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杨毅:发动中小学生写信给外国政要

首先,我们要站在国际道义高地的角度,揭露安倍等日本政客挑战人类良知的倒行逆施,让全世界人民看清日本政客是在挑战二战后的政治秩序,而不是单单跟中国人过不去。

其次,安倍的言行挑战和动摇了中日两国关系的基本政治基础,我们把他列入不得来华进行双边活动的名单是在维护中日和平条约的严肃性。

第三,做深入人心的国际舆论工作,要鼓励那些曾经受到日本军国主义伤害的人士和亲属站出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同时要发动我们的中小学生给外国政要写信表达我们的心声,在国际上写信作用非常大,民心的压力和围剿不亚于原子弹,一定要造成舆论压力。

第四,搭建各种平台,组织国际研讨会揭露日本否定反法西斯战争成果是对世界和平的破坏。

第五,我们要用活生生的历史证据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对包括中国人民在内的各国人民的伤害。

第六是要努力做好美国的工作,让美国认清日本政治走向的危险性,眼下日本看似是在向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人民挑衅,从长远来看也是挑战包括美国在内的反法西斯阵营的历史功绩。要让美国认识到,养虎为患是危险的。今日对日本错误走向姑息迁就,是对世界和平和安全的危害。(作者是海军少将)

王湘穗:向联合国提交议案谴责日本“拜鬼”

我觉得除外交部表达抗议外,我们可以向联合国或者安理会提交专题议案,谴责日本首相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个议案不一定能通过,但我们这样做就把日本推上了破坏战后秩序的被告席,他参拜一次我们就提一次,每提一次,就是对日本追求的国际政治地位的一次重大打击,这将使日本离担任常任理事国的目标越来越远。

反对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的措施应是综合的,应该包括经济、政治、外交、文化等多种手段,包括召回大使、降低外交关系、与战争受害国和二战的战胜国共同发表谴责声明、发布对日旅游警示等等,通过多管齐下的方式达到最佳效果。

对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的反制措施,我觉得还应该采取叠加性的惩罚,每次惩罚要在以往惩罚的基础之上实施,让参拜靖国神社的代价变得越来越大,一直大到日本右翼政客不可承受的程度。真正让参拜靖国神社成为吞噬日本软实力的黑洞,日本成为政治大国难以迈过去的一个大坎。(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戴旭:在世界各地组织东亚问题研讨会

由于安倍已经把钓鱼岛问题升格为历史之争、战略之争,现在中国正好可以跳出钓鱼岛问题的漩涡,以日本复活军国主义为一个节点,发起世界和平运动,在世界各地开设东亚近代史课,组织东亚问题研讨会,讨论日本该不该履行天皇签署的投降书中的承诺。

从这次世界对安倍“拜鬼”的反应来看,基本都是不赞成的,中国要趁机扩大这一话题,要让日本军国主义再次投降,不能让他做完坏事就溜了。建议中国在安倍任内不同日本进行任何方面的谈判,不支持日本经济,削弱安倍势力。至少让安倍的执政基础没有那么稳固。美国经常操纵日本政权,我们为什么不试一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另一个着力点,我认为如果有可能,在这个地方抓住日本的军事挑衅,给它一个教训。中国各部门今后都应有打击日本军国主义的意识,随时准备,多管齐下,必须让安倍明白:当前日本在领土、领海的入侵和战略挑衅已经到达极点,钓鱼岛和东海就是它的终点。(作者是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