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打小我就不爱听话,属于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那天我又上房揭瓦了,被老爸狠狠的修理了一顿,我 就跑了出来。

打电话给女友,等了半天竟然没人接,也不知道死哪 去了。 大街上游荡了几个小时,眼瞅着天就要黑了,我身上 连开房的钱都没有,这给我急的,寻思今晚不会睡桥洞, 加入丐帮吧! 正愁眉苦脸不知去哪好,我想起了网上认识的妹子, 挺投机的聊了大半年,性格直爽,我喊她沈姐,找她求救 应该能行。 给她电话的时候,心里祈祷她能大慈大悲,救济下可 怜的我。 果然没让人失望,让我今晚跟她混,屁颠屁颠就跑了 过去,尽管不知道她长啥样,但她愿意帮我就是女神,漫 漫长夜说不定还会有精喜。 到了见面的地儿,我却愣住了,本城最好的娱乐场 所,吃喝嫖赌唱,都能在包厢解决,来这里消遣的人群, 不是富豪就是富婆。 本屌从来都没见过这么高的档次,经过富丽堂皇的大 厅,我都感觉自己是乡巴佬进城,貌似有种即将被包养的 预感。 正走着,对面走来服务生,问我是一个人,还是有朋 友,我把房间号给他说了,服务生客气的给我指了方向, 我道了声谢,他便离开了。 我心里寻思,虽然和大妹子聊的投机,但大半年来, 连视频都没有过,待会咋相认,若是出现了尴尬,我老脸 可就丢尽了! 反正管不了那么多,大不了拿了钱就闪人! 推开包厢的门,炫彩的灯光闪的我眼花缭乱,逮眼看 去,就瞅见四个衣着暴露的女人。 两女的站在桌面上,疯狂的扭动小蛮腰,肚脐还耷拉 着银环,很勾魂的晃悠,还有两女的双手搭在沙发上,翘 着屁股风骚的左摇右摆。 顿时,脑子里就浮现出,两朵含苞待放的菊花,美不 胜收! 劲爆的音乐,震的我心神荡漾,完全可以用很黄很暴 力形容,黑丝短裙小马甲,惊艳之极,肉的欲味直往鼻孔 里钻,不知不觉身体某个部位,就硬的厉害。 强忍着已启动勃起状态的弟弟,咽下即将蔓延的唾 沫,转眼看见沙发角落,还坐着一妹子,手里捧着手机。 她看着我,有些莫名其妙,我也瞅着她,不知所措, 站在门口傻眼了,不晓得是进包间好,还是转身离开实 在。 那妞对我招招手,举了举手机,我便明白她的意思, 就是我要找的妹子,沈溪。

“溪溪妹子好小处男吗?”声音很揉,其她的妹子听这话, 全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忽明忽暗的灯光,照在她粉嫩的瓜子脸上,很漂亮, 举手投足也很有气质,毫不夸张的讲,估计她随意撇撇 嘴,我都忍不住想射出来。 沈溪捋了捋头发,冲着刚才说话的妞皱了下鼻子,她 对我说:你是楚卫? 我点点头,嗯啊了一声,沈溪咧嘴笑了笑,站起身 说:随便坐,站着挺尴尬的。又跟我介绍了四位美女的名 字,分别是:瑜姐、雯雯、敏倩、思桐。

说完她给我开了瓶酒,继续说:“这四位都是大姐,你 来的巧,赶上敏倩回国第一天。 ”这种香艳的场子,我还是第一次亲历,非常的不适 应,四位大姐也很爽快,纷纷举杯想跟我干了,在别人的 地盘上,我又是有求而来,姐姐们都这么客气,我只能挨 个的敬酒。

轮完一圈后,我就感觉天旋地转,也不知道她们喝的 啥酒,劲还挺大,靠在沙发上我就想,现在跟沈溪说正 事,应该是时候吧? 沈溪清楚我来的目的,她举起杯子挨着我坐下,描着淡淡 的烟熏妆,发丝散出香喷喷的味道,像催情药水似得,刺 激的我浑身血管都胀爆了。 她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我点点头,说是的,以前只是单纯的聊天。心里琢 磨,妹子问这话,会不会怕我是骗子,而不帮我解决今晚 住宿问题? 沈溪嘟着嘴,浅浅的泯了口酒水,半天没说话,淡蓝 色的眼珠子,上下打量我,搞的我像是出来卖似得,被她 妩媚的眼神儿,瞅的我差点羞射了。 我说:沈姐,今晚我无家可归…… 嘴里的话还没说完,坐在边上唱歌的瑜姐,对着话筒 就说了句:姐有家,要不要陪姐回家,深入交流下? 下意识的瞅了两眼那妞,若是没结婚的话,估计也是斗战 胜佛的年龄,不过并不影响她成熟风韵的魅力,我尴尬的 笑了笑,脑子一热就不知道说啥好,估计脸都红了。 剩下的三位大姐,包括沈溪都忍不住笑了,前扑后仰 的样子,像是微风中的鲜花儿,胸前如皑皑白雪的馍馍, 都被挤出了罩杯的包围圈。 敏倩开口说:好无聊,就没有帅哥吗? 沈溪翘着眉头,笑道:瑜姐,在你地盘上,能没帅哥 嘛! 瑜姐微微闭上眼睛,满脸陶醉,她说:也对,我找几 个帅哥来助兴。 沈溪转过脸,对着我咧嘴笑说:要不找个妹妹,陪你 玩玩? 我纳闷,明白她说的妹妹是啥职业,可我也没见过这阵 势,连忙摆手说,我还有事先走了,瑜姐打了个电话, 说:今晚谁都不能走,出来玩就是要开心!

