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大战日军的国军空军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在八年全面抗战中,国军空军豪气如宏,创下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及辉煌的战绩。限于篇幅,我们这里只是介绍其中的一小部份,在国军空军独立作战方面,列举了四例:“八一四”空战、淞沪及南京空战、武汉“二一八”空战、远征日本的轰炸;在大规模的空战方面,列举了两例中美联合对日作战:中原空战、长衡空战。

“中国空军之母”----宋美龄

在正式介绍国军空军对侵华日军作战的杰出战绩之前,我们不能不介绍一下“中国空军之母”----宋美龄.

一九三一年满洲事变以后,日军加紧作全面进攻中国的准备,到一九三七年初,国民政府已认识到现代化现有国军军队特别是空军的迫切,因为空军与日本空军的差距是最大的,一旦战事爆发,失去空军掩护的国军势必会付出巨大的牺牲。经过权衡利弊,蒋介石委员长决定由留学美国、受过音乐、文学和社会美德教育的宋美龄出任航委会秘书长,担当和外商洽谈,订购战斗机的重任。

为订购战斗机,宋美龄花了许多时间用在阅读研究有关航空理论、飞机设计和比较各种飞机零件优劣的技术刊物上。在对飞机市场有了一定了解的基础之上,她通过和外商洽谈,首批订购了价值2千万美元的产品。宋美龄从采购商摇身一变成为当时中国空军总司令,对一位妇女而言,这是史无前例的。

当时,宋美龄独揽空军大权,不容他人染指,并成为严格执行空军纪律的人。她规定,凡在这支精英队伍中行窃者,将被处以极刑。直到必须撤离南京时,她还常在新闻稿上提及“我的空军”。

宋美龄在出任航委会秘书长之后,聘请了前美国陆军航空队飞行员霍布鲁克当顾问。她是个做事讲究效率的人,她问霍什么人可以在短时期内把中国空军改造成像样的军种,霍马上想到了一个长相酷似“老鹰”而又充满剽悍之气的老飞行员,此人便是陈纳德。

1937 年8月,陈纳德正式参与中国空军的训练与作战,指挥上海、南京和武汉的对日空战。1938年春,宋美龄因健康原因辞去航委会秘书长职务,由其兄宋子文接任。但宋美龄始终对空军的人事、采购甚至训练和作战都掌握大权,她被称为“中国空军之母”,她一生中最喜爱的胸针就是金色与银色的中国空军军徽。

“八一四”空战

八月十四日是国军的空军节,这个光荣的节日,是由国军空军高志航第四驱逐机大队在淞沪抗战中创立的。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抗战爆发,随后战火烧到了上海。自八月十三日起,日军陆续增兵上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紧急命令驻河南周家口的国军空军第四驱逐机大队调往杭州,以加强淞沪地区的防空力量。八月十四日,第四驱逐机大队飞往杭州笕桥机场,飞机刚着陆,还未来的及加油,自台湾新竹基地起飞执行轰炸笕桥机场的日本木更津空军联队的18架轰炸机就来到了笕桥上空。

第四驱逐机大队大队长高志航在飞机剩油已经不多、气候条件又恶劣的情况下,毅然决定率领所属三个中队二十七架飞机紧急升空应战。高志航驾驶霍克-Ⅲ型驱逐机一直爬高至云上,没有发现日机,因此将飞机下降至云下,发现了日军九六式飞机一架,随即紧紧咬住日机,经连续两次集中射击,将日机击落,首开记录。随后高志航又发现了三架日机,他迅速占据有利位置,向日机猛烈射击,又击落一架日机。在高志航与日机大战的时候,第二十一中队中队长李桂丹等人也发现了二架日机,较量的结果,一架日机被击落,另外一架日机被击伤。在紧张的交战中,日机为躲避我驱逐机的攻击,在云上云下来回穿梭,国军飞行员紧追不舍,并及时开火,方保证了先后歼灭日机六架,而自己却毫无损伤的杰出战绩。此次空战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极大地鼓舞了国民抗战必胜的信心。为纪念首次空战胜利,国民政府将八月十四日定为国军空军节。

淞沪及南京空战

淞沪会战之初,中日双方在上海战区投入的空军兵力是:国军方面有重轰炸机六架、轻轰炸机三十六架、驱逐攻击机九十七架、侦察机五十一架,共一百九十架,以后陆续增加到二百二十二架。日军海军航空队有轰炸机八十架、战斗攻击机三十八架、侦察机十二架、运输机一架,加上日本陆军航空队独立飞行第六中队的九架侦察机,共一百四十架,随后增加到二百五十架。

