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份法治政府排行榜发布:广州居首 北京第三


中新网北京12月30日电 中国首份法治GDP评估报告30日在北京出炉,在这份涵盖53个城市的评估中,总分排名前三的城市分别为广州市、上海市、北京市。与会专家指出,当下,中国各城市法治政府建设的总体水平不高,尤其在“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行政执法”、“政府信息公开”三方面存在较大“短板”,需加力攻坚克难。

中国首份法治GDP评估报告:广州上海北京居前三甲

此次评估的满分设定为300分,53个城市的平均得分是188.87分,有28个城市在平均分之上,25个城市在平均分以下。其中,最高得分234.43分,最低得分125.76分,极差为108.67。

本次评估,总分排名前十的城市是:广州市(234.43分)、上海市(230.44分)、北京市(224.18分)、南昌市(222.75分)、成都市(221.14分)、苏州市(214.86分)、哈尔滨市(214.83分)、贵阳市(214.66分)、宁波市(214.40分)、南京市(214.17分)。

上述排名前十的城市中,其中包括6个东部城市(广州、上海、北京、苏州、宁波、南京)、2个中部城市(南昌、哈尔滨)和2个西部城市(成都、贵阳)。

基于对一级指标“公众满意度调查”的观测与量化分析,这份评估报告指出,公众对政府依法行政工作的满意度评价较低,政府依法行政和服务行政的能力和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

此外,基于对三级指标“群体性事件发生情况”的分析,报告认为,“当前的社会稳定形势是比较严峻的,地方政府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稳定的任务还比较艰巨。”

法治政府建设总体水平不高 西部城际差距较大

“此次评估总分排名第一的广州市得分率(分数除以300分总分)也只有78.14%,53个城市的平均得分率只有62.95%,总体上不高。”谈及此次评估发现的主要问题,课题组负责人、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指出,这说明各城市法治政府建设的总体水平还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

“其次,法治政府建设水平的区域差异还比较明显。”马怀德分析称,东部城市的平均得分是193.73分,中部城市是188.46分,西部城市是179.18分。而且,西部城市的城际差距比较大,东中部则比较均衡,这说明法治政府建设状况与经济发展水平有一定的相关性。

再次,法治政府建设在各领域的发展水平不均衡。例如,得分率最高的一级指标“监督与问责情况”达到71.24%,得分最低的“政府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只有53.90%,这说明各城市政府对法治政府建设各方面的重视和着力程度不同,工作尚欠均衡、全面。

马怀德进一步指出,此外,在法治政府建设的某些领域城际差异很大。例如,在“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工作”方面,各城市得分的离散度超过了30%,在“行政执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方面也超过了20%。

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差距相当 时间极其紧迫

近年来,法治政府建设一直被中国官方所重视。自2003年以来,国务院持续推进法治政府建设,并不断取得重要进展。2007年召开的中共十七大,首次把“法治政府建设取得新成效”作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5年后,中共十八大明确提出“法治政府基本建成”是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新任务。

今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设法治国家,必须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并要求“建立科学的法治建设指标体系和考核标准”。

基于此,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设立上述评估项目,完成首次针对全国较大市法治政府建设的总体评估,并发布本报告。

“毋庸置疑,自改革开放至今,我国依法行政迈出重要步伐,法治政府建设取得重要成就。但是,必须看到,有法律不等于有法治,有制度不等于已落实。”报告在前言部分即开宗明义地写道。

报告进一步指出,“法治政府建设的现状距离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的目标还有相当的差距,我们面临的任务还很艰巨,时间也极其紧迫,必须采取更加有力措施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

法治政府建设存三短板 需下功夫“啃硬骨头”

“在此次评估中,我们发现,‘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行政执法’、‘政府信息公开’三个指标的得分相对比较低。”马怀德会后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指出。

马怀德表示,这说明把领导干部的决策权关进制度的“笼子”是不太容易的,“所以,很多领导习惯于发号施令、随意决策、滥用公权,这也就使得其决策做不到完全法治化、规范化、科学化,进而影响了整个法治政府的建设进程。”

“所以,首先,下一步应在制度建设和行政决策方面寻求一些大的突破,至少在编织将权力关进制度“笼子”上多下功夫。”他说。

对于执法规范化水平相对偏低,马怀德表示,“也就是说,虽然法律制定的比较好,但在执行过程中存在执法不规范、不严格、不文明、不作为、选择性执法等现象,这一‘顽疾’需下大力气解决。”

马怀德还指出,政府在信息公开方面的推进不是很平衡,有相当多政府在主动公开上做得不好,该公开的没有公开;另外,在依申请公开上设置诸多条件,公开渠道不畅通,效率不高,回复率低,合理解释也不够。

“上述‘短板’正反映了当下中国法治政府建设面临的难题,这些‘硬骨头’需要一个一个去‘啃’。”在马怀德看来,这需要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重视,也需要社会上下的协同推进,“一定要将其置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高度,因为法治政府建不成的话,法治社会、法治国家也无从谈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