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敢逛超市、生病硬扛着,农民工啥时才体面?



平时生病,王贵泉很少买药,都是吃从老家带来的药。王贵泉从床头翻出带来的感冒药,“在家买也就要几元钱,在济南得好几十块。”“我们这些人最怕的就是生病,输瓶液要好几十元,很多时候都是硬扛过去。”(2013-12-20 齐鲁晚报)


今年正月十八,德州夏津县前屯村的王贵泉,揣着1000元钱到济南打工,在一建筑工地安装管线,老板承诺每月给5000元,不过要等到年底发,工头每月给他预支300元生活费。


王贵泉住在工地旁的板房里,置办暖壶、脸盆、锅具、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用光了带来的1000元。不过,随着工作步入正轨,王贵泉每月的开支也固定下来,“4条烟120元,8瓶二锅头80元,10斤鸡蛋48元,8斤油20元……做饭、吃饭花两三百,平时再买点花生米之类的零食,每月最多花100元。另外,还得买水果,这也得花个四五十元。”除了吃喝,“电话几乎天天打,想闺女的时候就打。”每月得花100元。这些零零散散的花费加起来,一月得花500元左右。多出来的这200元,一般都是向老板借,从总工资里扣除。


“大事小事都要钱,睁开眼就得花钱。”为了省钱,王贵泉每次从家回来都会带自家腌制的咸菜,“有时带一罐,有时带两罐。”买东西一般都去菜市场,“啥便宜买啥。”他几乎从来不去超市,一是超市物价贵,二是没有干净的衣服替换,怕被人看不起。


虽然自己在外面吃苦受累,但为了能让家人过个温暖的冬天,王贵泉专门给家里换了个暖气炉,“买新炉子花了1000元,又买了一吨块煤,也花了1000多元。”关于家里的日常生活开支,王贵泉说,“今年光随份子就随了2400元。”孩子教育更是个大头,“闺女光办转学就花了3000多元,再加上学费什么的,今年已经花了6000多元了。”算上女儿上幼儿园的班车费(10元/天)、伙食(4元/天)等费用,王贵泉一年花在孩子教育上将近1万元。


距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王贵泉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如数拿到工资,过个踏实年。最晚到腊月廿八,他将会揣着辛苦一年赚来的钱赶回老家。给父母2000元,买年货花上1000元,剩下的就存起来。


王贵泉的年终“账本”,是千千万万农民工年终账本的缩影。记录了他们生活的艰辛、背井离乡的无奈和对家人的责任,更记录了他们对城市建设付出的每一滴汗水,只是离体面还太遥远。


“让农业经营有效益,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在日前闭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体面”一词格外引人注目。只是,农民兄弟的“体面”究竟是什么?有人说,种粮效益还是太低,希望更高的收入;有人说进城门槛太高,发展条件不平等;还有人说,能像城里人一样洗上澡、用上抽水马桶,留在农村也挺好……事实上,体面从来都是实打实的。正如农村工作会议指出的,“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这就意味着,有了红火的产业、美丽的家园、越来越鼓的腰包,有了各项权益的切实保障,对农民来说,“体面”才是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词。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拉长农业的短腿,补足农村的短板,成就农民的体面,希望的田野上才会不断收获幸福、生长梦想。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