“对,瑜姐说的一点儿不假!” 还在跟着音乐,温柔扭动小蛮腰的思桐说:雯雯今晚 也豁出了? 沈溪此时估计酒精上脑,对着她们四个妞,指着我 说:这小帅哥,就没姐姐想调教下? 瑜姐睁着水汪汪的杏眼,七分醉意踉跄着步子,走到 我身边坐下,粉红的短裙,只拖到半个大腿位置,柔软修 长的指头划过我的颈脖,媚眼迷离。 她带着酒气,吐气如兰的说:这是咱溪溪的小钢炮, 我们哪敢打他主意,是不是呀姐妹们! 雯雯她们连连点头称是,这下不仅是我,就连沈溪都红到 脖子根了,她推开瑜姐的手指,说道:“谁说是我的,人家 还是小处男,今晚是被他爹地给凶出了家门。”

“他爹有多凶,难道比咱姐妹的胸,还要凶?”思桐说 完,还故意在我面前,挺了挺她坚挺饱满的胸器,我差点 窒息在她D罩杯的压力下。

我舔了下干燥的嘴唇,对于生理和心理都健全的男人 来说,眼前思桐的诱惑力,绝对让人有强烈想扑倒她的冲 动,顺便在床头架上摄像机,好日后温故知新。 就在我无语的时候,包厢大门又被推开了,四个光着膀 子系着领带的小伙子,满脸堆笑的走了进来,站在液晶显 示屏边上,此时瑜姐已经把音乐暂停了。 从他们四个浑身散发出鸭的气息,我就猜到他们的职 业,只是他们四个,有意无意老是拿眼睛瞪我,这让我很 不爽,好像我抢了他们生意似得,干脆我也用眼神瞪了回 去。 两三分钟后,门口穿着工作服的人说:瑜姐,需要换 吗? 雯雯姐看着露出上半身的汉子,等着瑜姐说话,我瞅 着还算发达的肌肉,感觉缺少点男人的野性气息,不过瑜 姐也不挑,她说:行,能喝酒就行,咱又不带走! 那服务生就出去了,他们也分别坐到四位大姐身边, 其中瞪我最狠的一逼,开口说:这位帅哥是谁,同行? 瑜姐喝了杯小鸭敬的酒,冲着我和沈溪笑了笑,我被 他“同行”两个字给震到了,像我这种斯文的外表,充满知 识气息的社会好青年,怎么会跟你们是同行。 于是我开口说:“不,我绝不会随意溅射我的子孙后 代。”

这话说的貌似有些不给面子,不过她们五个妞也没当 回事,四位小帅哥,也只是笑笑而已,我却有种不好的预 感,保不准会以为我侮辱他们工作,下班后找我报复,那 就不好了! 果不其然,那四个逼没等下班,就轮流举杯冲我报 仇,一杯杯酒水喝下肚,没多久我眼睛就迷糊了,头重脚 轻都靠不稳沙发,挨着沈溪柔软清香的身子,就倒了下 去。 后来谁扶我离开的都不知道,第二天睁开眼后,脑袋依旧 疼的厉害,光溜溜的身子睡在大床上,白色的床单留有几 片凝固的圆圈印记,顿时我就愣住了,昨晚是我上了谁, 还是谁上了我? 他娘的,该不会是被她们轮了吧? 想到这点,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眼角看到茶几上,居 然摆着一叠钱,还挺厚,我走过去看见钱的边上有张纸 条。 上面写着一行字:姐喝多了,拿着钱就当没事发生, 再会! 我也不知道话里的姐姐是谁,虽然我很想跟昨晚五个 姐姐,轮流发生啪啪啪的关系,可老天给我开了个悲剧性 玩笑,让我死不瞑目。 昨晚我醉的不省人事,啥快活的感觉都没有,能不能 重来一次? 穿上衣服后,我就将钱揣进了兜里,离开酒店手机就 响了起来,我琢磨该不是沈溪姐她们,拿起电话看见是无 良女友,我说:“小嫣妹妹,可算想起哥了? ”

估计今天正好撞到她周期上,女友闷声说道:死哪去 了,滚回来!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连地址都没给我说,我都不知道 朝哪个方向滚,听她语气貌似很不爽,这给我吓的浑身嘚 瑟,我倒不是怕她,而是不敢跟她闹,追她的人可多了 呐! 女朋友大名孔嫣,跟我是在酒吧认识的,她兼职领舞,做 四休二的挺舒服,半年前通过朋友关系,我去她上班的酒 吧客串MC,就这样,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连哄带骗,就 上了我的床。 孔嫣拥有一米六八的净身高,光是素颜,就已是十分 惹眼的端正脸孔,倘若仔细化妆的话,则更为鲜亮,就是 男人都喜欢大地方,她却长的不是很给力。 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点好了饭菜,染成浅棕色的头 发,顺着锁骨披散下来,正好挡住本来就不怎么挺的部 位,有时候我总想,难道是我功力不够,揉的力度不行, 没道理长不大嘛! 孔嫣见我来了,抬起头白了我一眼,我笑着说:媳妇,这 么召唤我,所谓何事?

