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拳痛扁越南猴 ——149师沙巴战斗全回放(之二)[英雄杯]

写在前面的话:铁血网举办这次征文比赛,以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胜利35周年。本人作为那场战争的参与者和幸存者,感到非常欣慰——还有人在惦记着我们,在讴歌着那些英雄……作为战时炮兵群派往主攻446团的侦察参谋,早在30周年纪念期间,先后在铁血编写发表了《凯旋正值春意盎》、《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和《英雄树开英雄花》等系列帖子,引起了军友们的注意和欣赏。此次写点什么呢?想来想去,还是要写我们英雄的149师——后来被授予“铁拳师”称号,就来了个《铁拳痛扁越南猴——149师沙巴战斗全回放》。昨天发表了第一节——受命与决心部署,今天发表第二节——狭路相逢勇者胜,请军友们支持并指导为谢!

先介绍一下我们师作战地区的地形和敌情:

我们师作战地区位于黄连山垭口以东,吉光胡、威龙松以西的黄连山区,是典型的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具有山高坡陡、地形复杂、道路稀少、河溪纵横、林木茂密、雨多雾大的特点。

山高坡陡,地形复杂。山高一般在1500米至2300米,比高多在500至1000米;坡度大多40度左右,有的在60度以上;自然洞穴和悬崖陡壁较多,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道路稀少,河溪纵横。进攻地幅内只有一条十号公路和几条沿溪小道,交通不便,机动困难;十号公路谷柳至沙巴路段长约30公里,路面宽6-8米,最大纵坡度为9.5%,最小曲半径20米,为碎石和断续柏油路面;桥梁、涵洞较多,朱缸荷北侧至沙巴,共有公路桥9座,依次编为1-9号桥;龙金至新寨北山垭口为一条羊肠小道,沿谷底、山脚、山腰通过;落水洞以东,骡马可勉强通行;班佛至北山垭口,坡度很陡,小路两侧多为悬崖峭壁,通行困难;许多地段必须经临时抢修、骡马下驮后,才能勉强通过。战区主要河流是红河支流外约姆河和外珊河,纵横山谷都有小溪汇入;外约姆河宽约10-15米,旱季流速较缓,水深0.6-1米,可徒涉。

林木茂密,雨多雾大。战区树木、竹林、茅草、灌木丛生,并有藤蔓攀缠,植被覆盖面约占70%;山脚山沟多为竹林、杂草,山腰多为灌木丛,并有杂草藤刺;山顶和公路附近植被比较稀疏,但黄连山垭口一带树木较密。虽然正值越北旱季,但还时常雨雾连绵,雨天昼夜有雾,晴天黄昏起雾,至次日午前方散;特别是沙巴、新寨附近,雾气特别浓,能见度差,通视困难;温差大,气候变化无常,昼与夜,晴天和阴天,河谷与山顶,温差一般在15-20度。

所有这些,给部队的观察、射击、指挥和战斗行动带来很大影响,造成不小困难。

越军主力之一316A师在东援柑糖受阻后,主力在沙巴地区,建立“沙巴防线”,企图凭借有利地形,阻我南进。他们沿公路实施主要防御,兵力两头(4号桥地域和新寨口以北地区)较大,中间(沙巴)较小,注意了翼侧的大平;以营、连为单位形成纵深梯次的环形防御。防御阵地多以地堡为骨干,配以堑壕、交通壕相连接的野战工事(多为土木质结构)。阵地多选在山腰和公路、小路两侧,依托要点凭险扼守;随伴火炮阵地位于山顶和山梁平坦台地;利用和改造自然山洞,作为火力发射点。采取远近结合,曲直结合,组成火力网,对重要的通道、山口、桥梁,计划有标定拦阻射击和集中射击地段;善于运用高机、高炮平射,控制要道、隘口和桥梁;各火力点和地堡内人员较少、火力配备较强。这个师作为为越军主力,经历了长期战争,具有一定的实战经验,战术比较灵活,小分队有一定的独立作战能力。防御中一般是依托阵地,发扬火力,坚决固守,当遇我攻击猛烈、兵力较大,处境特别不利时,有的利用暗夜撤逃,有的则化整为零,分散上山、钻林,有的还化装为民跑掉。当我攻占要害阵地,发现我进攻兵力单薄,火力不强时,则组织民兵进行反扑或者以火力反击。

