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歌手王杰的一段辛酸历史--人是不可能被注定的

15岁那年,我还是半工半读的少年。有一次在茶楼打工,肚子太饿了,客人埋单离去后,我趁人不注意偷吃了一个客人剩下的叉烧包,谁知被经理看见了,他硬说我偷吃茶楼的食物,我死不承认,经理恼羞成怒给了我一个狠狠的耳光。当时一阵眩晕,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了,而我也被开除了

我一边哭一边走回我租住的地方。其实那只是一个两层铁架床的上层,香港称之为“笼屋”。我跟住在我隔壁床位的老伯哭诉,他慈祥地安慰我,我问老伯:“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12岁爸妈就离婚不要我了,上学受人欺负,打工期也被人冤枉,难道我注定要一辈子倒晦吗?”

老伯看着我好一会儿,突然笑出了声:“嘿,小鬼头,胡说八道!谁告诉你人是要被注定的,要是这样那还有什么惊喜,连做百万富翁也没什么意思了,你这个小笨蛋!”说完他便去上班了。他是个当夜班的保安员,平时喋喋不休,我向来把他的话当耳边风,但他这一句“人是不可能被注定的”却把我一言惊醒。

我热爱音乐,无论路有多难走,我都坚持走下去,因为这样我才可以一生无悔,由坚持开始,我的执着,信心来了,10年之后,《一场游戏一场梦》面世了。

《一场游戏一场梦》是我的第一张唱片,它也见证了我生命的转折点。记得唱片上市的第一天,公司的一位“前辈”刺我:“王杰,你的唱腔实在太奇怪了,你觉得你的新唱片能卖多少?”他的眼神不太友善,但我还是很坦诚地说“应该可以卖到30万张吧。”没想到,不到半天,我的回答就被当成笑话遍了公司,甚至有人见到我就开始叫我“30万”——在他们眼里,我是想一夜成名想疯了。看着他们的嘲笑,甚至连唱片的制作人都不帮我说句话。我只有在心里默念着老伯曾经说过的话,告诉自己:人是不可能被注定的,能否改变命运,就靠这一次了,唱片推出的第七天晚上,我下班后坐计程车回家。车窗外不断流逝着美丽的夜景,闪烁的霓虹灯照耀着街上的夜归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