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5年12月3号,96年新兵都来了我这服役5年6天前已经宣布了退伍命令的“老百姓”还留在老兵班,老兵们都先后或欢笑或痛苦的离开了连队的小院踏上返家的路途,而我直到把最后一个老兵送走还没接到登车回家的命令,复员费已经到手,2000多块真不少,坐在空空的老兵班,一种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晚上再也不用以身作则了,台灯一直开到天亮,早上听到起床号本能的穿衣、整内务,不需要再叫醒那些贪睡的老兵了。走出房门,在30多双惊异的眼睛注视下站在了队列中我原先的位置上,玩命的扯破嗓子的喊口令,手下人比平常更加整齐了,穿着光板常服跑完操,值班排长在点评时特意冲我点了点头,我们相视一笑,回到老兵班洗脸水都准备好了,连队派来的新兵还是那样勤快,反正就我一人了,也就坦然接受了。角落里的麻包就剩我一个人的了,当兵5年一条麻包一根细绳全部的梦想都在这里了。“新兵来了!!!!!”不知窗外谁喊了一句,看着窗外那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仿佛又回到了90年12月27号我踏入连队小院的那一天。无事可干真不自在,烦!!下午出门瞎窜,不知不觉就进了新兵班的屋子,4个新兵正在整内务,估计他们之前没有任何经验可循,正费劲巴拉的试图把崭新的被子整成6指高的豆腐块,他们看了我一眼,虽然和他们的冬作训不同但一身崭新的光板冬常服,一个大大的秃脑壳,估计把我也当成了新兵,也就该干啥干啥去了,看着他们那笨拙的动作,悲催的表情,也许是这几天闲过了头,也不说话上去拨拉开一个自己去整那床新被子,20多分钟后终于基本成型了,擦擦额头的汗珠正准备走时,那床被子的主人掏出烟对我说“哥们你真行,来了几天了?”啊???“比你早几天。”一脸苦笑的我说道。这时他们的班长进来了,一看,敢情!!当年我亲手带出来的一个94年的陕西新兵,昨天还在我这儿讨教带新兵的经验,我把这几年我所有的队列、战术、政治笔记心得给了他。我笑着说“班长对不起打扰了”那个陕西新兵脸色顿时变了样,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正准备走时,他反应过来招呼几个新兵说“以后见了老兵要喊班长好,这是咱们连最老的兵,你们还有3年,人家最多还有3天就要回家了.”随着几声不那么整齐嘹亮的班长好后我心里不那么好受,尤其是还有3天这句,走出了新兵班的屋子回到老兵班一个人抽闷烟去了,晚点名前连长把我叫出了队列进了连长的屋子,两瓶酒几盘小菜,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我们俩都有些醉意了。被人搀着回了老兵班。攥着复员证想着明天就真的要走了,心里真是五味俱全。起床号的再次响起意味着我的军旅生涯的正式结束,拿出肩章领花帽徽,把它们全部挂上,披挂整齐的我和弟兄们一一握手告别。全团就我一个山西复员兵,一辆车就带我一个人,空间倒也宽敞,猛一回头,看到跟车狂奔的6班兄弟,再也不能假装坚强了,只能任眼泪流淌。再见了兄弟,再见了6班,从此真是天各一方,但我们的心永远相连,我那永远的6班弟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