在八月十四日至十六日的三日空战中,国军空军共击落日机三十多架。我空军为配合国军地面部队的反攻,自八月十六日起每天都频繁主动出击,轰炸日军在虹口的阵地及黄埔江中的日舰,同时与日机交战。在这一段时间里,涌现出许多英勇作战,视死如归,以身报国的空军英雄。

八月 十七日,第五大队第二十五分队飞行员阎海文驾驶飞机轰炸、扫射在上海罗店登陆的日军时,不幸被日军高炮击中,阎海文跳伞后不幸落在日军阵地上。日军将他团团围住,逼其投降,阎海文拔出手枪与日军进行枪战,在击毙五名日军后,将最后一粒子弹留给自己,壮烈成仁,年仅二十一岁。

八月十九日,第二大队第九分队分队长沉崇诲同轰炸员陈锡纯驾驶一架轻型轰炸机轰炸日舰,因飞机发生故障渐渐掉队,他们完全可以选择跳伞或迫降,但沉崇诲没有这样做,而是驾驶着冒着浓烟的飞机从二千米以上的高空对准一艘日舰撞去,与敌舰同归于尽,壮烈牺性。

九月二十二日,日本海军航空队第十三航空队第二分队分队长山下七郎大尉,在掩护日军轰炸机队轰炸南京时,被国军空军第四大队大队长高志航击伤,迫降于苏州以东太仓县。日军“四大天王” 之一的山下及所驾驶的日机被国军俘获。

从八月十四日至九月底,国军在空战中击落日机八十一架,自己损失飞机四十二架,击伤、击沉日舰四十八艘,同时使日木更津航空队队长石井大佐因所辖人、机损失惨重而剖腹自杀。

经过两个多月战斗,国军空军的作战飞机已损失大半,到十月二十二日,原有三百零五架飞机,仅剩下八十一架能够作战。而日军飞机则随时可以补充,数量越来越多。

十月二十六日,具有相当丰富的空战经验,国军空军最高击落日机记录——十三架的保持者第五大队第二十四中队的刘粹刚在赶往山西前线时,由于夜暗且地形不熟,撞于高平县魁星城楼上,击毁人亡。十一月二十一日,驱逐司令兼第四大队大队长的高志航从兰州接收战斗机经过周家口返南京时,由于地面监视哨的延误,高志航在准备紧急起飞时,遭日机轰炸,不幸殉国。

自八月十四日开战至年底,国军一共击落日机八十五架,击沉日舰五十一艘,作战中国军被击落飞机九十一架,其余大批飞机因为备件等原因报废、抛弃,阵亡飞行员七十五名。

武汉“二 一八”空战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南京失陷,国民政府迁都重庆,但在华中重镇武汉仍有许多重要机关,所以武汉仍是日军的轰炸重点。

一九三八年二月十八日上午,日军出动十二架重型轰炸机和二十六架护航战斗机对武汉进行轰炸。日机向武汉扑来,国军空军第四驱逐机大队代理大队长李桂丹奉命率驱逐机分别从汉口和孝感两地起飞迎战,升空后很快便与日机相遇,李桂丹命令第四大队分头迎战,分别由第二十二、二十三中队担任主攻,二十一中队负责掩护。空战中二十一中队的四架飞机协同作战首开记录,击落日军战斗机一架。不久,二十一中队队员柳哲生又单独作战击落一架日机。该中队其他队友又击落三架日机。与此同时二十二中队的十一架战机与日军十二架战斗机相遇,且被日机死死咬住。但他们并未惊慌失措,而是利用飞机的良好机动性巧妙的与日机周旋。一两个回合后,便摆脱了被动局面,二十二中队中队长刘志汉首先击落一架日机,其他队友也相继击落了四架日机。二十三中队的八架战机飞抵汉口上空时见二十二中队正处于劣势,中队长即命二十三中队全部飞机增援,一番混战后两架日机被击落。这场以机群对机群的大规模空战,只进行了十二分钟,但收获颇丰。国军空军共击落日机十二架,其中包括十架战斗机及两架轰炸机,这是国军空战史上十分辉煌的一页。但国军空军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损失了五架飞机,其中大队长李桂丹、中队长吕基淳、飞行员巴清正、王怡、李鹏翔共五人,壮烈殉国。