“昨晚打你电话,咋不接?”孔嫣一副兴师问罪的样 子。

她这话出口,我就有些晕,连忙解释说:好像是我打 你电话,你没接吧? 孔嫣说:你打我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准备上班了,手 机在储物柜里,你告诉我怎么接? 我想也是,但是我早上起来,压根就没有发现未接电 话,难道是昨晚的姐姐动了我手机,把通话记录给删除 了,这可要了我的老命,想着怎么解释的时候,

孔嫣开口 说:昨晚你干嘛去了? 我说没啥,跟朋友喝多了,就睡的早,准备电话跟你吱一 声,结果没找到你人。

孔嫣半信半疑,翘着眉头说:真 的? 整个上午都没有吃东西,昨晚也是纯粹的喝酒,现在 早就饿的不行了,我拿起筷子想边吃边说,孔嫣朝着我手 背拍了下,说:猴急啥,还有人没到!

我问她还有谁,难道不是咱二人午餐? 孔嫣没搭理我,拿起电话说了一通,差不多五六分钟 后,餐桌对面位置上,就坐着一位更加灵性,浑身都透着 别具一格的气质,见到她的样,我就怔住了。 原来孔嫣说的另外一个人,竟然是昨晚一起嗨的沈溪,孔 嫣看我震惊的样子,认为我有些花痴嫌疑,她碰了下我的 胳膊,介绍说:这是我小姨,沈溪,比我大两岁。 沈溪妹子见到我,也显得很惊讶,不过她却装着第一 次见面,说:嫣嫣这是你男朋友吧,挺帅的小伙…… 见到沈溪,我心里的疑问就上来了,若不是孔嫣在 场,我真想问问昨晚的事,到底是谁把我上了? 这顿饭吃的很尴尬,你想啊,本来就认识的人,而且 还可能已经有了那种深入交流的经验,却装着互相不认 识,这是有多难受,边吃饭的时候,我就琢磨当初跟沈溪 是怎么认识的。 想明白后,我却是蒙住了,沈溪本来就是我在孔嫣空间里 加的妹子,她们俩有点关系也正常,可没想到关系还这么 亲密,竟然是我女朋友的小姨。 记得,那晚巡查女友空间,没发现被绿的迹象,倒是 在她好友访客里,看见一张非常骚的头像,勾魂的眸子, 火红的唇,绝对是个水多的逼。 男人都不愿意错过美女,何况我还是比较色的男人。 毫不犹豫的添加好友,当然是用小Q号,就像藏私房 钱似得,这小Q我藏的可严实了,没半分钟就通过了,感 情那妞还挺急。 当时我也没抢着说话,而是进她空间转悠了一圈,相 册挺多的,全是风景照,就是没有撸点,不免有些失望。 我还想继续看的时候,她发了条信息,说:你谁,干 嘛不说话? 顿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她,第一句话至关重要,直接影响后 期是否能够聊的来,想了想还是说上一句:如果有男生抱 你,你会怎么做? 这句话问的很有水平,因为是问句,女孩子出于礼 貌,肯定会回复我,再者往远的说,倘若哪天勾搭上了, 我也能知道突兀的抱她,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果不其然,几秒钟后她回:我会报警! 我说:太狠了,然后呢? 她貌似没急着回我,估计是在考虑我是否有阴谋,其 实这句话真的蕴含小小阴谋在里面,她说:然后就没有然 后了…… 我发了个奸笑的表情,说:“既然都抱紧了,就再顺 便亲一下呗!” 那妞给我发了个滚,就没在说话。 我也很识相的没回了,玩了几把斗地主,输光了豆豆也就 睡觉了。 第二天起床后,爸妈都去上班了,我就打开了电脑, 担心那妞被调戏后,会删我好友,赶紧的登陆QQ上线。 列表里居然闪着她的性感的头像,大清早的,看见她 丰满的红唇,我就想知道她口活怎么样,可能是好几天都 没滚过床单,顿时我就硬的厉害,差点就忍不住解裤带 了。 点开闪动的窗口,她只说了一句话:要是不认识,我就删 人了。 我心想,这么爱删人,昨晚你还同意加我干啥,无非 是想知道我是谁,我随口就把自己名字给了她,反正全国 同名同姓的多了去了,这下是出大事了。救救我吧战友们,如有好点子的赏金币10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