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涩的军营同性恋



思考了许久我才下决心把它复制出来,客观存在的东西为啥要遮掩它呢?不是为了好玩,为的是让更多的人去了解这个神秘的“围城”,去正视这个一度被社会学家们所遗忘和忽视的角落。


如今同性恋已成为世界各国的普遍社会现象。同性恋酒吧、同性恋俱乐部、同性恋网站、同性恋协会等等同性恋组织和同性恋活动场所,人们司空见惯。更有同性恋者争得自身权利的大集会、大游行,在许多国家已成为一道美丽的新闻风景。


如果说,社会上的同性恋比较普遍,能被人们所理解、所接受的话,那么军营里有同性恋吗?这里的同性恋能被人们认可吗?


古希腊大哲学家柏拉图曾论证道:“一小撮彼此相爱的士兵并肩作战可以击溃一大群军队。每个士兵都不愿被他的‘爱人’看到自己脱离行伍或丢下武器,他宁可战死,也不愿受此侮辱……据说,同性相爱曾为斯巴达军队赢得了不少战争的胜利。闻名的底比斯圣军全部由一对对彼此相爱的士兵组成。它转战三十年立下辉煌战绩,最后才被马其顿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击败。在最后一战中,300名圣军全部战死无一逃跑投降。这情形有如两千年以后的巴尔扎克所说:“男人与男人深厚的友谊,使女性的爱情变得毫无意义。”


战场上男性之间生死与共的情谊不难理解,可和平时期的军营也是同性恋现象的高发区,人们又如何解释呢?在美国,在英国,在澳大利亚,在日本,在韩国,在台湾……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军营里都有同性恋现象,而且有增无减。但与社会不同的是,军营同性恋者的面前并非鲜花铺地,而是一条苦涩、沧桑,荆棘密布,渗透着眼泪的泥泞小路。


2003年,美军共有770名同性恋者因触犯军规被开除。而这条军规就是规范美军同性恋问题的“不许问,不许说”原则。1993年刚刚当上美国总统的克林顿上就作出一个轰动全美的决定,废除沿用半个世纪之久的同性恋者不得参军服役的美军禁令。但在国会和军队中保守力量的强烈反对下,克林顿最终做出让步,于1994年出台了“不许问、不许说、不许追究”的政策,即招募新兵者不得询问报名服役者的性取向。当然,同性恋者在服役期间必须对自己的性取向保持“沉默”。

但自从该军规1994年出台以来,已经有1万名美国军人因同性恋问题被迫离开部队,2001年1年就开除了1227人,其中71%是男性军人。平均起来,几乎每天都有三四名同性恋军人卷起铺盖走人。


中国军营有同性恋吗?当然这里不是世外桃源,同样回响着同性恋的晦涩艳歌。中国军营里到底有多少同性恋者?恐怕没人能说得清,也不会有人去调查统计它,更没有专门的机构去管理发布这方面的信息。


尽管它是客观存在,但长期以来人们不承认中国军营中的同性恋现象,一直把它划为道德败坏、违法乱纪的范畴,其性质好像仅次于强奸妇女、和女人通奸。因此,在中国军队的纪律条令中,绝对没有涉及同性恋的内容。过去,在一些远离都市、驻地比较偏僻的部队,几乎每年都会处罚几起同性恋案件,涉案者的罪名只有一个:鸡奸。按人们现在的认识和理解,所谓鸡奸,就是男性同性恋者之间发生的性关系,那是男性同性恋者的最高表现形式,是无可厚非的正常现象。可在部队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口诛笔伐。


那年我从连队调到团机关工作时,就接触了一个震惊全师的大案:团政治处主任多次鸡奸自己的警卫员东窗事发,被开除党籍、撤职,做转业处理。那时有好多文化不高的战士是第一次听到“鸡奸”这个词,不明白鸡奸是啥意思。


这位出事的政治处主任是我的老乡,我们很熟悉。他不但长的英俊潇洒,仪表堂堂,很有男子汉的阳刚之气,而且才华横溢,在军队报纸上发表不少大作。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鸡奸”和他联系在一起。一个好好的大男人,咋能干出鸡奸这种众人不齿的卑劣之事呢?我好为他惋惜,他才30出头,仕途风光着呢,这不自毁前程了吗?


自从上级宣布了对他的处分决定后,他的头好像再也没抬起过,感到没脸见人了。一些在他任职时鞍前马后地围着他转的人,见了他也都躲的远远的,唯恐别人说自己和这个道德败坏的人太近乎了。


第二天他就要离开部队了,头一天晚上我特意在机关军官食堂买了一大盘花生米、一斤半酱牛肉、两条糖醋鲫鱼和一瓶沈阳地产的老白干、6瓶啤酒,在我的独身宿舍里一个人为他把酒饯行。我这个人性格比较怪,喜欢独来独往,不怕别人说三道四。况且他是我的老乡,这点人性都没有还叫人吗?


“兄弟,谢谢你了。”刚一端起酒杯,他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在部队白混这些年了,一个人也没交下,就你一个人送我。啥也不说了”。“咳,谁让咱犯错误了呢?”二两半一杯的白酒,他一扬脖全干了。我的心也禁不住一阵酸楚,眼圈也红了,“大哥,你还这样年轻,以后的路长着呢!”一口也干了那满满的一大杯白酒。


我们俩一边喝着一边唠着,越唠越掏心窝,心里的秘密全都掏出来了。“大哥,你和警卫员到底是咋回事呀?”“兄弟,不满你说,我真的喜欢我的警卫员,这小伙比女孩还招人喜爱。不怕你笑我,他的皮肤水光溜滑,搂着他睡觉真的好舒服的。”他又干了半杯白酒,话语好像进入高潮了。


哦,我想起来了,他的警卫员我见过,长的真的好漂亮。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忽闪着黑黑的长睫毛,比女孩还美。“让我想不到的是,我的警卫员也很温柔,我们在干那种事时他很配合。”他苦笑了一下说:“有一天我俩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干那种事时,忘了反锁上门,被突然进屋的警卫班长发现告诉了团长。”


可是至今我也没弄明白,政治处主任有妻子,虽然两地生活,但如果有性欲,他为何不找别的女人而偏偏要找个男孩呢?男孩再漂亮、再温柔,那感觉无论如何也不如女孩呀?难道这就是同性恋吗?我好迷惑。我不是性学家,对这个奇特的社会现象无法解释明白。


那天晚上,我俩不但干了那瓶白酒,6瓶啤酒也一扫而光,一直唠到天亮。第二天,政治处主任终于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部队,永远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


让我值得宽慰的是,这位政治处主任如今已是长春一家有名的民营企业的老板,腰缠万贯,富贾一方。自从他转业后,我一次也没见到他,也不想见到他,怕勾起他伤心的往事。


(原文见黑暗中的苍耳的博客hazdce.blog.tianya.c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