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3年12月28日,国务委员杨洁篪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发表谈话。

杨洁篪表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前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参拜了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是对曾经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和殖民统治的各国人民感情的肆意伤害,是对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公然挑衅,是对历史正义和人类良知的粗暴践踏,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和以联合国宪章为基础的战后国际秩序的狂妄挑战。安倍的倒行逆施理所当然遭到了中国政府和人民以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和严厉谴责。

杨洁篪指出,靖国神社问题的实质是日本政府能否正确认识和深刻反省日本军国主义对外侵略和殖民统治历史。安倍身为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这绝不是日本的内政,更不是什么个人问题,而是关乎侵略与反侵略、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的大是大非问题,是关乎日本领导人是否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走和平发展道路的根本方向问题,是关乎日本同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关系政治基础的重大原则问题。安倍的所作所为正在将日本推向一条损害各国人民和日本人民根本利益的危险道路,已经引起国际社会和日本各界有识之士的高度警惕。

杨洁篪强调,中国人民不可侮,亚洲人民和世界人民不可欺。安倍必须承认错误,必须纠正错误,必须采取实际行动消除其严重错误的恶劣影响。我们奉劝安倍打消任何幻想,改弦易辙,否则必将进一步失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在历史舞台上成为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客观地说,杨洁篪代表中国党与政府,直接指斥外国领导人,这在中国是非常罕见的,当然,此中深意更是不同寻常。

笔者认为,这是中国党与政府对日本政府右翼言行的最后通牒,

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中国鸡蛋里挑骨头,而是确实到了“不得不”的程度。自从去年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之后,中日矛盾骤然升级,日本方面以要应对中国的威胁为重要借口,在急速右转。

就最近来说,日本右转的速度更是在加快。

10月3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与美国国务卿克里、国防部长哈格尔3日在东京举行日美安保磋商委员会(2+2)会晤。双方表示将加强日本自卫队和美军的防卫合作,并在明年底前完成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修改工作。

双方在会晤后发表的联合声明说,将着手修改16年前一度修改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以确保日美同盟的可靠性。两国将在太空和网络空间等新战略领域进行合作,美国对日本政府修改关于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制定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和增加防卫预算等“表示欢迎”,将与日方密切合作。

日本媒体分析,日美修改防卫合作指针的目的在于加强自卫队和美军的防卫合作,让自卫队发挥更大作用。此举有利于安倍政权争取允许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讨论,修改防卫合作指针意味着日本安保政策将发生重大变化。

美日的2+2会谈,美国首次明确表示了对日本“右转”的支持态度。

2012年12月4日傍晚,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正式启动。出席会议的除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官房长官菅义伟、外相岸田文雄、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四大臣之外,还有副首相兼财物大臣麻生太郎。

今后四大臣会议将按照两个星期一次的频度召开,如果发生外交、安保等方面的重要事项,将随机召开。从而发挥“国安会”统筹重大事态以及外交、安保政策的核心作用。

安倍一直将成立“国安会”当做头等大事,并将其视为日本实现安保与防卫转型的基本平台。

本国内舆论认为,“国安会”赋予日本首相与首相官邸以极大权力,日本权力结构发生了变化。“国安会”除过统领日本安保、外交、防卫等方面的重大决策之外,还赋予首相认为有必要的外交、防卫事项,首相认为有必要的重大紧急应对事项以及首相认为有必要的安保事项等权力。

应该说,日本首相权力高度整合集中的“国安会”,确实成为日本安保与防卫转型、强硬对外的基本平台。

2013年12月6日下午,日本众议院在全体会议上一致通过了一份决议,对中国划设涵盖钓鱼岛的东海防空识别区提出抗议,并要求中方立刻撤销。

该决议案还称,“中国设定防空识别圈也是导致东海局势进一步紧张,甚至是威胁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危险行为。”

众议院作为更加“民主”的权力机构,对中国防空识别区明确予以对抗,并发出立刻撤销的“通牒”,这是来自日本方面非常危险的讯号。

12月17日,日本政府明确提出了着眼于中国崛起,将防卫重心从北方转移至西南诸岛的长期战略。对此,有日本媒体直截了当地认为:日本防卫已经切换成“中国模式”,该媒体评论称:日本之所以将防卫重心转移至西南诸岛的离岛防卫,在很大程度是因为中国军队目前正在进入太平洋,并与日本的摩擦正在增加。

日本NHK电视台指出:针对中国一年来进出海洋这一新的安保环境,为增强“西南防卫”,日本需要保持空中力量的最佳状态。日本可能要从美国进口大约100架以上的隐形性能优良的美国第五代战机F-35以保持在空中对中国的优势。

日本的军事针对明确调整为中国。

12月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出席关西电视台节目时表示:由于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并涵盖钓鱼岛,所以,中日在东海空域引起冲突的可能性很大——远远大于日本海上保安厅与中国海警局的冲突可能性。安倍声称,为了避免中日东海冲突,中日需要在海上与空中建立联络机制,但是他同时否认建立联络机制会导致中日共管钓鱼岛。

12月24日,媒体消息称,称日本目前已经开始制造核武器,并可能已经拥有2—5枚50万到100万吨当量的核爆炸装置。

日本一直致力于核武器原材料的囤积,这赋予日本强大的核武基础;同时日本拥有各种和核武有关的研究院所,给予日本制造核武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持。曾有分析称日本只需半年即可制造出核弹。

日本不仅调整防卫指向的转变、加速权力机构的整合,针对中日焦点问题大做文章,更为基本与重要的是,日本右翼鹰派领导人正在极力调动日本国内民众的民族与主义及其情绪,以增强民族凝聚力。

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这是继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后,再次有在任首相前往参拜。

很显然,为了压制中国,为了强硬对外,日本从权力机构整合到民族情绪调动,到争取美国等外部力量支持,在全方位、立体式做着工作。这样下去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军国主义再次抬头,日本重回二战之前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需要强硬发声,更需要积极准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