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一再拜鬼,中国肿么办?

自1975年起,日本历届在任首相均以“私人身份”到“净国神厕”参拜,如1985年8月15日,以首相公职身份正式参拜靖国神社的中曾根康弘;1996年7月29日,以“内阁总理大臣”身份参拜过的桥本龙太郎。小泉纯一郎也分别于2001年8月13日、2002年4月21日、2003年1月14日、2004年1月1日、2005年10月17日和2006年8月15日任内六次参拜靖国神社。

1985年中曾根康弘参拜和1996年桥本龙太郎参拜,没有引起大的中日关系波澜。1985年,当时的中国领导人xxx在获知中曾根康弘参拜靖国神社后,向其表示了“极为遗憾”的抗议之情。中曾根康弘在接到xxx的抗议信后,感到十分内疚。

在第二年的8月15日,中曾根康弘没有再去参拜靖国神社,而是给xxx写了一封长长的信。他在信中说:我参拜的目的并不是肯定战争和军国主义,目的恰恰相反,是为了尊重我国国民的感情,追悼那些为国牺牲的一般的战死者,祈愿世界和平。但是我没有想到,虽然已经过去了40年,不幸的历史留下的伤痕还深深地铭刻在亚洲邻国国民的心中,作为负有侵略战争责任的特定的指导者,我去参拜靖国神社,结果给贵国以及亚洲各邻国的国民感情造成了伤害。所以我想我必须避免这样伤害的再度发生,所以我今年作出了不去靖国神社参拜的高度政治决断。中曾根康弘一度成为中日友好的象征,他2004年曾提议将二战甲级战犯的灵位移出靖国神社,2005年曾奉劝小泉不要参拜靖国神社。

而桥本龙太郎1996年参拜完靖国神社之后,1997年就实现了访华,并参观中国东北“九一八”纪念馆,写下“以和为贵”,成为进入该馆的第一个在位日本首相。鉴于桥本1978年10月曾陪同田中角荣会见访日的邓小平,中国极为重视和他的友谊。

2001年、2002年、2003年、2004年中国对于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应对措施是,外交部发言人强烈反对、强烈不满、强烈愤慨,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召见日本驻华大使、中国驻日大使召见日本外务省次官严正交涉。从2002年起中日首脑虽然互访中断,但是在国际场合的中日首脑会晤照常。

从2005年,中国除了口头不满抗议,开始采用外长召见日本大使、发布政府声明的方式反对参拜,并采取一系列中日首脑中断会晤以外的报复行动。2005年小泉参拜后,中国外交部亚洲司负责人当天即奉命约见日本驻华使馆公使,通报了中方关于推迟日本外相町村信孝原定于当月23日至24日访华的决定,表示鉴于目前严峻形势,町村外相访华不合时宜,中方不便接待。2005年中国出现反日大游行。

同时中日首脑在国际会议上的友好交流氛围荡然无存。2005年4月23日,中国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印尼雅加达会见了小泉,但并没有握手,没有微笑。会后胡锦涛发表的对日外交“五点声明”,事实上是中国对日本的最后通牒。当年5月23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临时决定中止与小泉的会见。

此次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发表谈话,外交部副部长级别的对日交涉只是中国应对参拜的常规措施,并不是历史上规格最高、最严重的。有声音指出,中国外长王毅正在中东访问,因此并不能像2005年2006年时那样,动用部长对日本交涉公布对日声明。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6日悍然参拜靖国神社,不仅引发中、韩等亚洲国家的强烈抗议,也引起了其主子美狗的关注。今年8月15日安倍未进行参拜,并呼吁就改善日中、日韩关系进行对话的举动,曾一度获得美国的认可。然而,在之后的4个月时间里,安倍非但没有促谈举动,反而径直走向参拜之路。安倍此举等同于给了美国一记耳光,迫使美国不得不承认日本对中日韩未能实现首脑会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专司靖国神社历史地位研究的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分析说:“安倍晋三这是在火上浇油,对日本与亚洲国家的关系而言,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随着美国在亚太推进“再平衡”战略,美国政府一直希望日本在本地区发挥更积极的军事作用,以制衡中国。早前,美国支持安倍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案》和提升自卫队,也是为了让日本多分担盟友的防务负担,但前提是日本仍是美国的“小弟”,得听“大哥”的部署与指挥。可对于安倍而言,战略的逻辑并非如此。作为首相,安倍想振兴日本长期萎靡的经济,而且他坚信日本重新获得的经济实力只是一个手段,真正的目标是建设一个更加强大、更加自信、拥有完备军队和二战时期自豪感的日本。“到最后,安倍晋三的历史观点与美国产生了严重分歧。”高桥哲哉说,“毕竟,安倍晋三并不相信美国建立的战后秩序。”

高桥哲哉认为,对于一些美国官员而言,日本非但没有成为一名牢靠的盟友,反而因为其言行激起了中、韩等国更大的不满,形成了另一个亚洲新问题。

对于广大小说迷来说,安倍的拜鬼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在一些历史小说、军事小说或者修真小说里,安倍家族实际上就是一个鬼窝。为何如此说呢?在小说里,安倍家族是一个阴阳师家族,信奉鬼神,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把灵魂卖给了魔鬼,请鬼上身,从而没有了人性。既然没有了人性,与其谈论公理道德,何异于对牛弹琴,简直是对鬼弹琴!对于没有了人性的安倍,根本不需要对其抱以期望,还抗议什么,直接就灭了了事?所以我们与小日本之间,根本不必谈什么和平共处,直接导弹、原子弹发射过去,先轰平了再说?这才是一个大国该有的气概,而不是一个劲的抗议抗议?抗议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