远征日本的轰炸

一九三八年三月国军空军修订了《空军对敌国内地袭击计划》,准备以宁波、诸暨两机场为出发根据地,选定日佐世保军港和八幡市为目标,进行空袭日本的远征。

经过在成都凤凰山基地一多月的秘密训练,最后敲定,由徐焕升一四零三号机组和佟彦博一四零四号机组执行任务。

一九三八年五月十九日半夜二十三点半,远征队徐焕升队长下达了出发命令,两个机组登上早已准备好传单的一四零三、一四零四号马丁轰炸机,秘密起飞了。为了不走漏风声,地面上一个送行的人都没有。为了避免被舟山群岛日军防空警戒哨发现,飞机起飞后各机迅速熄灭了机内灯光,飞机自宁波出海后先向南一阵,然后才照准日本九州方向飞行。

当云层高度逐渐降低时,两架飞机拉起机头穿过云层,在云上飞,真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一九三八年五月二十日凌晨 两点二十分,地平线出现了,空勤人员经查证航图,认出那就是日本的九州!马丁轰炸机飞到陆地上空时,立刻清晰的显现出一座城市,据空勤人员推算,这座城市应该是熊本市,于是两架马丁轰炸机上的通信员立刻将各自尾舱内的麻袋搬了出来,从舱板下的方形射击孔投了出去,一份份传单就像白色的炸弹一样,纷纷向日本飞去。随后两架飞机迅速返航。

四点左右,两架马丁轰炸机先后从长崎附近脱离了日本领空出海。接近大陆时,云层逐渐开始加厚,气流恶劣,颠簸的厉害,让两架飞机上的人员担心不已。

由于气候条件恶劣,两机开始单独飞行。

一九三八年五月二十日八点四十分,一四零四号马丁轰炸机先行经宁波在江西玉山机场降落。九点二十四分,一四零三号马丁轰炸机也经临海在南昌机场着陆。两机远征队员都得到通知前往汉口汇合,并相互取得了联系。

一九三八年五月二十日十一点三十分,两架马丁轰炸机在空中编队后,降落在汉口的王家墩机场,地面上真是人山人海,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孔祥熙、军政部长何应钦都亲自到机场迎接。八位国军空军英雄落地后被欢呼的人群抬到了机场总站前,接受大家的热烈欢迎。会上,孔祥熙兴奋的致辞曰:“诸位实为中华民族空军历史上创一新记录!”

国军空军夜袭日本本土,投下了大量“白色炸弹”,彻底打破了“大日本神圣领空不可入袭”的狂言,这是日本领空有史以来第一次遭到外国飞机的入袭,此举真是大灭日军之嚣张气焰!鼓舞了国民坚持持久抗战的斗志和决心,

中原空战

一九四四年四月十八日至八月中旬,中美空军与日本空军在河南进行了一次较大的空中战役,称中原空战。战役中,日军投入的空军兵力为豫中地区4个航空队一百五十六架飞机、晋南三 个航空队一百一十四架飞机。国军空军和美军第十四航空队各型飞机一百五十六架相互协同共同对日作战。四个月的空战,中美空军共出动驱逐机一千四百多架次、轰炸机二百七十多架次,与日机进行了数次激烈的空战,并轰炸日军控制的重要桥梁、渡口,袭击日军机场,与日军交战中,共击落日机三十二架,炸毁日机十一架。国军空军阵亡飞行员二十四人。

长衡空战

一九四四年五月至八月,在长衡保卫战中,国军空军与美国空军第十四航空队在湖南省长沙、衡阳地区跟日军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空中战役,称长衡空战。战役中,日军投入的空中力量有第五航空队的第 一、二飞行团,共有战斗机一百一十三架、轰炸机 三十九架、侦察机四十七架,以及第八飞行团的两个轰炸机中队。中方参战的空中力量为国军空军第四、十一大队和中美空军混合团及美国空军第十四航空队。四个月的空战,国军空军共出动飞机三百四十九批,美国空军出动飞机二百零二批。中美共出动驱逐机三千九百七十四架次、轰炸机五百五十四架次,共击落日机七十架,炸毁日机五十二 架,炸毁日军各种车辆一千八百余辆,炸死炸伤日军近七千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