具体到四号桥地区,十号公路在这里向西弯进,这段弯进的公路长约1500米,均被四号桥东北侧无名高地、西南侧无名高地和外约姆河东高地所俯视;公路的东侧是外约姆河,从公路到河流是高约50米的乱石陡坡和悬崖;公路的右侧是一二十米高的悬岩峭壁;支流沙巴河从奔西爱方向而来,四号双桥就架设在沙巴河上。越军在这里至少部署了两个加强连,并利用前期代乃战斗的时间,抓紧构筑了以地堡为骨干,配以堑壕、交通壕相连接的野战工事,并以各种火力组成多层次密集火网,严密封锁着公路。

2月28日22时30分,446团决定由2营配属82无后坐力炮连一个排、喷火器2具,为第一梯队,立即沿公路向4号桥搜索前进。该营以5连配属团属无后坐力炮连第2排、重机枪连第3排、喷火器2具为第一梯队连;4连配属重机枪连第2排、无后坐力炮两个班随5连跟进;6连为预备队;炮连(欠7、8班)、机枪连(欠2、3排)为营火力队;营指挥所随5连之后。

当晚23时许,2营由朱缸荷南侧小桥附近出发,沿公路向4号桥、奔西爱一线搜索前进。3月1日2时25分,主攻5连进至4号桥附近,1排正准备侦察通往奔西爱的道路,突然从4号桥头小独立房钻出3个越军,与我遭遇。由于天黑雨大,难以辨别敌我,我即用口令联络,对方无回令,并即转身边叫喊边向奔西爱方向逃窜。我尖兵判定是敌人,便迅速开枪射击,当场击毙1名,余敌逃跑。此时,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的敌人发射一发红色信号弹,瞬时,4号桥东北、西南及东南各高地之敌一起向我开火。

此时,营主力正行进在那段弯进的公路上,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4连和营指三面受敌,营长被阻在公路上,电台被炸坏,报务员受伤,与团及各连失去联络。随该营行动的团首长,立即指挥4连和5连强占公路右侧有利地形,扭转不利态势。

5连连长命令1排迅速抢占1号高地,连主力沿1号高地西侧抢占3号高地。战斗至4时30分左右,1排攻占1号高地西南突出部,歼敌6名;2排占领了3号高地南侧突出部,歼敌7名。连长又令7、8班和机枪连1排由机枪连连长率领继续攻打3号高地。战斗至6时左右,协同4连占领了该高地。

4连在5连与敌打响时,进至4号桥东侧200米处,突然遭1号高地之敌火力射击,连长迅速指挥1排沿1号高地右侧迂回攻击,2排从1号高地正面攻击。当1排进至1号高地东侧时,突然遭敌火力射击,伤亡较大,排长中弹牺牲。连长随即组织炮班和8班在公路右侧用火力还击,并带领7、9班从1、2排之间实施突击。激战至6时许,在5连1排配合下,歼灭了1号高地之敌,毙敌14名。这时,副连长率2排进至3号高地附近,与连主力失去了联系,副营长令其归5连指挥,在3号高地东南侧巩固阵地。

6连于3月1日2时30分左右进至2号高地东侧公路附近,营命令6连迅速抢占2号高地。该连副连长率1排从正面攻击,连主力沿东侧迂回,战斗至6时50分,攻占了2号高地,歼敌一个加强班。

6时,副团长,副政委随5连进至3号桥高地附近,得知营长与团和各连失掉联系,便决定由副营长代理营长指挥,并令随营行动的侦察参谋立即回团指报告2营情况,副营长随即利用配属5连的步谈机令各连就地加筑工事,巩固既得阵地,准备天明后继续向敌发起攻击。

7时许,天明雨停,4号桥西南侧和东南侧无名高地及5号高地之敌,向2营阵地猛烈射击;4连以火力压制4号桥西南侧和东南侧无名高地之敌,掩护5、6连的战斗行动。

6连于7时许由2号高地向5号高地东南侧无名高地实施攻击,4班在搜索前进中,发现东南侧无名高地有敌一火力点,用火箭筒射击又未摧毁。此时,突然雾遮山地,全连趁浓雾迅速抢占了无名高地及5号高地,随后奉命巩固阵地。

5连以82无后座力炮,40火箭筒压制5号高地南侧之敌,并令1、3排分两路攻击。1排在攻击中摧毁敌60炮阵地1个、火力点7个、暗堡2个、毙敌20余名,残敌逃跑,排立即以火力追击,毙敌3人,于8时占领了5号高地南侧突出部。9时许,3号高地西北约300米处之敌突然向我射击,5连即令7、8班和2、3班从两侧向敌攻击,由于地形对我极为不利,7、8班伤亡10人,7班副班长立即组织3名战士交替掩护,用手榴弹摧毁两个暗火力点,先后毙敌7名;随后指导员又组织82无后座力炮和40火箭筒,先后摧毁敌7个暗堡和2个暗火力点。11时30分,5连1、2排歼灭了3号高地西北侧之敌,随后奉命巩固阵地。

