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8年的深冬,一场瑞雪把大地装点的银妆素裹,千树万树梨花白!

小Z在老军父的呵护下,认认真真地听着亲人的嘱咐,

一起走到火车站,

在互相问候和安慰的热烈气氛中他踏上了走向军营的火车。

心中的激动和好奇使他久久不能入眠,浮想联翩,

因为他有一个当上人民解放军的美梦终于实现了!

每时每刻他青春的脸庞上都绽放着快乐幸福的笑容。

在四川[燕岗]兵站Z和他的战友们吃了79年的元旦饭,

再经过近一天的路程就到了春城---昆明!

他和他的新战友们背上背包在紧张有序.亲切友好的热烈欢迎中,

又坐上汽车一路南行到了新兵集训营。

在这里除了简单的队列训练外,重点就是练习射击,

往步枪里装压教练弹!他似乎感觉到有点害怕,

此时的他,心里开始有一种忐忑不安和日益紧张的情绪,

因为他父亲的战友是军区副政委,并且在家已经有过联系。

真的是有战争情况也应该是不会让他上前线的!

在那里经过紧张的短暂集训,

Z 和山西武乡县的五个新兵分到了我们连队!

至此,Z明白这是要去打仗了,心里开始不安,后就开始不吃不喝,

小哭小闹不止,嚷嚷着要回家,

他那哭劲儿,让人可怜又气愤,

虽然说他不去参加训练,可一天又一天的嚎着,

上级首长也多次来劝说,就是没有效果!

连里的战友们也开始有意见和不同的想法,

尤其到了夜里喝醉酒的人不断增多,

有人也开始骂娘,情绪就是有诸多不稳定!

随着摩托化行军向河口迂回机动的开始,Z才无奈的有点好转。

到了河口洞坪街的后山凹地,在山涧有竹子搭起临时宿营房,

接着Z以为有此硬关系,又开始软磨软抗就是不训练,

这可是从干部到战士恼火和无奈的事情!

有一天,据说是师首长来看了Z一次,在不少人面前狠狠地训斥了他一次,

说;''军人就是要保家卫国,就是要为人民的利益敢于流血和牺牲,

直至生命的付出。既然来当兵,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战士!

战士你懂吗?!你怕了没有用,只有前进了才是你的光荣......''!

也许是这次的震撼,Z开始慢慢参加训练,

也许他是老军人的血脉Z开始了他真正是军人的生活。

在战前誓师大会上,

首长说到;''谁要是哭求着不上战场,我会命令第一个把他装进炮膛把他打过红河去!''。

Z参加了那场血与火的战争,他和我们一样都活着凯旋而归。

在没有多久,Z凭着他特出的关系走进了军直招待所!

一切曾经有的害怕和传说都因他的离去而无影无踪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