回来了。周总理向吴德宣布:毛主席已经批准了,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逮捕起来。逮捕任务由北京卫戍区的部队执行,你和吴忠负全责,行动要严格保密。

周总理当时很劳累,第二天还有一个外事活动,大家劝总理早点回去休息。总理说:“抓捕方案还没敲定,我怎么睡得着呢?”为了让总理放心离开,几个人赶紧制定抓捕方案。但制定了好几个,都觉得不稳妥。因为黄、吴、李、邱都手握兵权,大家不清楚他们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要是抓捕部队和黄、吴、李、邱的部队发生冲突,那可就麻烦了。

最后还是由周总理提出了一个抓捕黄、吴、李、邱的好办法。周总理说:“明天我要去首都机场送李先念出访越南,名单上有邱会作,他也去机场送李先念。等李先念的专机起飞以后,我找一个时机对邱会作宣布传达毛主席的指示,你们卫戍区的部队就可以把他抓起来。至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也采取这样的抓捕策略。”

周总理要吴德立即去卫戍区找吴忠商量,组织精干的抓捕突击队。人员不要太多,要精干,机动性强,携带轻武器,能应付各种复杂局面。同时要组织预备队,配备重武器,布置在二线,有突发情况派上去。还有黄、吴、李、邱的看管、押送及关押地点,都必须在今天落实好。一件一件落实,不能出差错。

周总理考虑问题如此细致,让吴德深深佩服。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吴德要总理去休息,总理说我哪能睡得着啊?今天怕是要打宵夜了。周总理要吴德立即去卫戍区找吴忠商量抓捕的细节,连夜动员部队。

吴德赶紧驱车前往卫戍区。到了吴忠的住所,吴忠已经静候在此了。原来吴忠已经接到了总理办公室的电话,正在家里等着吴德呢。两个人经过一番紧张的研究,拟定出具体的行动方案。在吴忠的家里,军事动员会连夜召开,按照一级战备的要求,卫戍区几个师的负责人都立下了军令状。关押黄、吴、李、邱的任务由第三师执行,其余几个师负责抓捕和警戒。

一切布置完成后,吴德来到人民大会堂向周总理汇报。这时周总理正在东大厅一个小房间里同叶剑英、纪登奎谈话,总理看样子是一宿没睡,眼睛里布满血丝。周总理对吴德说:“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叶帅和登奎同志负责同他们谈话,部队准备得怎么样?不能有一点差错!”吴德赶紧向周总理汇报了卫戍区几个师的调配情况,总理一边听,一边不时地做一些补充。

这时候天已经明亮了,总理说:我得去机场送先念去了,你们要不露声色,一切听我的指挥。吴德随即跟着周总理去了机场,在机场贵宾室,吴德看见了邱会作,他的神情有点怪,还左顾右盼。吴德的精神也很紧张,心里老绷着,额头上都沁出了汗珠,生怕出什么意外。唯有周总理镇定自若,谈笑风生,和每一个人亲切握手。

把李先念送上飞机以后,周总理对邱会作说:呆会要传达毛主席的最新指示,大家一块听听。邱会作赶紧说:好好,一定要认真落实。到了人民大会堂,叶帅和纪登奎已经等在那里了,邱会作随即跟着总理走进了叶帅、纪登奎的房间。房间里房间外已经布满了我们荷枪实弹的战士,邱会作一见这态势,已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几乎没有一点抵触,在总理宣布了经毛主席批准的逮捕命令后,他乖乖地跟卫戍区的战士走了。

逮捕黄永胜就没有这么简单,黄永胜接到中央要他去人民大会堂开会的通知后,一直没有动身。作为政治局的委员,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说明他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当时周总理、叶帅、纪登奎、吴德都很着急,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超过开会时间都半个多小时了,黄永胜还没有露面。

而且不仅仅是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也没有来,让他们到人民大会堂开会的通知是同时发出的,几个人都没有来,事情有些蹊跷。叶帅有些着急了,说这样等下去可能会失去主动,叶帅问吴德:黄永胜的住地派没派部队。吴德说已经派去了,黄永胜住地附近有一个团的兵力,其他两个人的住家附近也都有兵力部署。

叶帅随即和总理商量,如果黄永胜等人不来或进行抵抗,就动用卫戍区的部队强行冲进去实施抓捕,黄永胜手下人若顽抗就予以歼灭。周总理眉头紧皱,对叶帅的话不置可否。

屋子里没有人说话,气氛变得极其紧张,只有墙角的“三五”牌座钟发出“嘀嗒嘀嗒”的响声。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吴德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滴滴的汗珠。谢天谢地,这时守候在黄永胜住地外围的部队打来电话,说黄永胜的车已经出来了。听到这个消息,总理、叶帅都长叹了一口气。

黄永胜第一个走进了人民大会堂,接着是吴法宪,最后进来的是李作鹏。他们都被带进了福建厅,由总理、叶帅、纪登奎与他们谈话,宣布中央的决定。吴德和吴忠带着卫戍区的士兵守候在东大厅,福建厅里也安排了一定兵力,只等总理一声令下。

周总理和黄永胜的谈话比较艰难,周总理给他看了卫戍区三师缴获的林彪写给黄永胜的信,以及林彪的政变手令。黄永胜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谈话几乎无法进行下去。吴法宪倒是很害怕,在总理给他看了林立果拟定的南下飞机的号码、人员安排表以后,手就不停的哆嗦。总理严肃宣布了中央关于逮捕他们的命令后,卫戍区的士兵冲进大厅,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控制起来。随即,这三个人被带出了人民大会堂。

完成抓捕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的任务后,周总理又向吴德、吴忠布置了一个新任务:即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四人的秘书、警卫、司机也要看管起来,给他们办一个学习班,让他们揭发、回忆黄永胜等人的问题,中央需要这些东西。总理说,这个事还是由卫戍区来办,最好找一个部队农场,把这些人都集中到一起。

总理特意叮嘱吴德和吴忠:要告诫部队注意方式方法,不要让这些人太紧张了,因为黄、吴、李、邱有问题,不等于这些人也有问题。

吴德和吴忠立即去安排。正好卫戍区在大兴县团河有一个部队农场,还有一个连的武装部队。黄、吴、李、邱的司机、警卫、秘书集合起来有上百人,好在这些人大概知道了一些风声,都比较配合,枪和公文包都顺利地收缴上来了。当然面对荷枪实弹的卫戍区士兵,他们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等到了风景秀丽的团河农场时,他们的心才渐渐松弛下来了。

一切安排停当,吴德和吴忠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