8时许,正当2炮连准备在2号高地东南侧附近占领阵地,以火力支援各连战斗时,突然遭到敌三面火力夹击,伤亡较大,处境十分不利。教导员立即组织火力还击,战斗至10时许,该连炮弹已全部打完,教导员和连长立即组织四个组,用手榴弹炸毁敌残存火力点,歼敌22名,缴获各种枪支15支,炸毁迫击炮3门。

1日拂晓,团指得知2营遭敌伏击,急令2、8连沿公路和3号桥西南侧山腿投入战斗。9时30分左右,2连2排在2号高地东南侧突出部遭敌火力阻击,连长当即令2排从左侧迂回侧击,连主力从右侧攻击,并呼唤本营炮连火力支援。10时许,2连在炮火支援下,一举攻占了2号高地东南侧突出部,歼敌7名,摧毁暗火力点2个,随后奉命巩固阵地。

8连由副团长率领,进至距4号高地300米时,突然遭到4号高地敌一个班的阻击,连长即令1排从两翼迂回敌阵地,歼敌大部,余敌逃跑,占领了4号阵地。11时,4号高地西侧突出部有敌机枪和暗堡射击,1、2排从4号高地两侧迂回,一举夺取了敌阵地,歼敌11人。尔后,奉命巩固阵地。

12时左右,4号桥东北无名高地之敌被我歼灭,战斗至此结束。

在这次反伏击战斗中,全营指战员发扬“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大无畏精神,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攀悬崖,越峭壁,披荆斩棘,猛打猛冲,以伤120人、亡76人的代价,取得毙敌153人,摧毁地堡和暗火力点49个,缴获步、冲、机枪30支(挺),40火箭筒7具、60炮3门、82迫击炮3门、枪弹16400发、炮弹525发,占领四号桥东北诸高地的战果。值得多说几句的是:战后从这个营走出了许多战斗骨干,其中有两人逐步成长为将军。一个是当时的小炮班长,现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员王西欣(注1);另一个是当时的副班长,2008年抗震救灾时的13集团军军长、现任副大军区级的西藏军区司令员许勇(注2)。

注1:王西欣简历:1954年生,河南禹州人,20岁(1974年底)参军后长期服役于成都军区149师,在30余年军队生涯中从战士逐步做到集团军军长、国防大学副校长等职,是目前军中少有的参加过实战的高级将领。据有关资料披露,1979年,22岁的王西欣担任班长,曾参加对越作战的“四号桥反伏击战”。

在任副师长时,王西欣被派往西藏边防代职一年;此后进入国防大学学习,并获合同战役指挥专业硕士学位,从而成为全军首批作战部队师团职研究生;在任师长期间,王西欣被树为成都军区学习实践“****”重要思想、争做“五个模范”的先进典型,从而成为全军闻名的“明星”师长;随后,王西欣又被作为“挺立于军事变革潮头的新型指挥员”而广受宣传。

2002年,王西欣被派往俄罗斯总参高等军事学院高级研修班留学半年,归国后升任13集团军参谋长;2004年晋升少将军衔;2006年接替升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张又侠,升任13集团军军长,从而在三年内完成了由师长到军长的“飞跃”。

2007年夏,王西欣接替转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的李少军,担任有着“万岁军”之称的北京军区38集团军军长,从而成为新世纪以来首位跨大区平调的集团军军长。值得注意的是,王西欣在成都军区13集团军时的前任军长张又侠此时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

2011年12月,王西欣接替改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任海泉中将,升任国防大学副校长,从而成为副大军区级将领;此番履新沈阳军区副司令员虽属平调,但由军事院校到大军区一线部队任职,仍属重用。

注2:许勇简历:1959年生,陕西宝鸡人。1978年春参军后长期服役于成都军区149师,侦察兵出身,曾参加中越战争,历任班长,营长,师长,军参谋长,2008年出任第13集团军军长,2007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现任西藏军区司令员(副大军区级)。

上一节的链接是:[原创]铁拳痛扁越南猴 ——149师沙巴战斗全回放(之一)[英雄杯]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7028497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4/1/2 14:16:17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